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剪影 > 详细内容
曾毅和玲花的“凤凰传奇”,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发布时间:2020/3/16  阅读次数:67  字体大小: 【】 【】【

上世纪九十年代,广东流行乐坛占据了中国流行音乐的最前沿,有那么一个组合也正在悄然地走红。

至于歌曲火到什么程度,街头巷口中有耳朵的人,绝无一人没有听过他们的歌......

他们能唱能跳一边被人追捧一边被人诟病,却也没有一个人能抵挡住他们的热度......

你可能不知道他们歌曲的名字,但一定会哼唱它的歌词。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是:昨天遗忘啊,风干了忧伤,我要和你重逢在那苍茫的路上.......

菜市场上卖肉的大哥,伴着菜刀落到砧板上的声音,合乎其韵,嘴里唱着:在你的心上,自由的飞翔......

听到这里我想你大概知道是谁了,他们就是凤凰传奇。

女主唱男说唱,一个曾毅一个玲花。

他们笼罩在“山寨、乡土风、农业重金属”的评论之下,却短短几年间从农村到城市、从蓝领到白领,他们和他们的歌曲走进了主流大众的视野内。

曾毅和玲花的“凤凰传奇”,没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曾经的曾毅还在家乡修着电视机,只见好友说了一句:湖南离深圳近,你舞蹈跳的那么好,去深圳吧,不用再修电视机了,比这挣得多。

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下,他便放弃了稳定的工作,只身一人来到了深圳,跳舞跳得风生水起,1998年他已经是深圳金色时代歌舞厅的一名音乐总监。

彼时另一个心怀梦想的蒙古姑娘辞掉了电器销售员的工作,同样踏上了深圳这片热土。

蒙古的姑娘本就像一只百灵鸟,天生会唱,就这样玲花遇到了正在挑选舞蹈演员的曾毅。

心怀梦想的年轻人们组成了组合,玲花给曾毅伴舞,好一片热闹。

直到后来只剩下曾毅和玲花两人 ,他们便模仿韩国明星组成了酷火组合,也是从此时由男主唱转换成了女主唱。

他们凭借动感的歌曲和酷炫的舞蹈,逐渐在广东地区闯出了知名度,各种演出和走穴也让他们的生活日益滋润,不仅有房有车,还有五位数工资。

一个修家电的湖南小伙子,一个卖家电的蒙古小姑娘,自相遇起,好像便注定要发生点什么。

2003年,全国人民的情绪仿佛都跌入了低谷,非典正肆虐侵蚀着每一个鲜活的生命。

作为音乐人,仿佛骨子里就有一种鼓舞人心的使命,同在深圳的音乐人何沐阳正在寻找可以演唱一首抗击非典歌曲的声音,何沐阳遇到了玲花和曾毅,至此有了《月亮之上》,也让这个酷火组合声名鹊起。

从国企职工到贩卖卡拉OK碟片,从引进海外唱片版权到自主包装艺人、制作音乐,此时孔雀廊娱乐唱片公司也正处在转型期间,他们有意签约酷火组合。

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

机会和困境总是相生相伴。

签约对他们来说是一个不错的际遇,却也让他们陷入了困境,一旦签约两人就没有工资可拿,公司虽为其发行唱片但这并不代表一定会成功。

纠结犹豫中曾毅对玲花说了一句:你要玩,我便陪你玩。

一句简单的“我陪你”,背后其实也只不过是一个人的负重前行。

曾毅不只有自己还有父母与担当。

酷火变成了凤凰传奇,就这样他们便正式开始了“艰苦”的音乐之路。

接下来的三年里也开始了“借钱”之路。

当两人积蓄所剩无几的时候,是曾毅向别人借钱,把借来的钱一人一半。

没有收入向人借钱的日子,辛苦可想而知。

总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两人在“星光大道”中得了第二名,他们也算是从中脱颖而出。

想起他们总是能给我带入到另一个时空,一边“呦呦呦......”一边光头戴墨镜穿皮衣,一边杀马特头型。

登上春晚舞台是每个歌手的梦想,不仅有自豪和荣誉,还代表着肯定。

这就是所谓的人红是非多吧,2007年,原本参加春晚的歌曲《月亮之上》被帖上了抄袭的标签,已经完成了春晚的最后一次彩排,可依旧要被拿下去。

玲花私下经常开玩笑说曾毅是女人,可就是这个看起来好脾气的曾毅,却被气得一脚踹在了柱子上。

有实力并不怕被质疑,鉴定完毕并不是抄袭。

2008年,伴随着一首《月亮之上》,他们终于骑着自行车如愿出现在了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的舞台上。

从2008年《月亮之上》到2020年,在春晚的舞台上仿佛开挂了一般,每一首都恢弘大气,每一首都热情洋溢。

开挂的人生不需要解释,“凡有井水饮处,皆能歌柳词”用这句话来形容凤凰传奇歌曲的火爆程度大概不足为过。

那时唱片行业已是非常不景气,在“唱片已死”的哀嚎声中,凤凰传奇却凭借五张唱片卖出了600万张,只要是卖碟的地方就会有他们的专辑。

那时几乎有手机的人都会下载一首凤凰传奇的歌曲作为手机彩铃。

一首《荷塘月色》,彩铃收入总额已过亿元,更为其制作公司孔雀廊带来了约6000万元的盈利。

仅在国内火爆吗,其实早在2012年,在美国一场NBA比赛中,由一群社区大妈组成的啦啦队的背景音乐《最炫民族风》响起时,就引起了无数球迷们的欢呼。

红归红,不仅人红是非多,被认可的同时争议也随之而来。

曾经有一个白领在地铁上带着耳机听着凤凰传奇的歌,一不小心耳机的线掉了,整车厢的人都听见了音乐,而所有人都带着“异样”的眼神看他。

仿佛就陷入了一个怪圈:“听了凤凰传奇的歌,这个人就很土。”

他们的歌曲通俗易懂,节奏感极强,又多了一份人间烟火的气息,有些东西探其本质无外乎是大俗即大雅。

有人形象的说他们走的是“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在饱受争议中又填补了一些人的空白。

他们俗吗?

一首《将进酒》燃爆全场,大气磅礴,把“万马奔腾,一夫当关”的情绪唱的淋漓尽致。

高适一首《别董大》写尽友谊之情,凤凰传奇一曲《别董大》则技压群芳。

董庭兰(董大)这位音乐家,一生最大的成就就是把大小胡笳(一种乐器)编成了曲谱,而凤凰传奇则把是民族风和流行音乐的元素结合在一起,开启了民族和流行结合的先河,唱遍了大街小巷。

用通俗的一句话说:“你不是钞票,并不是让所有人都喜欢你,有喜欢你的,自然就有讨厌你的。”

外界的声音似乎一直都没有那么友好。

相比于玲花高亢的声音,曾毅的声音总是若隐若现若有若无,从主唱到说唱的位置并且一待就是十几年,这何尝不是一种勇气。

有人说“曾毅,没了玲花什么都不是。”

有人说“曾毅,你是全中国赚钱最容易的男歌手。”

有人说“你凭什么和玲花五五分账。”

如果曾毅没了玲花什么都不是,玲花没了曾毅传奇也就不复存在了吧。

当两人积蓄所剩无几的时候,是曾毅把借来的钱分给玲花一半。

所以当曾毅提出按劳分配时,玲花只是说了一句“借钱的时候怎么分,挣钱的时候就怎么分。”

玲花被曾毅挑选为舞蹈演员,教她跳舞,可以说曾毅对她有知遇之恩。

2004年被签到唱片时,公司只打算捧玲花一人。

玲花却说,不签曾毅,自己也拒签。

都说一个组合合久必分,红极一时“劳燕分飞各西东”。

他们有那么多次可以单飞、抛弃、退缩。

但他们并没有,而是从不忘初心。

就像曾毅在“经典咏流传”中说的那样:经典不老,我们不散。

玲花结婚时,曾毅哭了。

曾毅结婚时,玲花喝的酩酊大醉。

风雨同舟多年,各自终于有了幸福的归所。

他们最难以忘怀的一首歌是《陪你一辈子》,那年他们有了各自幸福的结晶。

一辈子难遇知己,唱《别董大》时,是他们组合成立15周年的日子。

从1998年两人相遇到现在已过去了22年的光景,“小凤凰传奇”仿佛也“继承”了父母的衣钵,在某一期《王牌对王牌》中,曾毅的儿子和玲花的女儿也通过录像带各自表白了自己的父母,稚嫩的童音也挡不住满满的深意。

我同样喜欢人们说的这样一句话:“也许直到今天,你还在忽略他们,却无法忽略他们已经创造的辉煌。”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苏公网安备 32108802010544号

        苏ICP1502701-1)  网站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