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礼仪 > 详细内容
内地第一禁片 武训传
发布时间:2023/3/23  阅读次数:2337  字体大小: 【】 【】【
到底为什么接受教育?
接受教育的目的又是什么?
为什么受到教育却实现不了人生目标?
这些疑问都重重压在了年轻人心头。
趁这个机会,我想用一部「禁片」来跟大家聊聊这个话题。

时隔72年,片中话题的尖锐和超越时代的预言性,如今再看依然无比震撼——



在中国影史上,《武训传》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1951年上映,片长超过3小时。
上映之初,好评如潮,但很快便遭到了全国范围的猛烈批判。
一篇文章痛批,影片在「宣传封建文化」。
说白了,就是骂电影三观不正。
于是,《武训传》成了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部被封禁的电影。
连同电影主创人员,都受到了不少牵连。
尤其是饰演武训的赵丹,之后长达5年无戏可怕。
  

这一禁,就是六十多年。
直到2012年,才毫无征兆地悄然解禁。
就连正版DVD的封套上还含蓄地写着一句「供研究使用」。
  

左上角标注「供研究使用」
直到解禁,我们才有了以当代眼光重新审视这部电影的机会。
《武训传》的故事发生在清朝道光年间。
武训本无名,因家中排行老七,便被叫作武七。
七岁丧父,家中穷困,从小跟着母亲以乞讨为生。
  

路过学堂,武七被传来的读书声吸引。
他问母亲为什么要读书,母亲告诉他:
「只有念书才能过上好日子」
自此,武七心里萌生了要念书的念头。
  

他辛苦乞讨,攒下一吊钱,找到学堂老师,兴高采烈地说着自己想念书。
没曾想,换来的却是人们的讥讽。
「要饭的居然也想念书?」
学堂老师的一声「滚」,直接吓得武七摔了一个踉跄。
  

‍在当时,读书还是少部分人的特权。
这次遭受的羞辱,打碎了武七念书的梦想。
让他意识到,自己和学堂之间隔着一层无法逾越的阶级高墙。
他只好继续过他的穷困日子。
长大后,开始去官僚家做长工。
任劳任怨,一做就是十多年。
  

武七是个老实人。
天真淳朴的他 ,发现不了人心的险恶。
在他眼里,老爷是不会骗人的。
  

为了给张大娘治病,他去找打工的老爷预支工钱。
可没料,这位老爷却耍起了心思。
他欺负武七不识字,就把账目随手一改。
从原来的三年分文没领,变成了早就领完。
  

看着哑口无言的武七,老爷背地里还嘲讽:
「给完了工钱,还上哪儿找这么一个傻瓜。」
  

武七深觉自己吃了不识字的亏,想要争辩。
未果,还被绑起来毒打一顿。
  

这一打,让他深受刺激,病倒躺了三天三夜。
睡梦间,他看到了一个满是穷人的地狱。
挥鞭的判官,就是老爷的模样,嘴里还喊着:
「不识字的穷鬼活该下地狱」
  

‍梦醒后,武七顿悟:
他要办义学。
只有教育才能改变穷人的命运。
他要靠自己的力量,让所有穷人家的孩子读得起书。
  

一个乞丐办义学。
这个愿望,犹如天方夜谭。
在旁人看来,武七疯了。
但武七毫不在意。
他当即剪了头发卖钱,换来了办义学的第一笔钱。
  

为了筹钱,武七选择了最艰难的一条路。
他四处乞讨,吃苦卖艺。
像吃石头、挨人揍、被小孩当马骑、跟牛对顶等等。
只要给钱,他什么都愿意做。
  

就像他嘴里经常念叨的那样:
「扛活受人欺,不如讨饭随自己;
别看我讨饭,早晚修个义学院。」
  

攒来的钱,武七一分钱也不花, 全都攒着。
从黑发变青丝, 花了整整30年,才终于换来义学建成的那一天。
  

没有老师,他一个个跪着去求。
  

没有学生,他也一个个挨着去劝。
  

为了让孩子不贪玩,他跪着求他们好好学习。
  

武七用他的一次次下跪,换来了世人的尊重。
最终还得到朝廷的赏识,赐名「训」。
赏赐黄马褂,还修了「乐善好施」的牌坊。
到后来,他成了中国历史上以乞丐身份被载入正史的唯一一人,被称为「千古奇丐」。
  

但是,《武训传》的争议也同样来自武训本身。
为什么一定要去乞讨?
为什么不去打工赚钱?
这样的质疑直到今天还依然存在。
不少人都表示对武训攒钱的过程和行径表示不解。
再联系上当时封建社会的背景,就很容易让人联想电影是在宣扬靠要饭就能扬名立万的思想。
  

  

这样的解读,自然为后来的观众所不齿。
只可惜,受限于时代,《武训传》很快就淹没在一片讨伐声之中。
相较于它在电影艺术表达层面上的创新,它的「禁片」印记成了最惹眼的标签。

《武训传》的 导演兼编剧,孙瑜。
早在1944年,他就有了拍摄的念头。
但因为动荡的时局导致资金中断,拍摄半途而废。
直到1950年下半年,才在昆仑影业的帮助下完成制作。
近7年的拍摄时间,刚好经历了一次巨大的时代巨变。
  

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电影还经历了三次复杂的修改。
第一次修改,发生在1949年10月。
一方面,是主基调的大变,由原来的正剧修改为悲剧。
另一方面,是增加电影中武装反叛者周大的戏份。
他在电影中从一个车夫,转变成了一个充满信念的农民军。
  

第二次修改则是加戏。
在原先的故事里,开头结尾都是由一个老人家向后辈讲述武训的故事。
修改后,则变成了一位女教师向学生讲述武训的故事,并加以评价。
  

对于一部电影来说,外部原因导致的删改无异于洪水猛兽。
但意外的是,这两次大刀阔斧的改动,却在一定程度上加深了《武训传》的表达内核。
不再是原本单一的歌颂武训。
而是变成了对武训本人及当时社会的审视与批判。
就比如加戏的周大。
他与武训有着截然不同的两种观点。
武训坚定以「教育」改变社会,周大则是主张用「斗争」改变社会。
但最终的结果却是,二人都在当时强大的封建势力前败下阵来。
  

而后,增加的新中国女教师的戏份,则为整部电影做了极其精准的总结。
单靠文或武,都无法改变整个社会,只有二者的结合才是最重要的。
  

至于第三次修改,则来自于商业目的。
由于电影片长超过三小时,昆仑公司要求导演孙瑜将它拍成上下两部。
尽管孙瑜为此表示不满,但未能如愿。
这才有了1951年分为上下两集公映的《武训传》。
  

尽管筹拍之路坎坷不断,但却没能影响电影本身的艺术价值。
在故事层面,武训本身的经历就足够传奇。
穷人出身,目不识丁,靠乞讨筹办义学,心中怀揣让所有穷人孩子读得起书的远大志向。
  

在视觉层面,有着许多在当时看来无比惊艳的视觉效果。
而这份功劳,主要归于导演孙瑜。
他被称为「联华新派」的主将,有着银幕诗人的称号。
年轻时曾在纽约摄影学院系统学习电影摄像方面的知识,因而在《武训传》中做了不少电影语言上的创新。
比如用简洁明了的特写,快速交代角色人生。‍
开头介绍武训时,用几双脚的叠化来表现武训的年龄增长。
  

再比如用镜头语言渲染人物情绪。
片中有一场自杀戏。
先是特写拍摄角色的满脸泪痕。
  

再摇动镜头,最终画面定格在一根落满灰尘的绳子上。
  

随后逐渐拉近镜头,配合强光给绳子特写。
  

‍无需多言,就表现出了角色内心的悲伤和绝望。
而最具先锋的画面,则是武训梦见地狱天堂的景象。
宏大,魔幻,在当时看来,震撼无比。
  


当然,几十年后再看,电影画面的确显得有些粗糙。
但蕴含在电影中 的哲思,依然在今天振聋发聩。
  

陶行知曾这么评价武训:
「他为兴学而生,为兴学而死。」
武训虽然只是个没有文化的乞丐,但他很早就意识到读书才是改变命运的唯一方式。
之后又在别人的提点下意识到, 念好了书就可以做官,也能帮助更多的穷人。
  

武训办义学的初衷,恰恰体现出了教育的两面性。
一面,是功利性。
读书的目的为了当官,实现阶级跨越,摆脱贫穷的生活。
另一面,是理想性。
希望通过读书来增进自己的知识见闻,利用读书所学,来实现众生平等的愿景。
  

在武训眼里,这两者似乎可以完美结合在一起。
但对于 很多人来说,功利读书恰恰是最主要的选择。
「知识改变命运」这句话,如真谛一般一代传至一代。
勤学苦读,个人奋斗,大多是为了自己的未来。
  

我们不能否认读书功利论的存在。
但同时,也不应该将读书的目的仅限于功利。
唯功利主义的读书,只会导致一个结果,那就是人们不再真正地做学问,也不再真正地利用所学知识反馈社会、服务民众。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之前某高校的抢话筒事件。
一位老师在讲台上,大肆 宣扬功利性内容。
结果被学生夺走了话筒。
  

他说,学生们读书就是为了钱,不要谈什么理想抱负。
因为金钱就是力量,有钱就有一切。

  

进而上升到改良基因论。

说,我们成绩好的人最好要找外国人结婚生子。
因为这样可以让我们杂交出更好的精英。
  

这种通过功利性鼓励学生读书的同时,也在无形中营造了以学历为区分的阶级感。
久而久之,学历的高低,将人分成了三六九等。
  

翻看今天的招聘网站,就能发现,学历早已严重内卷。
曾经一度连过去瞧不上的保安、街道办等工作,都开始要求硕士、博士甚至更高的学历。
  

在同为赵丹主演的《李时珍》一片中,也有相似的情节。
李时珍所处的时代,「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每个读书人的终极目标,都是考取功名。
只知道死背科举考试需要的四书五经,却对真正有用于民的知识嗤之以鼻,视之为杂学。
甚至于,医学、草药学、工程学等在当时都不被视为真正的学问。
  

李时珍极其厌恶这般风气。
他一心想重编《本草》,惠及百姓。
但也正因为怀揣这般与世俗传统相悖的观念,李时珍成为了当时统治者眼中的「旁门左道」。
  

李时珍所遭遇的困境,完全是因为时代因素所造成的。
不愿屈就于盛行的功利之风,反而只愿执着于自己渴求的济世救民。
倘若从世俗的角度看,李时珍无疑是失败的。
但若从历史的角度看,他无疑流芳百世,名传千古。
  

孙伏园曾问鲁迅,他最喜欢自己的哪篇小说,鲁迅回答说是《孔乙己》。
随后,鲁迅给出了自己的理由:
「《孔乙己》作者的主要用意,是在描写一般社会对于苦人的凉薄。」
在鲁迅看来,孔乙己苦难的根源完全来自于所处社会的凉薄。
并非他不愿脱下长衫,而是脱下了长衫也没有出路。
就像有网友评论的那样:
脱下了长衫,才发现自己是骆驼祥子。
在那样的社会中,拼命劳动的祥子,至死也没能改变自己的命运。
  

年轻人拿孔乙己自嘲,终究是因为自己的进退两难。
「长衫」不是心头的枷锁,而是在意识到「丁举人」的生活与自己无关后,仅存的体面。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深陷于这样的困境,出不去。
而且太多功利思想的灌输,已逐渐让教育失去了初衷,使得年轻人更容易变得茫然无措。
  

罗翔曾在《致法学新人的第一封信:关于读书》一书中这么写道:
「功利性读书让你只想成功,无法接受失败。但我始终认为,一个人的真正成功不是在于你取得多少辉煌,而是在挫折中,你能不能勇敢地爬起来。」
武训穷尽一生,修建起三座义学。
但是之后却都被官府收走,一番心血付诸东流。
  

最后,武训只留下一句话。
他告诉孩子们:
你们都是庄稼人的孩子,咱们都是穷人
你们念好了书,可千万不能忘掉了庄稼人
千万不能忘掉了我们穷人

读书,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既是一个社会长久的教育思辨。
更是每一个个体永恒的命题。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苏公网安备 32108802010544号

        苏ICP备15027010号-1)  网站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