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语茶馆 > 详细内容
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
发布时间:2020/2/11  阅读次数:37  字体大小: 【】 【】【
01
  
这两天,大家的朋友圈很魔幻。

憋得发慌的人们,开始自找乐子:鱼缸钓鱼、橙子投篮、徒口吹气球……

  
毕竟,我们现在还在打仗,憋上两个星期,病毒就被我们憋死了。

但还有这样一群人,在疫情下撕开了生活最残酷的真相。

正月十五,我弟踏上了从哈尔滨到西安的飞机。

到了西安后,他才给我发了条微信说:姐,我回去上班啦!

我连忙打电话过去质问:“不要命啦,这个时候还着急回去上班?”

他在电话那头,委屈巴巴地说:“姐,我兜里没钱啦,这个月房贷还要还呢。”

当时,我眼眶一下就湿了。

弟弟家里条件不是太好,年前一家人好不容易凑够了钱,在西安给他按揭了一套房。

原本他们工厂对外地员工是延迟复工的。但每月四五千的房贷,再加上自己的生活费,如果不早点复工,根本就负担不起。

我只好在电话里再三叮嘱他,好好保护自己。他打开视频跟我说:“姐,你放心吧,我每天都戴口罩,工厂里也定时消毒,没问题的。”

挂了电话,我眼泪再也止不住了。

在这场疫情面前,如果不是生活所逼,谁愿意以命相搏。

前几天,河北一个老爷爷在雪地里卖糖葫芦的视频火了。

戴着口罩的老爷爷,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沿街叫卖。

糖葫芦不但一个都没卖出去,还被守村的监督员严厉教育。

疫情当前,老爷爷一句话都不敢说,只好把糖葫芦一根一根地摘下来放进箱子里,默默地离开。

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但好久都没卖出去一根糖葫芦了,一年就这个时候最赚钱。

这两天,北京连着下了几场大雪,有个网友在手机上买了点菜。外面小哥送来的时候,打烂了几个鸡蛋。

小哥一进小区门,就带着哭腔说:“不好意思,路上太滑了,刚才摔了一跤,弄坏了几个鸡蛋。我配你吧,你千万不要给我差评。”

她接过袋子,挥了挥手说:“没关系,不用赔”,就往小区里走。

不轻易回过头,看见小哥还站在原地,抱歉的看着她。

她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说了句:没事,你快去送下一单吧!小哥才一瘸一拐的走了。

如果不是生活不易,谁愿意在疫情这么严重的冰天雪地,一单一单地送外卖?

鸡蛋都碎了,小哥一定也摔得不轻。

北京的一位出租车小哥,载着消毒水,穿着自制防护服就开工了。

别人在家吹着暖风,他却在夜色下吹着刺骨的寒风。

他说,一年就靠春节这几天赚点钱。今年因为突如其来的疫情,虽然钱赚得少点,但也要出来跑啊。

明知道是冷清的街头,他依然愿意出来碰碰运气。万一有人能买走一个气球呢?

  
谁不知道危险,谁不愿安安全全的呆在家?

武汉作家方方说,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

深以为然。

疫情是面镜子,照尽了人间冷暖。

有网友说,要命就要忍受一时没钱,要钱就要做好准备一趟没命。

有人住高楼,有人在深沟,有人光万丈,有人一身锈。


02

在同疫情赛跑,与死神较量的当下,好多人的新年愿望仅仅是:好好活着。

但对于很多人来说,好好活着除了身体健康外,他们还要谋生。

这两天,网上大家留言最多的,除了“武汉加油”就是“我想上班”!

不上班,钱从哪里来?

车贷、房贷、衣食住行,孩子的学费,哪一样不花钱。

还有些做小本买卖的人,就指望着春节辛苦一点,多赚点钱,改善一下生活。


周平是仙桃的一位货运司机,主要为周边的养鸡场送饲料。自己也经营者一个养鸡场

疫情爆发后,村里用泥巴堆成土堆,切断了进出的道路。

大年初五刚过,周平和村里的养殖户就急得火烧眉毛:饲料运不进来,眼看着一万只鸡就要饿死了。

而这一万多只鸡,是他来年一家人的期盼。

还有眼看着红透了的草莓,一点点的腐烂在棚子里。

这可是一年的心血啊!

空无一人的街道上,串好的糖葫芦,成堆成堆的堆在垃圾箱里。

可能小贩们为这忙活了整整一个月,卖完了好给团圆饭加点好菜。

在小说《十宗罪》里,有句经典的台词:

有时我们的眼睛可以看见宇宙,却看不见社会底层最悲惨的世界。

之前知乎上有个很火的话题:哪一刻,你觉得生活很难?

其中有个高赞的回答是这样说的:

放学回家,看到妈妈在牛圈里,用擀面杖打牛。因为牛挣脱了缰绳,跑到粮仓里,糟蹋了很多粮食和瓜果。我妈边哭边骂:“你咋浪费粮食啊,你咋这么不听话啊”。我呆呆地看着,牛眼睛里也流着泪。就觉得好伤心,牛是庄稼户的命根子啊,你打它,它也不懂。但那时候突然就觉得它懂的,它躲也不躲,留着眼泪,默默地站在那里挨打。后来爸爸说,牛是饿极了才挣脱的,最近它干活多,又总是吃不饱。我记忆中,总是清晰地记得那个瞬间。就觉得牛好辛苦,爸妈好辛苦,生活好辛苦。

罗振宇所说,你喜欢岁月静好,其实现实是大江奔流。

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我们无能为力又手足无措。

一念是生命,一念是生活;

一念是过往,一念是未来;

一念是惆怅,一念是希望。

在历史的长河中,这场疫情只是沧海一粟,但在很多人的一生中,这却是难以跨越的一道坎。

无论怎么选,都有遗憾与取舍。

有人嘲笑他们矫情。我想说,穷人的心酸你不懂。

正如王尔德说的那样:

在我年轻的时候,曾以为金钱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现在我老了,才知道的确如此。

那些疫情下焦灼的人们,那些疫情下返程复工的人们,那些疫情下出来打拼的人们……

是你,也是我。我们都是这千千万万普通人当中的一员。


03

柴静说,没有在深夜痛哭过的人,不足以谈人生。

很多时候,你永远不知道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什么。

在记录片《差馆》里,有这样一个农民工。

他每月挣2000块钱,但却是给穷光蛋。

一到年底,就跑到救助站蹭吃、蹭住、蹭票回家。

很多然骂他,但背后的真相却是,他年底会把所有的钱都寄回去,家里还有一家人等着这些钱开锅做饭。

在贫穷面前,里子面子,甚至生命都成了奢侈。

还记得去年底一位48岁的中年人查出冠心病,听说医疗费要十万后,偷偷甩开家人自杀的新闻吗?

还在上大四的孩子说,父亲是不愿看到还没上班的他早早就要承受这么大的压力,才选择了这条路。

在孩子的压力与自己的命面前,他做出了选择。

每个人生存的境遇都是不同的,我们没有权利去批判任何一个人,因为你不是他,没有经历过他的人生。

人生实苦,但请你足够相信:生活不可能像你想象的那么好,但也不会像你想象的那么糟。

曾在网上看到过一句很火的话:我算什么东西,居然也敢对生活动恻隐之心?

面对强大的生活,我们确实算不上什么东西。

想想自己过得一团糟,在这个偌大的城市,竟没有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

但亲眼看到这些与生活硬碰的人,我们还是会流泪、会心疼、会同情。

老大爷为了卖出一根糖葫芦,独自走在街上,对着空荡荡的大街叫卖;

外卖小哥为了在冰天雪地里多送一单外卖,摔了一跤还惦记着把钱赔给顾客;

载着消毒液穿着自制隔离服装,吹着冬天寒冷的北风,在夜色下寻找每一个乘客……

看到过那么多不算幸运的人,都在努力的生活,觉得现在的自己苦一点并不算什么,还好我们都没有放弃。

就像村上春树说的那样:

尽管眼下十分艰难,可日后这段经历说不定就会开花结果。

  

最后,愿寒冬不寒,温暖依旧;天涯咫尺,你我皆平安。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苏公网安备 32108802010544号

        苏ICP1502701-1)  网站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