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礼仪 > 详细内容
新疆和田,大地之乳
发布时间:2020/8/29  阅读次数:115  字体大小: 【】 【】【


物道君语:和田,如玉

相传,古时西北有国名曰“于阗”。国王晚年无子,后继无人,急得去神庙祈求天神赐予,神像的额头裂开,蹦出了一个婴儿。但婴儿不食人乳,国王害怕他夭折,只好再次求助天神。此时,大地隆起地包,神似乳房,哺育了这个于阗国的王子。自此,于阗国也被称为“地乳”。古之于阗,即今之和田。和田在新疆以南,昆仑山脚,大漠之临。千万年前,昆仑山的积雪融化,流经黄沙万里的塔克拉玛干沙漠。冰冷雪水遇上炙热沙漠,意外生成了一片绿洲。这片绿洲如同大地的母亲,用乳汁孕育了诸多璀璨。

  



昆仑养石,两河流玉

和田也称玉城,中国产玉之地很多,但最好的玉出自和田,而和田最好的玉,来自和田那两条河。

每颗和田玉,一生都要历经一次奇绝的冒险。昆仑养玉,它以百万年高龄,孕育着许多的山石。每年冬雪夏融,雪水就会挟裹他们滚滚而下。从急湍的上游到平稳的下游,是一次生死冒险,有些永远留在上游,变成河底鹅卵石。幸运的会随着河水到达中下游。

  

和田的河流,像个温柔的母亲,慢慢地抚挲着这些昆仑之巅来的孩子,一点点地把山中顽石盘成美玉,润如凝脂,纯如雪水。至此,和田玉才会迎来它一生最美的时刻。《天工开物》里说道:月光盛处,必有美玉。所以“美人月夜采美玉”,是和田玉独有的浪漫。因为人们认为,秋月、赤女、玉石,皆属阴。所以三者会相互吸引,采玉的话会盈满而归。

  

当秋月的第一缕光,倒映在河中时,河面就盈盈有光,早就打磨好的美玉,便翘首以盼,它们历经险流,就是为了找到那位人间使者。这群使者是赤身的少女,她们踏入河流踩美玉。即便鹅卵石和美玉相间河底,但少女们总能找到命中注定的那颗玉石。一切的奔涌和等待,就为了此刻最美的相遇。



和田人,内心如玉

和田玉如江南的润泽,但和田却像西北的随意涂抹。

因为塔克拉玛干的风沙却从未停过,荒莽严酷,沙海风暴,一年三分之二的时间,都是黄沙漫天。但生活于此的和田人似乎并不在意,跟风沙相处得很好。他们赤着脚踏入沙子里,感受沙子体温,有时劳作累了,就直接在沙梁上睡着。

  

在这个地方,长寿的人意外地多,常常可见活到100岁以上的老人,坐在葡萄架下,或蹲在门口,数着来往的人群。和田人简单,内心如玉般通透,只要河流还流淌,瓜果熟了,玫瑰花开了,有牛羊驴马,他们就没有忧愁。

  

白天就去自家果园转转,因为这里的日照时间长,有着最好的红枣,最甜的南瓜,吃上一个,风沙苦涩,但心里是甜的。晚上去镇里的巴扎逛逛,这里有最好的夜市,烤一个鸡蛋,烤一个西瓜,西瓜的清甜加上羊肉甘香,就是夜里最好的慰藉。再叫上几个朋友,等萨它尔、手鼓、都它尔等乐器响起,就一起跳舞。

  

  

简单而快乐,是维族人的天性,哪管身在大漠戈壁,还是绿洲田野。反倒是沙漠的炙热催生了他们的热情歌舞,冰山的清冽融化成他们的清澈简单。和田人内心如玉,就像昆仑山石,越是急流湍急,便越发圆润通透。



和田,沙漠里的一块玉

有人说:“在黄沙万里的大漠中,有这么一片绿洲,像是风沙的苦心雕琢。”

如果说山石要经历冒险才能成为和田玉,那和田瓜果则只需静待秋来,瓜熟蒂落,便一举把和田点缀成沙漠中的一块玉。和田的瓜果,跟和田人一般,善于把困境变成养分。沙丘遍布没关系,沙性的土更利于瓜果的茁长。干旱炎热也没事,这样就没有霜打瓜落的悲剧。甚至每年可怜的那点雨水,也值得让瓜果开心。与此相似的,还有那金黄的胡杨。

  

入秋肃杀的秋风,不知吹衰了多少花草,冰凉的秋霜,不知让多少挺拔的树木瑟瑟发抖。可胡杨却立于旷野,生而不倒一千年,倒而不死一千年,死而不朽一千年。在这片恶劣的环境下,用一片金黄让日月无光,人心羞愧。塔克拉玛干沙漠像杀手一般,风沙所到之处,荒芜严酷。只有胡杨挺立,枯败的枝桠仍在挥舞,等来春的新绿。

维族人的语言里,胡杨也叫“托克拉克”,意思是最美丽的树。这样的美,不仅在于纯净饱满的金黄,还在于那虽死犹生的坚硬。和田两河流美玉,瓜果斗艳胡杨黄,文明、植物、甚至河底的鹅卵石,把和田点缀成了沙漠中的一块玉。

和田以神山为屏,以大漠为临。

庇护这里歌舞的人们。如大地之乳,孕育文明。它饮昆仑山最清澈的雪水,润泽出中国最好的玉石。纯净有如维族人的眼睛,通透如他们无忧无虑的内心。又坚硬如沙漠的胡杨,哪怕黄沙漫天,也拔不掉坚硬的根。和田,如玉。


喀什,中国的西大门


  
▲ 塔什库尔干县城边的牧场,塔吉克牧民在放牧,远处为慕士塔格峰。
喀什,是中国最西部的地区之一。
  
▲ 喀什地区,中国的西大门。制图/Paprika
雪山、高原、沙漠、绿洲,你能想象到的壮美景观,都能在这里找到;新城的个性招牌,古城的彩色门窗,是极具时光交错的赛博朋克;多彩融合的民族风情,热闹的大巴扎,将喀什装点成一个永不散场的狂欢party。
  
▲ 喀什老街经典维吾尔民居花式门窗。摄影/何小清
喀什,这座西域秘境,总能让每一个来过的人都心生感慨,就像在喀什取过景的电影《追风筝的人》里的一句台词:“为你,千千万万遍。”

西域秘境,有多极致?
当北京的“社畜”结束996的通勤,准备洗去疲乏入睡时,新疆喀什地区才刚刚披上落日的余晖。
喀什,位于中国的最西端,和北京有着超过3小时的时差。在维吾尔语中,喀什的全称喀什噶尔,是玉石集中之地的意思。造物主对这片土地尤为偏爱,一切风景都宛若玉石,洁净得像是人间仙境。
  
▲喀什地形图。制图/Paprika
对于新疆地理的初印象,是教科书上的“三山夹两盆”,喀什地区就坐落在南疆塔里木盆地的西侧。世界第二高的山脉喀喇昆仑山,和世界七大山系之一的天山,将喀什地区南北包裹,世界山结帕米尔高原耸立在喀什地区的西端,遥望着坐落在喀什东部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
  
▲ 塔克拉玛干沙漠胡杨。摄影/张永锋
高原、雪山,是喀什地区的标签。几亿年前,印度洋板块与欧亚板块的相遇碰撞,隆起了欧亚腹心的帕米尔高原。五条世界级的山脉——天山山脉、昆仑山脉、喀喇昆仑山脉、喜马拉雅山脉和兴都库什山脉在此打结交错,而后向外延展。
作为喀喇昆仑山的主峰,坐落在喀什地区叶城县的乔戈里峰,海拔8611米,是地球上海拔仅次于珠穆朗玛峰的第二高峰。虽然名气远不及前者,但沟壑纵横的乔戈里峰却是攀登者心中的勇气天堂。
  
▲ 中国第二高峰,也是世界第二高峰的乔戈里峰。摄影/狼大湿,图/图虫·创意
雪山如盖是乔戈里峰的常态,行至于群山之间,即便是在夜间,也有着如同白昼的皎洁。然而在这份纯净之下,却是危机四伏。这座被国际登山节公认攀登难度较大的山峰,冰崖壁立,明暗冰裂交错纵横,一不小心就会触发冰崩、雪崩的开关。
冰川、雪山并非是乔戈里峰独有的风景,在喀什,此类秘境随处可见。所以在清宫影视剧中,香妃离开喀什去往京城时,其爱人在追随途中因雪崩离世的情节,也并非是毫无根据的虚构。
  
▲ 喀什市塔县塔合曼乡雪山草地。摄影/张永锋
冰川、雪山是风景,更是生命之源。覆盖于山体的冰雪融化后,自喀什西侧的高山奔涌而出,将山体切割成一道道山谷,形成叶尔羌河、喀什噶尔河等多条河流。河流流经之地,长出红柳、杂草等植物,于喀什这片大漠,铺陈出一片片绿洲。
也正因这些绿洲,让喀什这片西域秘境,与人间有了关联。
  
▲塔里木盆地塔克拉玛干沙漠绿洲。摄影/柴江辉

西域什么样?来喀什就知道了!
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说,如果生命能够重来一次,他希望生活在中国古代的西域。西域一词,别具风情,总有种让人向往的魔力。而喀什,就是最具有西域风情的地区之一。
  
  
  
向左滑动▲ 喀什老城。摄影/古宏伟
先秦典籍《穆天子传》曾对包括喀什一带在内的昆仑山进行描述。不过这片玉石般的绿洲被人广泛得知,则是在西汉时期。
汉武帝时,博望侯张骞出使西域,凿开了中央政权对于西域的空白。当时名为疏勒的喀什,公元前60年开始,这一带为西汉设立的西域都护管辖。
  
▲ 塔什库尔干县境内的石头城,玄奘取经途经之地。摄影/方托马斯
根据《汉书·西域传》记载,当时的西域,分布着疏勒、龟兹、焉耆、楼兰等36个古国。然而因为战争兼并,或是水源断绝等自然原因,这些西域小国时兴时灭,唯独位于喀什地区的疏勒古国绵延千年,成为后世大唐帝国赫赫有名的“安西四镇”之一。
在深居内陆的西域,水源是永恒的主题,也是喀什千年不衰的秘密。在穿越万里黄沙、远道而来的人心中,坐拥绿洲的喀什就是天堂。也因此,位于欧亚腹心的喀什,自然而然地成为了古丝绸之路上最璀璨的一颗明珠。
  
▲传统和新兴交汇的喀什城。图/视觉中国
几千年来,不同肤色的人,在喀什的大街来来往往;东西方的珍奇货物,在喀什转运进出。商人、僧侣、探险家,从不同的地方走来,在喀什歇脚修整后,再次精神抖擞地启程出发。这些熙来攘往的人流里,就有着大唐高僧玄奘的身影。
伴随着人来人往,中国中原文化,以及古波斯文化、古印度文化、古罗马文化,以及中国西域的维吾尔族、塔吉克族、回族等众多少数民族文化,在喀什交织融合,织就了上千年的繁华。直到今天,喀什仍是中国“一带一路”的重要枢纽之一,也是中国内陆的第一个经济特区。
行至于今日的喀什古城,仍可一窥当年的热闹景象。错落的泥墙土屋、彩色的大门、马蹄形的雕花窗户的建筑,让人有种时间、空间折叠的错觉。甚至于,讲述阿富汗少爷阿米尔救赎故事的电影《追风筝的人》,将喀什古城作为了重要的外景取景地。
  
▲喀什老城俯瞰。摄影/方托马斯
此外,在喀什古城的街头,不时响起的冬不拉、马头琴,以及摆满瓜果的小屋前院,都漫溢着西域式的热闹与繁华。毫不夸张地说,你对西域的所有想象,都能在喀什找到满意的答案。也无怪乎总有人感慨:不到喀什,不算到新疆。
  
喀什的味道,是什么味儿?
大多时候,味道是人们认识一座城市的最直接方式。而喀什的味道,要去巴扎里寻找,要到夜市中品尝,要在食物里消化。
巴扎,也就是集市,有着喀什洗尽铅华的真实模样。在喀什,巴扎有专业之分,不同的货物拥有不同的巴扎,比如牲畜巴扎、布匹巴扎、干果巴扎等。
  
▲喀什的牛羊巴扎。摄影/沈涛
高饱和度的色彩,琳琅满目的货物,就像当地那句老话:“巴扎里除了父母,你什么都可以看到。”尤其是东门大巴扎,里面设有5000个摊位,近万种商品,是我国西北地区最大的国际贸易市场。
巴扎里的喀什,丰富且多彩,而夜市里的喀什,沸腾且鲜活。羊肉,是喀什乃至整个西北地区食物的主角。
  
▲上图:喀什巴扎里的干果;下图:酸奶疙瘩。摄影/加油伟Ontheway,图 / 图虫·创意
“来嘛,来嘛,羊肉香得很,没有结婚的羊娃子肉嫩得很!”走在街头,热情的老板常常会这样跟客人打招呼。。
  
▲喀什夜市上的羊肉串,看到就流口水。摄影/方托马斯
在喀什夜市上,翻滚着羊杂碎的大锅随处可见,沸腾的白沫,绕着锅沿旋转追逐,带起一股羊膻味的热浪。旁边的案板上,堆着羊头、羊蹄,或是成卷的羊肠,提起来,还会荡出颤巍巍的波浪。羊肠切片,再舀上一勺羊汤,随意撒些胡椒,就足以引得顾客“闻香”而来。
  
▲ 喀什美食羊杂锅。摄影/刘运泽
除了羊杂碎,胡辣羊蹄同样是喀什的夜市之光。不同于猪蹄的肥硕,羊蹄要柴很多,紧实的羊皮把羊蹄紧紧包裹,很有嚼劲;羊皮下的脂肪,有种天然的奶油甜味,和胡椒、辣椒混合后,作用出一股浓郁的香。一口下去,甚至都咬不到骨头,满是软糯的胶原蛋白。
  
▲喀什羊蹄。图/图虫·创意
羊肉摊的一旁,往往是烤馕的灶台。扎满各式花纹的馕饼,在案板上排列摆放,释放出让人无法忽视的阵阵麦香。
  
▲ 喀什老城馕制作。摄影/康辉
馕包肉,是不少新疆小伙伴的夜市记忆。连骨羊肉剁成小块,炖煮后加入土豆、胡萝卜块,煨成极具层次感的鲜味汤汁。上桌前,整个的馕,被切成小块,铺在盘子底部,炖肉、萝卜、土豆盖浇其上。剩余的汤汁是整道菜的精华,淋上之后,被盘底铺陈的馕块尽数吸收。比起羊肉,馕的味道倒要更胜一筹。
此外,除了蛋白质和碳水的勾人浓香,喀什的味道里,还有着酸奶的醇厚和瓜果的清香。
各种食物的气味,复合又直接,融合成喀什的独特味道。而这,或许就是西域的魅力密码。
  
▲ 塔什库尔干县,塔吉克族的“杏花村”。图/视觉中国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苏公网安备 32108802010544号

        苏ICP备15027010号-1)  网站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