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礼仪 > 详细内容
作为“奢侈品”的中国瓷器,如何历经欧美400年
发布时间:2021/2/5  阅读次数:463  字体大小: 【】 【】【


  
林肯郡-博格利家族的银托瓷盘,瓷盘1573-1585年间制,银托约1585年制. 图片来源: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文/陈嘉炜
从14世纪传入欧洲时,中国瓷器便被视为极其稀有的珍品。直到十八世纪初,欧洲才自行生产出黏土陶瓷,再加上中国工匠对瓷器的制造的工艺守口如瓶,精美的中国瓷器在15至18世纪间,一直是跨洋贸易的重要商品之一。
几百年的商业来往中,中国工匠逐渐掌握欧洲人的兴趣和偏好,便尝试投其所好;而欧洲商人和藏家也发现可以委托制造与自己品味相符的艺术品,于是“外销瓷”便应运而生。在其不停演变过程中,以多种形式将东西方截然不同的文化融会贯通。那么,外销瓷都有哪几个主要的类别呢?
  
林肯郡-博格利家族的水罐,瓷瓶1573-1585年间制,银托约1585年制. 图片来源: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I. 银托瓷器:早期传入欧洲的瓷
最初出口到欧洲的中国瓷器,几乎只有贵族和富裕的家族能接触到。15、16世纪时,许多英国的银匠为瓷器制作专门镀银托架,不仅突出了瓷器的贵重,也赋予了它们截然不同的形态,甚至不同的功能。同一件艺术品中,西方神话人物置于中式亭台楼阁,清透素雅的白瓷与精细银托的光泽相互映衬。
给中国瓷器“穿上新衣”的,除了英国,还有法国、德国等。“量身定做”的座架在18世纪后,不仅逐渐由镀银扩展到更贵重的镀金,座架本身也或多或少反映了具体国家的审美。比如下面这对镀金青铜装饰的青瓷瓶:出自法国,其座架的设计同时包含了洛可可和新古典主义的图案,如小天使,贝壳,花花草草等;瓶身的装饰图案却是取于中国古代青铜器,与座架上的浪漫元素似乎毫无关系。不过,柔和的颜色是洛可可装饰艺术的标志性元素;法国工匠或许是取釉的粉绿色,意将东方的瓷器通过法式的点缀,转变成一件洛可可精品。
  
镀金座架瓷瓶一对;瓷瓶制于18世纪初,座架制于1760-1770年间图片来源: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其实,这一类镀金、镀银托瓷器大都如此–欧洲工匠在表现对中国工艺的敬重的同时,又大幅度地改变了它们的外观,创造出完全欧式的装饰艺术品。
II. 西器中造–中国瓷器制作欧洲器
到了16世纪初期,葡萄牙建立了海上贸易路线、并与亚洲开启商业贸易后,中国的工匠开始制造专供出口的瓷器,于是流入西方的瓷器数量大增。
  
烛台(出口荷兰市场); 1700-1710年间制图片来源: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青花蓄水池,制于18世纪中期 图片来源: Christie's
然而,由于中西方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许多本具有实用功能的中式瓷器到了欧洲后似乎也只能作为装饰品。随着贸易的增加,欧洲市场对于瓷制欧式器具的需求也逐渐产生——例如咖啡杯、啤酒罐、奶油壶、烛台、等等。于是,商人带上成套的银质欧式器皿来到中国,中国工匠便以其为原型,制造出对于欧洲人更实用的瓷器。
  

彩瓷大酒杯,制于康熙年间(17世纪) 图片来源: Christie's


茄形带盖酱汁碗,制于约1775年 图片来源: Sotheby's
III. 珐琅彩与纹章
直到十七世纪末,外销瓷中大多数都是蓝白相间的青花纹。随之,釉面珐琅彩瓷器也加入了前往欧洲的商船。丰富的色彩不仅扩大了装饰图案的类别,和素雅的青花瓷相比,珐琅彩于欧式装潢中也显得更协调。珐琅彩中,粉彩与素三彩尤其受西方收藏家的喜爱。加上大型瓷器运输的难度,能够完好到达大洋彼岸的精美大型彩瓷则一直占据在外销瓷市场的顶端。随着更多颜料由欧洲和中东传入中国,珐琅彩的颜色也越来越丰富。下图中被称为“红宝石”的深粉红珐琅釉,很可能是康熙后期,皇家工坊获得新进颜料后开发出来的。
  
粉彩瓷瓶五件套,制于1730-1740年间图片来源: Christie's
  
大型粉彩盖馆,雍正年间制 图片来源: Christie's
同个时期,纹章瓷在也受到欧洲皇室和贵族的青睐。和面向大众市场的外销瓷不同,这类瓷器常由皇室或显赫家族直接委托制作,并以其徽章作为中心的装饰元素。除了比青花瓷的色彩更丰富,珐琅彩更适于准确描绘徽章图案。所以,珐琅彩在欧洲市场的兴起和十八世纪纹章瓷的热潮有着紧密联系。法国的路易十五、俄罗斯的叶卡捷琳娜二世、还有许多欧洲的皇族,都是纹章瓷的忠实用户。
  
奥兰治家族(House of Orange)粉彩纹章茶具32件套,制于约1747年图片来源:Sotheby's
  
纹章汤盘(出口荷兰市场),制于约1734年图片来源: Christie's
美国成立不久后,也继欧洲成为了进口中国瓷器的主力。即使文化上仍和欧洲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美国从英属殖民地成为一个独立国家后,在许多方面有意识地标榜与欧洲的差异。他们在瓷器的品位上,也多少也反映了这个现象:虽然定制家族纹章瓷的美国富商和政要不在少数,但大多销往美国的瓷器都摒弃了欧洲盛行的浮华装饰。不仅如此,反映“美国精神”的瓷器更不在少数—象征美国的秃鹰、国父乔治·华盛顿、以及星条旗等都是常见的装饰元素。

“勃艮第的投降”热水盆和盖子,制于约1926年图片来源: Christie's
  

“华盛顿纪念碑”蔬菜盖盆,制于1800-1802年间图片来源: Sotheby's
IV. 西方主题定制的外销
以中国工艺呈现西方装饰主题的瓷器也不在少数,而引用的主题也非常广泛,包括历史、宗教、神话故事、地形风貌、文学情节、等等。上图中的餐盘便引用了意大利画家乔凡尼·巴蒂斯塔·奇普里亚尼(Giovanni Battista Cipriani)的系列作品《四季》中的《夏季》,描绘了四个小天使在水果与花篮当中嬉戏。除了显而易见的新古典主义派主题和装饰风格,盘面上方中间的貂暗示这个餐盘或许还是件低调的纹章瓷器-有学者猜测,因为貂的英文“marten”与姓氏马丁“martin”相近,这可能是某个马丁姓家族的纹章盘。
  
餐盘(出口英国市场),制于约1782年.图片来源: Cohen & Cohen
宗教主题的餐具在欧洲十分常见;由此来看,欧洲商人定制描绘宗教故事的外销瓷似乎也不足为奇。下图的这套茶具描绘了耶稣受难日的场景:十字架之下有哀悼者、围观者、赌博的罗马士兵、甚至还有两名小偷。工匠用黑色釉和局部的镀金点缀,细致地描绘出圣经中重要的一章;即使不细看装饰的内容,也能感觉出与这套黑白瓷具与华丽的珐琅彩、秀美的青花瓷截然不同,焕发出更庄严的气氛。
  
“耶稣受难日”黑白纹饰茶具(局部),制于乾隆年间约1745年.图片来源:Christie's
外销瓷不仅是跨洋贸易的直接产物,其造型的演变更是中西方文化交流融汇的缩影。即使在欧洲掌握制瓷工艺后,欧洲工匠仍然大规模引用中国瓷器的装饰元素——德国麦森瓷(Meissen)和荷兰的代而夫特蓝陶(Delftware)便是如此。可见,中国瓷器不仅是精湛工艺的象征,其审美也影响深远,成为了这类装饰艺术品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参考资料来源于大都会艺术博物馆、Cohen & Cohen、Christie's官方网站等)
  
代尔夫特青花花瓶(荷兰),制于约1710年图片来源: Aronson Delftware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苏公网安备 32108802010544号

        苏ICP备15027010号-1)  网站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