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谈天说地 > 详细内容
武汉封城17天视频日记…
发布时间:2020/2/12  阅读次数:95  字体大小: 【】 【】【
2020年,1月23日。
武汉,小雨,有霾。
武汉市发布通告,宣布:10时起,封城。
1400万人口,九省通衢,中国中部地区的中心城市,一纸令下,按下了暂停键。



  

这一天,自由影视工作者,武汉青年“蜘蛛猴面包”,跟大部分武汉人一样,出门采购生活物资。
不同的是,他随手拿起身边的器材,把看到的一切都记录了下来:没有公共交通后,街头车辆和行人都寥寥无几。

  

  95%的人戴上了口罩,极少数中老年人冒险“裸奔”…


  拿着行李无法回家的人,迷茫在街头…


  在超市,货架上的蔬菜采购一空,方便面少了大半,冰柜里的肉类、速冻食品却很充足。


  

在一家小药店,他轻松地买到一只单独包装的粉色医用口罩…


  起初,这个武汉小伙子,只想做点私人记录。他给视频命名为:《封城日记》
一集记录一天,从最开始的一集2分钟,到后来长达12分钟,在新浪微博连载,已经更新了九集。
第七集开始,更名为:《武汉日记2020》


  没想到,这些视频被疯狂转发,不仅武汉本地人,甚至香港、台湾,YouTube上来自世界各国的网友,都通过《封城日记》给武汉加油。
其中一集7分钟的视频,已经拥有963万阅读量。

  
  
  

  有网友高赞:没有矫情,也没有围绕自己,你始终是一个温暖的记录者,看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些小小的瞬间,如此深刻又渺小。这不是vlog,是纪录片。
还有热心网友替他着急:小哥哥你太勇敢了,但求你别再出门了好吗?太危险了!

  
《封城日记》呈现了就连武汉本地人都不完全知晓的城市状态。
空荡荡的街道、下午5点就关门的超市、入夜7点就似乎沉睡了的城市…
然而安静只是它的表象,细看之下,是形形色色忙碌的人们:
穿梭于夜色间的外卖员…
坚守岗位的清洁工…


  

  全副武装的医生…  


  加班加点,运送医疗物资的快递网点…


  尚未歇业,却无人光顾的饭堂…  


  还有建设中的雷神山医院,这里比10天建成的火神山医院更大,计划收治1500名患者…



  

这里的每一天,都有不同的故事。
有时候,是荒诞的谣言:汽油要断供了。
于是加油站突然排起了长龙,工作人员纳闷:今天是怎么了,都来加油?


  有时候,是突如其来的坏消息:汉阳发生了接送医务人员的感染事件,所有志愿者的接送都被叫停了。
本来也参加志愿接送的“蜘蛛”,不得不停下来。



  但坏消息之后,很快有了好消息:
医院周边的一些酒店,开始自发地组织起来。
他们动作很快,300多家酒店迅速腾挪出了15000个房间,就近给医护人员提供免费住宿。



  有时突如其来的,还有重磅通知:武汉中心城区将禁止私家车上路。
全市紧急征集6000台出租车,分配给中心城区,供市民采买使用。
这可是拥有千万人的城市,6000辆,怎么够用?

  
果然,过了没多久,通知又改了:允许一部分上路。
这天,“蜘蛛”在大马路上,遇到了一个70多岁的老爷爷,推着行动不便的老伴儿,老奶奶手里还捧着一大堆物品…    

  

  原来,老奶奶有糖尿病,年前就住进了医院,现在出院了,却打不到车,老爷爷打算步行三小时,把老奶奶推回家…
老爷爷说:孩子们在汉口,现在都回不来,没事的,没多远…


  “蜘蛛”感慨:这是“封城”这几天,我看到的最动人的一幕…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老两口搭一下他的顺风车。

  

“蜘蛛”的拍摄非常朴素,很多时候就是拿着一根自拍杆到处走,或者一个固定机位放在车前,不太讲究画面,没什么花哨的技巧…
但那些真实而细小的细节,让人瞬间泪目。
比如,大年夜那天,有个值班医生坐他的车,她所在的医院,就是定点收治发热就诊患者的。
她说:我带了泡面,准备当年夜饭。


  还有个外科医生说,同事在朋友圈发布缺N95口罩的信息,邻居看到,立马把自己所有的口罩都拿过来。
还有个医生需要护目镜,不知是谁,悄悄把泳镜挂在她家门口。
她感慨:还是好人多啊!

  
比如,已经宅在家里9天的独居女孩,说出了很多人这些日子的心路历程:
最初的几天,什么都不想干,完全没心情干。
刚出现疫情的时候,还会开玩笑、自嘲,后来疫情严重了,每天刷着朋友圈就掉眼泪…
看到身边有很多人去当志愿者,她开始陷入内疚和自责,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了…每天都很丧。


  
于是,她建了个微信群,把一个人留在武汉过年的朋友都拉到群里,大家每天在群里汇报起床时间,吃了什么,互相鼓励安慰,支撑彼此度过难关。
她说:我以前觉得自己特坚强,现在才发现,我挺脆弱的,需要一个伴儿…


  还有,那些养宠物的人。
有人给猫咪办了免疫证,从武汉火车托运回家,却被老家居委拦下了,要求把猫就地活埋…


  有人出了武汉回不来,家里的猫咪都断粮了,屎也没人铲,好不容易找到朋友帮忙,上门照顾。

  
  

还有的人实在找不到朋友,只好拜托外卖小哥。
谁知道小哥一进门,没开灯就踩到个东西,原来猫居然在这期间下了小猫崽…
小哥把小奶猫的照片发过去,电话那一头,主人崩溃大哭…

  
在灾难面前,很多人感到无力、难受,但依然有很多人坚强的生活着,努力着,彼此温暖着。
活跃于这个城市,有四五万志愿者…




  有外卖员冒着风险,坚持在给医院送外卖。
有停业的餐馆,每天免费为医护人员送100多份午晚餐。
有企业捐助大批物资,挨个儿医院分发…



  
  

“蜘蛛”自己也参与进来,为新型冠状肺炎患者送药。


  有个志愿者,说出了大家的共同的心声:
我们当然会害怕,也会恐慌,但我们不能躲啊,我们毕竟是武汉人,这是我们的城市啊!

  
毫无疑问,《封城日记》是相当个人视角的记录,相较于整个武汉来说,它不过是整个拼图微不足道的一小块。
“蜘蛛”自己也说,他拍摄vlog的初衷,只想消除大家的恐慌,积极面对疫情。

  

实际上,除了他,很多武汉人在书写自己的“封城日记”。
比如,出现在“蜘蛛”视频中的外卖小哥。
他也在新浪微博用文字记录每天的见闻。


  他的房东,给他免了两个月房租。
他发现,好几个还在营业的商家专门为骑手准备了午餐,十块钱,有荤有素,能吃饱。
看到专门给前线医护人员送餐的同行,他说:好羡慕。
他会为一个下单买了十几桶方便面的人,感到担心…
而如果在路上发现有价值的信息,比如药店有药或者物资,他会及时发布出来,告诉大家…

  
  

还有人,拍下了自己“寒碜”的年夜饭:一碗饺子、一个咸鸭蛋、一罐可乐…

  

写下了发生在他朋友圈的故事:
有公司拿出一个月工资不要了,全部捐出来支援疫情。

  

校友群有人倡议,自我在家隔离的人,一人捐一个口罩出来,由他开车收集好后,送往最需要的医院…

  

有人,画下了“封城”速写手账…


  有人,创作了“武汉最新城市宣传片”:《武汉莫慌,我们等你!》
他们说:我们记录下这个不像武汉的武汉!
之后才发现:早高峰被堵到迟到,网红店排队还有199桌,最后一碗热干面被前面的大爷端走!
原来,那些曾经让人忍不住飚脏话的瞬间,组成了最健康的城市。

  
  
  
  

在这场还在持续的疫情中,武汉,不只是染病的人遭遇痛苦,所有的普通人,都在承受悲伤。
武汉作家方方深知江城人的脾性:别看我们武汉人平时大大咧咧,什么事都无所谓。看上去有一种不服周(方言,不服气不甘心)不信邪的劲。
但实际上,武汉地处内陆深处,尽管是九省通衢,人们见多识广,但从本质上讲,武汉人胆子不算大,不那么敢闯,而且也怕死。

  
  
  
  

但另一方面,武汉人居住地都是大江大湖,又是码头城市,就有了江湖气,大气了起来。
在不得不自我隔离的日子,武汉人展现了让人惊叹的自娱精神。
武汉的段子手们活跃起来了:今年春节计划:初一不动,初二按兵不动,初三纹丝不动,初四岿然不动,初五原地不动,初六原地不动,初七继续不动,何时能动?钟南山说动就动!


  

我现在终于懂狗的心态了,我现在也想出去溜溜…

  

武汉人民,在夜晚隔空喊话,相约8点一起唱国歌…

  

曾经,具有“岔巴子”个性的武汉人,为了管别人的闲事,在电影《失孤》吵了起来…

  

曾经,熙熙攘攘的挑担小贩,穿越到上世界80年代的《万箭穿心》,游走于人烟阜盛的汉正街…

  

曾经,《浮城谜事》用航拍记录了武汉人钓过鱼的江滩,骑过车的东湖,散过步的长江大桥…

  

曾经,《麦兜响当当》里,香港小朋友化身动画人物,跑到武汉街头大快朵颐…


曾有杂志告白:武汉,是实实在在的人间。
是拥挤的、熙攘的,同时也是复古的、充满生活气息…

  

在外卖小哥眼里,武汉的工地还是那么多,光谷广场还是没建好,巡司河还是个臭水沟,的士师傅脾气还是很火爆,公交司机还是像退役的赛车手,但是热干面和面窝,还是他娘的那么好吃!
他说:疫情结束后的第一件事,想去吃销品茂楼上狮城的煲仔饭…那里的煲仔饭好好吃!    


  单身的人说:这个事情过去以后,好想认真的谈恋爱,结婚!


  还是用这些武汉人的话来做结吧。
他们说:
我从未见过这样的武汉,但我相信明媚的阳光终会照亮这片土地,樱花会再次盛开,过早的人们依旧吃着热干面,街道会再次人声鼎沸,我们会摘下口罩,去自己想去的地方,见想见的人。

  
    

他们说:
超级英雄咱武汉一个都没有,只有普普通通默默无闻这么一些人,这个城市是武汉,我们叫武汉人!


  他们说:
我们热爱这个城市,我们都希望她快点好起来。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苏公网安备 32108802010544号

        苏ICP1502701-1)  网站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