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清风美文 > 详细内容
纸语
发布时间:2014/3/11  阅读次数:1272  字体大小: 【】 【】【
  

       一行禅师曾说,如果你是一位诗人,你将会清楚地看到,这纸里有一朵云在飘飞。

  纸里怎会有一朵云?原来,一张纸是无法单独存在的,它须与大自然相互依存、相因相生。

  纸里有森林。森林是树的故乡,是植物的天堂,也是纸的源泉。与纸相伴,我仿佛置身于鸟语花香的优美境地,与草木相依相偎。

  纸里有阳光。没有阳光就没有蓝天,没有蓝天就没有云,没有云就没有雨,没有阳光和雨植物就不可能生长,而没有植物,就无法造出纸来。云对纸来说是必不可少的,如果没有云,也就不可能有这张纸了。

  纸里有江河。没有水不可能造出纸,是一条条清澈的江河水滋润出了雪白的纸。捧着一张张纸,我仿佛听到了水“哗哗哗”的流淌声,触摸到了水的晶莹,纸多像凝固着的薄薄的水面。

  纸里有泥土。泥土是一切植物的母亲,每一张纸又是植物的儿女。一张纸虽然很小,但每张纸都有两面,一面飘着植物的清香,一面透着泥土的温馨。

  纸里有春风。春风曾吹拂过大地、吹拂过树木,当然也吹拂过一张张纸,也吹拂过这沓古老的纸。让你从这上了年纪的纸上,沐浴到了千年前的春风,抚摸到了盛唐的绿叶、大宋的春色。

  纸里有月亮。当李白、苏轼提起笔、摊开纸,举杯邀明月时,纸看见了月亮,月亮也看见了纸。因为有了纸,月亮才不只是月亮,才不再是一个冰凉的球体,才变得那么神圣妩媚;因为有了月亮,纸上的文字也美丽起来。从此,月亮不仅在天上升起,也在纸上升起。天上的月亮照大地,纸上的月亮映人心;天上的月亮只一个,纸上的月亮数不清:诗的月、爱的月、故乡的月、相思的月、心灵的月、文化的月。有时,读着纸上月,望着天上月,两个月亮都在朝我们微笑。“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月光已成了一代代中国人心灵的白雪。

  纸里有故土。“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家书是写在纸上的,一张薄薄的纸此时已等同黄金,只因这来自千里外的纸上有故乡的呼吸、母亲的心跳与老父的体温。我忽想起一个多年在外的朋友,年年收到不识字老母一封画在纸上的信:两个枣,一间小屋。那含义唯泪流满面的游子明白:娘是盼儿早早回家啊!

  纸里有乡愁。想想台湾诗人余光中的那首诗:“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再看看每天无数的邮票、船票、火车票、汽车票、飞机票,那一片片小巧的纸上原来系着人间一个个沉沉的乡愁。

  纸里有感情。多少动人情话,通过纸来表白;多少埋藏在心中的爱,通过纸来倾诉。一张纸,寄托着古今多少人对幸福的期待,触摸过千万人那跳动的脉搏。杨开慧牺牲前藏在墙缝及屋檐下写给丈夫的7封充满深情的书信,直到50多年后修缮杨故居时才被发现,这时毛泽东已去世6年,生前竟未读到。天无语,地无语,人无语,只有纸含泪、纸疼痛。

  纸上有节日。过年了,家家剪窗花、糊窗纸、写春联、贴门神、买年画,挂一对纸做的大红灯笼,人过年纸也过年。再放上一串鞭炮——那一卷卷红红的纸也乐开了花;再扎个纸龙、纸船、纸风筝——那一张张彩色的纸上舞动着中国一千多个春天。

  纸上有财富。世上最富的是纸,当今全世界所有钱几乎都是印在纸上的,最大面额的支票、存单、合同、彩票等也不过一张纸。齐白石一组挥毫在纸上的《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竟拍出4.26亿元。

  纸上有硝烟。许多大大小小的战争,千万人的生死,最后都是为了签一张写在纸上的停战协议、和平协议或无条件投降书或不平等条约。纸,见证了战争的残酷,诉说着和平的可贵。

  纸上有历史。一页页洁白的纸,如中华历史长河中一朵朵雪白的浪花。纸没有眼睛,又有眼睛;纸不会说话,又会说话;纸很薄很轻,又很厚很重。每一段悠久的历史都与它共生存,每一卷灿烂的文化都与它共呼吸。

  纸上有文学。最先看到《红楼梦》的除了曹雪芹,肯定是纸,是纸让他把埋在心中多年的“梦”变成了全世界都知晓的“梦”。可以想象,如果没有纸,《红楼梦》也许就成了曹雪芹一个人的“梦”了。因为他没有竹子,也买不起昂贵的帛,只能用最廉价的纸去书写自己心中的“梦”。

  纸上有书籍。尽管《三国演义》《水浒》是写在、印在纸上的,我们却看到了活着的故事、活着的人。纸上有爱恨情仇、悲欢离合,纸上有刀光剑影、惊心动魄,纸上有天堂地狱、善恶世界……是纸,让亿万双眼睛多了阅读的功能。一篇佳文,常常引起洛阳纸贵;一本好书,里外都散发着纸的芳香、文化的芳香。

  纸上有书画。有了纸,才有了书法、绘画。没有纸,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徐悲鸿的马、齐白石的虾、张大千的山水画在哪里?他们把自己最浓郁的感情倾泻在这些纸上,使本来很不起眼的纸立时变得鲜艳光彩起来,使本来很廉价的纸立时变得昂贵甚至价值连城。纸,融入了艺术家的血液、灵魂与一生;纸,从此也有了艺术的温度。

  新华社曾经报道,鹤壁的石头竟能造纸。原来,最坚硬的东西,也可以化作一张柔软的纸;一张纸虽然脆弱,却含有石的风骨。一张纸势单力薄,纸与纸手拉起手来,就成为一本书;一本本书肩并着肩,就成为一座文化宝库。秦始皇可以焚书,但焚不绝天下文字;人能撕毁一张纸,但谁也撕不尽天下的纸。

  纸生命永在。画家死了,画在纸上的画还活着;人死了,写在纸上的文字还活着;一段岁月死了,记在纸上的历史还活着。即使这张纸碎了废了,还可化浆造出新纸。人一代一代,纸也一代一代,生生不息。我忽然想到,我面前的这张纸,前身难道是五四青年学生撒下的传单?

  古往今来,多少冤屈写在纸上,多少秘密藏在纸上,多少愤怒倾泻在纸上,多少泪水洒落在纸上,多少思想刻在纸上,多少故事印在纸上,多少历史铭记在纸上,多少幸福流淌在纸上……

  纸没有生命,纸又有生命: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在纸上跳跃;一幅幅精美的图面,在纸上展现。

  纸没有灵魂,纸又有灵魂:一篇篇美丽的文章,让纸传遍大地;一个个伟大的思想,在纸上高高站立了起来。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苏公网安备 32108802010544号

        苏ICP1502701-1)  网站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