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清风美文 > 详细内容
生命是一次浪漫的旅行
发布时间:2010/1/21  阅读次数:1542  字体大小: 【】 【】【
           人的一生就像一本书,翻到最后一页,便又有一个新的开始。新的一年踏着雪花轻盈的舞步,优雅的向我们走来,新年的笑靥映着摇曳的烛光,照亮了复苏中的大地,也照亮了旅途中游子通向理想的路。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寂静的星河独自绽放,我却难掩心中的寂寞。是呀,又要面对一个新年,又要开启一段人生的旅途。岁月的车轮,载着沉重的行囊,历经了一条条坎坷编织的路。如今,我只能遥望故乡的方向,却不知把思念亲人的心安排在何方?
  往事如烟,往事又并不如烟。寂静的我独坐在寂静的夜中,那些童年生活的影子便塞入我的思绪,眼窝里就会涌出深情的泉水,提笔则更是泪流不止。因为,一个平淡的记忆,常包藏着无数寒夜里的心悸。
  我想,能够回忆也是一种权利。就让我带着回忆,来到那温馨和山野风情味十足的故乡去寻梦吧!
  童年的记忆是我人生中最完美和完整的记忆,也是最幸福和快乐的记忆。那时,在空旷的大地上,鸽子轻快地翱翔在蓝天白云之间,尾巴上旋律轻快的哨音,让淳朴的山野村庄凭添了几分柔和、优美、畅想,也凭添了些许梦里缠绵。
  春天,园子里的桃花盛开的时候,粉红的花团,像片片火烧的云彩,白色的,如玉,如雪;粉色的,如少女脸上的胭脂,如微笑的脸,是那么娇嫩,那么水灵,那么晶莹,那么透亮。远远望去,繁如群星的花蕾在春风里欢快地摇曳着,眸子陷入粉色纷扬的世界。“一段好春藏不住,粉墙斜露杏花梢。”杏花给那偏远的黄土高坡山村注入了炫丽的色彩,氤氲的蜜蜂穿插其间,像下着绯红的雨点。特别是那青青的杏子,轻轻地咬上一口,浓酸会传遍大地的每一根神经末梢。当然了,梯田里金黄色的油菜花,远远看去,如飘舞的彩带,加重了故乡春天的颜色,也加重了我童年的记忆色彩。
  儿时的我,在这五彩斑斓的乡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和小伙伴一起偷吃田地里的豌豆角。中午时间,大人都休息了,我会偷偷地从家里溜出来,约上最好的伙伴,一起到田地里去品尝挂在弯弯曲曲豌豆枝蔓上的嫩豆角。先是把饱满的豌豆角剥开后,像松鼠一样吃掉里面嫩绿的豌豆,那豌豆就像清晨油菜上的一滴露水,放在嘴里,轻轻的咀嚼,山村的童趣会全部进入期待已久的胃里。等肚子鼓起来的时候,再把豌豆角塞满脏兮兮的裤兜或其他衣服的口袋里,回家后慢慢享受。要是遇见突发事件,比如此刻听见有大人过来,就得静悄悄地爬在地里,把豌豆蔓盖在身上,像战斗片里那些潜伏在某一个隐蔽的地方,躲过敌人的侦察,进行决战的小战士一样,但心里始终“咚咚”跳个不停,直到危险解除为止。要是被大人发现,来不及逃离,被抓住屁股是要受委屈的。那样的心惊肉跳,那样的天真烂漫,那样土里吧唧的灿烂笑容,就是我童年最好的写照。在夕阳西下时,带着疲倦和困乏的身子回到家中,母亲端上热气腾腾的晚饭,大块吲哚后,在灯盏昏暗的微光衬托下进入梦乡。
  幼时,父亲的目光总是那么严肃和犀利,他就像电影中的警察一样,时刻注视着家里的一举一动,甚至是不经意放个小屁,他也要皱皱眉头。作为家中最小的孩子,父亲严厉神情对我的冲击力还不是十分严重,对哥哥和姐姐们就不一样了,他们干错事后,总会受到父亲的威吓和体罚。有一次,正在土灶头边煮洋芋的大姐和三姐发生了争执,嘟嘟囔囔的三姐嚷着要吃刚煮熟的洋芋,本来忙碌的大姐,没有心思和功夫满足三姐的要求,三姐于是哭闹了起来,嘴里还骂骂咧咧的。大姐被三姐的搅扰惹得暴跳如雷(大姐本来脾气大),气急败坏的她,顺手拿起一个煮熟的洋芋,二话不说,朝三姐掷去。“啪”的一声,“哇……”三姐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大姐扔向三姐的洋芋不偏不倚,正中三姐的耳朵。由于柴火旺盛,洋芋煮得烂熟。滚烫的洋芋像糨泥一样粘在三姐的耳朵里面,加之剧痛,三姐鬼哭狼嚎似的从厨房里急奔出去。母亲和父亲听见三姐惨厉的哭声后,都匆忙赶了过来,母亲二话不说,赶紧用手和棉花制作的棉签掏三姐耳朵里的洋芋碎沫。大姐被眼前发生的一切吓傻了,目瞪口呆的站在土灶头旁一动不动。三姐的哭喊激怒了父亲,他拿起一根一米左右的擀面杖,朝大姐的大腿打过去,由于用力过大,大姐随之大声哭喊起来。大哥匆忙赶来,从身后抱住父亲,大姐乘机逃离厨房,大哥见大姐逃跑出去后,自己也放松对父亲紧紧的搂抱,落荒而逃。整个家里就像发生了一场战争,狼藉不堪。我悄悄地凑过去,帮母亲掏三姐耳朵里的洋芋,每动一下,三姐哭啼的声音就像在曲折山路上爬行的手扶拖拉机加大油门一样,发出凄惨的哭声。她的耳朵都被烫伤了,到处红红的,看起来有点不忍心。
  时间如梭,仿佛那些逝去的记忆依然在眼前慢慢播放,而又残酷无情地把我抛弃在另外一个现实的世界。在现实生活的空隙,人们往往会去怀念那些美好的事情和深刻的记忆,为自己的现实生活蒙上一层朦胧的幸福,也许,这也是对现实生活与理想之间差距的一种完善和补充吧。
  随着年龄的增长,姐姐们一个个出落得像山上的刺玫花一样,娇艳欲滴,随着一声声厚重深沉和古老的唢呐声的相送,都陆续出嫁了,他们都过上了各自幸福美好的日子。
  多少人害怕变老,多少人正在变老,多少人已经老了。而父亲和母亲同样也越来越老迈了。善良的父母本来把希望寄托在我身上,因为我是家中最小的孩子,按照传统的山村风俗习惯,他们养老的责任和义务全包在我身上。而我却也让他们失望了。由于我顺利的考上了大学,改变了农村传统养老敬孝的路径依赖,把这种几千年建立起来牢固社会关系在喜庆和笑声中破坏了,不得不进入另外一种尴尬和无奈的生活范式。我是家里唯一走出农村的孩子,从农村到城市生活的路上,充满了诸多的波折和周折。客观一点来说,就是自己不能对父母随时随地敬孝行,这也是我心中的一块硬伤,时时鞭策着我的灵魂。
  父母已经年过花甲,身体也大不如前。母亲在我毕业不久后,便一直病魔缠身,身体显得单薄和虚弱,满头的银丝如冬天树枝上落满的寒霜,压得她有些气喘吁吁。父亲由于长年累月在田间劳作,脊背弯曲得就像古代将军为了射杀敌人拉弯的巨弓一样,驼背使他的上半身向前匍匐。每次回家和他睡在一间屋子,在他夜半去厕所时,那惨烈的咳嗽声,像要把寂静的星空撕扯成两半。他每咳嗽一声,我内心的愧疚就好像被皮鞭抽打一次,山村就好像要剧烈摇晃一次。
  现在父亲的脾气越来越好了,简直和以前那个动辄抽打我们幼小屁股的父亲截然相反,他现在对我们的事情几乎不管不闻不问,完全像个局外人一样。他在农忙后空闲时间,总是坐在厨房房檐下的干柴上,嘴里叼着那根伴随他大半生的旱烟锅,在被旱烟熏黑的脖颈上,喉结随着吐出的烟雾上下移动,青筋一根根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一股浓烈的烟从他嘴里晃晃悠悠的吐出来,散漫在纯净的天空里。他抬起头来,用那深邃和苍老的眼睛仰望天上自由飞翔的鸽子,倾听鸽子的哨音,时不时要擦擦眼角的干泪,以便更加清晰地看清飞翔的鸽子,也把他一生辛勤耕耘的疲劳和愁烦放逐在蔚蓝的天空,好像他也是一只自由翱翔在山村的鸽子。母亲的身体同样显得苍老无力,年轻时健硕的身板已经离她渐行渐远。两腮也慢慢塌陷了下去,像是思想被岁月沦陷一样,唠叨声里夹杂了无尽的沧桑和辛酸。眼角密密麻麻的皱纹在她黝黑发暗的脸上划开了条条沟壑,镶嵌在她慈祥的面容上。说话时,脖颈上萎缩的皮肤显得十分得纤弱和单薄,大声一点的时候,我生怕把那经历了无数个风吹日晒的、几乎要被风化的肌肤拉碎,这一切,激起我对我所能做的孝敬之道感到愧疚和惭愧。
  作为一个从农村走出去的人,想在这个纷繁复杂的城市立足并不容易。不经历一番风雨,是不能看见彩虹的。即使经历了一番风雨,也未必碰见彩虹。人的一生,可能就是在坎坷的旅途中艰难的履行生命馈赠的白天和黑夜,直到大地闭上眼睛为止。
  而今,我依然游走在期盼和虚幻搭建的浮桥上,在新年来临之际,只能用僵硬的键盘敲打自己的思绪,敲打自己对亲人的思念,敲打麻木的神经和对不能全心全意孝敬父母而发自内心的忏悔和质问。我所能作也许就是一个拨向亲人的电话而已,仅此而已。除此之外,我只能在风中抚摸母亲和父亲的对自己的期待和希望的心,同时也把自己用血和泪抒写的祝福寄送给他们,愿他们健康长寿,幸福快乐。
  生命对于谁,都是一个美丽的意外。每一个人一生也许都是一段不能复制的历程,沉淀在深情的海浪里,在细碎沙子的海滩上寻找发黄的记忆。作为芸芸众生的一员,我要收藏起每一句说过的话语,牵着每一个幸福的脚印在心中的海边游走,留下脚印,书写心路的历程,然后用那片深情的海盛满了旅途上纯美的甘醇,把青春的汗水挥洒在远行的路上,也许也是对自己人生的一种诠释和救赎。
  在这浪漫和悲壮的生命旅途上,我们要牢记父母的期待,常回家看看,和父母一起共度每一个幸福的日子,补偿那世界上最纯洁最无私最伟大的爱。《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一书作者奥斯特洛夫斯基有一句名言:“回首往事,不会因虚度年华懊悔,不会因碌碌无为羞愧。”让我们把坎坷的人生珍藏进那片父母赐予的碧蓝大海,用一辈子深情,一辈子萦绕,回响亲人的期待,回响父母的嘱托。
  生命是一次浪漫的旅行。在新年来临之际,让我们一起唱响《常回家看看》这首歌曲,放飞游子对亲人的思念,让思念回到遥远的亲人身边,一起共度平安和谐幸福的佳节吧!“找点空闲找点时间,领着孩子常回家看看,带上笑容带上祝愿,陪同爱人常回家看看,妈妈准备了一些唠叨,爸爸张罗了一桌好饭,生活的烦恼跟妈妈说说,工作的事情向爸爸谈谈……”
上一篇:乱世中的美神 下一篇:破碎的美丽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苏公网安备 32108802010544号

        苏ICP1502701-1)  网站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