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剪影 > 详细内容
人人会唱《夜来香》,却无人识李香兰
发布时间:2020/5/18  阅读次数:306  字体大小: 【】 【】【

她,国色天香,歌喉婉转,以一曲《夜来香》名震上海滩,传唱至今。
她,13岁出道,23岁达到事业巅峰,却在25岁时被判死刑,险些丧命。
她是张学友以一曲《李香兰》动情细诉的佳人,但她神秘而传奇的故事却鲜有人知。
她曾在年少无知时,成为伪满迷惑民众的“糖衣炮弹”,拍摄亲日电影;在日本战败后,又锒铛入狱,被判死刑。
直到审判时, 她身为日本人的真实身世才被公之于众, 举世哗然。
被遣返回国后,她倾其余生致力于中日关系的改善。

  

54岁步入政坛,进入国会外交委员会。

85岁公开发表长文,劝诫日本首相切勿参拜靖国神社。
她,究竟是被命运掌控的无知傀儡还是奋然改命的铿锵蔷薇。
今晚,就让我们一同走进“像花虽未红、如冰虽不冻”的一代歌后——李香兰的一生。

1920年腊月,山口淑子出生在辽宁奉天,即今天的沈阳。
她的父亲山口文雄因仰慕汉学文化,于十四年前来到中国东北,在满铁会社任职,负责教授员工中文。
在父亲的熏陶下,山口淑子从小就学习中文和中国文化,能说一口非常流利的汉语。
12岁这一年,父亲因为亲华举动,被怀疑与抗日英雄勾结,被伪满拘留并撤销职务。
也是在这黑暗的一年,平顶山惨案给山口淑子的童年留下了挥之不去的阴影:三千余名无辜的中国百姓被日军屠杀,儿时最好的玩伴也在惨案中死去。
中国的反日情绪日益高涨,为了女儿的安全, 山口淑子的父亲让她认其好友——时任沈阳银行行长的李际春为养父。

  

从此,山口淑子有了一个颇有韵味的中文名字——李香兰。

年少的她已开始懵懂地意识到:自己是日本人这件事,不能轻易向外人提起。
13时李香兰染上了肺病,为了恢复肺部的健康,她的白俄罗斯挚友柳芭,将她引荐给苏联大剧院的女高音歌唱家波多列索夫夫人学习声乐。
波多列索夫夫人每年秋天都会在奉天举行独唱会。
这一天,正值豆蔻年华的李香兰初次登台,为老师做暖场表演。一亮相便惊艳四座,被广播电台的工作人员相中。
当时,为了宣传在满洲推行所谓“五族协和”的亲善政策,奉天广播电台正计划创作、推出一批国民歌曲。
李香兰外貌出众,歌声甜美且通晓两国语言,是被塑造成民众偶像的不二人选。

  

但前提是,这个偶像必须得是中国人。

起初,山口文雄并不愿意女儿为有伪满背景的广播电台工作,他一直希望女儿能成为一名外交官,为中日文化交流、关系改善做些贡献。
但敌不过有军方背景的满铁公司高官亲自登门拜访,名为邀请,实为施压。
李香兰只能点头答应,并以中国女孩的身份被写进了节目单里。
她为电台演唱了《渔家女》《昭君怨》《孟姜女》等经典歌曲,天籁般的歌声打动了无数听众,节目饱受欢迎。
小学毕业后,李香兰离开东北,前往北平,住在另一位义父——时任天津市长的潘毓桂家中,以“潘淑华”为名在北平翊教女中念书。
除了潘家的两个女儿和一位密友,无人知道她是日本人。一口流利的京片子,显然是一个地道的北京人。
而此时的中国,东三省陷落。
一次,李香兰无意间参加了一个抗日聚会,会上讨论的主题是:“如果日本人打进北京城,要是你,该怎么办?”

  

在场的每个人都热血激愤地表达着战斗决心,轮到李香兰的时候,她沉默了。

一边是养于厮、生于厮的土地,一边是遥远的祖国,她仿佛被撕裂成两个水火不容的灵魂,无所适从,痛苦不堪。
最后,思虑良久,李香兰坚决地说道:
“我希望站到北平的城墙上去,死在日本和中国双方的枪弹之下。”
因为只有这样,不论是被哪一方打中,她都能从这非中非日的尴尬身份里永远解脱了。

从北平的中学毕业后,17岁的李香兰回到了东北,经人介绍进入满洲映画协会工作,俗称“满映”。

原本说好是来唱歌和配音,但李香兰一进片场就被安排上化妆、换戏服、做造型。她这才知道自己被骗了,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拍完了人生中第一部电影《蜜月快车》。
拍摄结束后,她原本打算立刻离开满映,却不料父母早已为她签下了合同。
李香兰就像被人随意摆弄的美丽玩偶,毫无还手之力。就这样,她成了关东军推行战争政策中的一枚“糖衣炮弹”。

  

此后,她陆续参演了一些表现“中日亲善”的电影。这些影片千篇一律地讲述着中国少女是如何爱上了“为满蒙做贡献”的日本青年,其险恶用心,意图可怕,不言而喻。

这些影片不仅使她饱受中国观众的谩骂,也为她的人生埋下了最为黑暗的伏笔。
但在日本本土,李香兰凭借出众的美貌及动人的歌喉,21岁时已处在盛名之下。
她的高涨人气,在著名的“日剧7圈半事件”中可见一斑。
当时,她以“日满亲善歌唱大使”的身份,前往东京参加庆典,连续一周在日本剧场内进行表演。演出首日,排队购票的队伍将整个剧场围了整整七圈半。
可只要一踏上中国的土地,李香兰内心就煎熬不堪,她开始盘算着离开满映。

  

军国主义利用她来粉饰侵略,伪满政府利用她来拉拢外交,她受够了!

她痛心地发现所谓的“和平共处”是一个多么讥讽的谎言,这个精心编织的谎言背后是中国人民的累累白骨、家破人亡。
促使李香兰下定决心离开满映的是一位记者。
在一场电影发布会上,一名记者问她:
“你是不是已经丧失了民族的自尊?你是中国人吗?竟然出演《白兰之歌》那种侮辱中国人的电影?”
面对这样的拷问,李香兰无言以对。处在巨大的压力下的她无法坦诚自己是日本人,唯有深深地鞠躬致歉。
她痛苦万分地回应:“那时我还年轻,什么都不懂,现在已经后悔,在此向各位道歉。”
在座的人们纷纷为她勇敢承认过去的错误而鼓掌,李香兰却始终抬不起头。
她心中那个压抑多年的秘密,那个裹挟在云端的真实身世,令她煎熬不堪。
1944年,她终于与满映解约。

李香兰真正受到中国人的喜爱,源于那部在上海拍摄的电影《万世流芳》。

该片讲述了鸦片战争时期,林则徐英勇抗英的事迹,李香兰在片中饰演了一位纯真善良的卖糖姑娘,她在鸦片馆中唱着《卖糖歌》《戒烟歌》劝诫国人远离鸦片。
这两首电影插曲被发行为唱片,畅销国内。
而她的爆红,还要从1944年一个初秋的夜晚说起。
这晚著名作曲家黎锦光正在为上海的京剧名角黄桂秋录制唱段,录音棚内闷热难耐,他在录制间隙出来透口气。
南风吹来阵阵凉爽,全身的乏意顿时消散,风中夹杂着阵阵花香,不远处,夜莺啼唱。
多么美妙的时光,这位音乐家的灵感瞬间被点燃。回到家中,他一宿未眠,激荡在心中的旋律喷涌而出,跃然纸上。

  

这正是,“我爱这夜色茫茫,也爱这夜莺歌唱”的《夜来香》。

歌曲完成后,他邀请周璇等几位大牌歌星前来试唱,然而由于这首歌音域太宽,近两个八度,她们都不太合适,只得作罢。
巧合的是,这天李香兰前来录制影片主题曲,无意中看到了《夜来香》的歌谱,当即试唱。在场所有人欣喜若狂:这首歌完全是为她量身定制。
此曲一经发布,在上海滩乃至全国火速传唱开来,李香兰达到了她艺术生涯的巅峰。
从此,她与龚秋霞、周璇、姚莉、白光、白虹、吴莺音齐名,成为上海滩“七大歌后”之一。
她几度想要找机会公开身世,却始终没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观众的指责和谩骂。
犹豫和恐惧迫使她走进了一条死胡同里,人生的至暗时刻也随之来临。
1945年8月9日这天,上海国际赛马场正举行着一场华丽的音乐会,会上座无虚席,各国名流汇聚一堂,欣赏红极一时的歌星李香兰演唱时下最流行的歌曲:《夜来香》。
也正是在这一天,美国在日本长崎投下了第二颗原子弹。
一边是歌舞升平,一边是杀气腾腾,乱世中的荒诞一幕就这样上演着。
短短6天后,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
几个月后,这朵在舞台上摇曳生姿、沁人心脾的“夜来香”,站在了上海法庭的被告席上,以“文化汉奸”罪被判死刑。

  

李香兰在满映期间拍摄的亲日影片,将她推到了刑场之上。

消息一出,震惊世人。风华绝代的佳人,转眼间竟沦为阶下囚,眼看就要身首异处。
在这命悬一线之际,李香兰终于说出了压在心里多年的秘密:“ 我不是中国人,我是日本人。”
既然是日本人,“汉奸”的罪名自然无法成立。但此时的她身陷囹圄,父母远在北平,手里又没有任何可以证明身份的文件。
口说无凭,她只能眼睁睁看着行刑之日一天天逼近,绝望地倒数着。
就在这万般煎熬的时刻,消失多年的儿时好友柳芭闻讯赶来。
她的到来,将李香兰从死亡的边缘重新拉回人间。
当时的柳芭在苏联驻沪领事馆工作,由于这个特殊的身份让她得以进监狱探视。当得知李香兰没有证明文件后,柳芭冒险前往北平寻找李香兰的父母。
柳芭将户籍抄本缝在李香兰幼年的一个日本玩偶的腰带内,装进一个木箱子,辗转交到了李香兰手中。
就在死刑执行的前三周,李香兰的日籍身份终于得到证实。法院改判其无罪,将她遣返回日本。

  

壶李香兰在自传中将中国比喻为她的“母国”,将日本比喻为“父国”。

1946年,她离开了这片生活了二十六年的“母国”,回到了“父国”。
尽管自己并非汉奸,但在道义上,她欺骗了人们,这始终令李香兰深感罪恶。
她永远忘不了法官宣判无罪时,旁观席上的民众纷纷愤怒地起身抗议,要求重判她死刑。
李香兰暗下决心,要为曾经的无知与怯懦赎罪,倾其余生,她一定要为改善中日关系做些什么。

回到日本,这个陌生又熟悉的祖国,她改回原名山口淑子,继续从事着演艺事业。

至此,从少女时期一直深深困扰着她的双重身份,终于得到了解脱。
50年代初,她曾来到好莱坞以“山口香兰”为艺名闯荡,也曾前往香港再次以“李香兰”之名为邵氏兄弟拍摄过影片。
在山口淑子的心中,“李香兰”这个名字是她一生的烙印,它代表着鲜花、掌声、镁光灯,代表着爱与崇拜,也代表着恨、唾弃与死亡

  

在结束了第一段短暂的婚姻后,她嫁给了外交官大鹰弘,至此阔别20年的电影生涯,一度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1969年,她成为了富士新闻台的主持人兼记者,采访过曼德拉等国际风云人物,始终保持着对动荡时局、天下大事的敏锐关注。
1974年,54岁的山口淑子受时任首相的邀请,接受提名,参加参议院议员选举,并成功当选。
凭借突出的才能,她两次连任,官至参议院外务委员会委员长。
在此期间,她曾多次访问中国,为推动中日关系的改善贡献着力量。经历了漫长的演艺道路,她最终还是实现了父亲当年的期望。
山口淑子,不再是那个被人摆弄的美丽玩偶,而是一名独立、正义、有良知、有能力的女性。
从政界引退后,她成为亚洲妇女基金会的副董事,致力于推动慰安妇问题的道歉与赔偿工作。
2005年,她公开发表长文,劝诫时任首相不要参拜靖国神社。她说,因为“那会深深伤害中国人的心。”
2014年,94岁的山口淑子因心脏衰竭在家中去世。

  

消息传到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

“李香兰女士战后支持和参与中日友好事业,为此作出积极贡献,我们对她的逝世表示哀悼。”
这朵在乱世中盛放的夜来香,她吟唱着中国的民歌,穿着中国的旗袍,演绎着中国的女子。
她曾是无数国人心目中的白月光,她也曾渴望像钟爱的中国文化一样百世流芳,却最终沦为了侵略的牺牲品。
但她最终勇敢把握住了自己的命运,逆天改命,赢回了中国的认可与尊重。
从此,再哼那曲《夜来香》,愿你会记得,曾在晚风中的佳人:李香兰。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苏公网安备 32108802010544号

        苏ICP备15027010号-1)  网站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