当前位置:首页 > 清风美文 > 详细内容
欲望“生猛”
发布时间:2010/8/23  阅读次数:2311  字体大小: 【】 【】【
     今天我们所处的是一个欲望生猛的社会,先是权力欲望,接着是物质欲望,再是关于人的生命欲望,这几个欲望主体或此消彼长,或缠绕相生相伴,而且,不论是物质的,还是精神的,其最大特性是永远追求满足,这就使欲望成了一个怪物:首先,它是对生命的肯定,没有欲望就没有生命,它与创造力、活力紧密相连,于是,有了欲望,生命与社会就有了活力,欲望越强,活力越大;但是,欲望的寻求满足也会走向自己的反面。它会给生命带来痛苦,会破坏社会秩序,会让心灵不知所归,社会无法正常发展。那么,人类能扼杀欲望吗?不能,可是,问题来了,“对欲望,一杀,人与社会就必须死,一放,人与社会就可能乱。”早在十多年前,已仙逝的程文超在他的《欲望的重新叙述》中给出了“药方”:欲望的叙述要达到两个目的:“给心灵以家园,给社会以秩序”,今天重提,仍让人有如触雷电之感。

   欲望的屏障太厚,凭一己的力量很难打破或穿越,免不了有顺流而下、随波逐流的时候,在迷茫、焦灼的挣扎中,不妨让心先安静下来,抬头看看星空,遥想着“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的沧海桑田,曾经有多少人也立在同一星辰下蓦然望过啊,再没有比生命更残酷的消耗品了,一滴泪尚未淌干或者几声笑尚未散去,数十春秋已经碎断在身后,永不复返。这个时候,为自己短暂的人生找找意义是很必要的事,总要在千变万化的生活当中能够葆有一些属于人类永恒的、不变的东西的能力吧,总要知道自己应该拥有一些终生不能舍弃的价值观吧。还有,应该要有所期望,尤其是对于当下红尘滚滚的世界,要一直有指望,指望它洁净有序,强壮康健,睿智仁慈,宁静安详。

 当然,这些精神上的信仰并不能保证时时有“在场感”,现实的力量太强大了,笑嘻嘻的金钱年代,销蚀得最容易和最厉害的就是精神的守护了,那就时不时去“禁欲”一下吧,而这种禁欲,并不是指传统的“禁欲主义”———要求人们彻底弃绝肉体的、物质的欲望,戒除世俗的欢愉,实现精神的、道德的自我完善。而是别人蜂拥着去做的事,你不一定也跟帖着去做,或在持续做某件事的时候,自己也有意识去作一些停顿下来,甚至也有选择不做的权力,就比如爱美的女性,看到琳琅满目的七彩霓裳,也能保持着欣赏而不急着拥有的冷静。即便事后心痒难止,回来再去寻觅却已被别人抢购也不后悔一样,宁可让“欲水”在心头再烧一阵子、再酝酿一阵子、再搅动一阵子,因为过度追求欲望的结果,就是被欲望主宰了,时时停顿一下,也是对自己另一种权利的提醒和激活。双重的享受谁不想呢,既占有了欲望,也体会到占有前的等待快感,等于有了双倍的开心。但是,很早之前,大文豪萧伯纳已经说过这样近乎残忍的话:人生有两大悲剧,一是没法占有想占有的东西,另一是很容易便占有了想占有的东西。都不是好事。

 欲望生猛,随缘即好。每个人都有一套做事的时间表和路线图,按此行事便最快乐。粤人惯用“自在”二字描述一种轻松无挂的幸福感,用得极好,当中这个“自”字是关键所在,依心性而为,才能“历经万般红尘劫,犹如凉风轻拂面”。

上一篇:散说智慧 下一篇:不要想太多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苏公网安备 32108802010544号

        苏ICP备15027010号-1)  网站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