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剪影 > 详细内容
上海美人惊艳好莱坞 17岁拿影后 在最红时离开
发布时间:2019/11/19  阅读次数:33  字体大小: 【】 【】【


1979年,17岁的陈冲凭借《小花》成为史上最年轻的百花奖最佳女演员,而一年后,她却选择只身前往美国留学,在国内前程似锦的陈冲,却要在美国靠刷盘子养活自己,当最近陈冲出现在许知远的《十三邀》里,提起曾经历的迷惘、害怕,她抿尔一笑:“都没那么紧要,没事啦。”尽管已经五十多岁,但身上依旧带着少女的天真感,尤其眼神里透着亮光,与众不同。陈冲,可能是为数不多的“在生活中看到诗的人”吧。


岁月从不败美人Beauty Lasts Forever

最近,许知远的《十三邀》邀请了陈冲,两人的对话一度非常尬,比如:
“你觉得岁月是什么?”“岁月就是岁月啊,还能是什么?”“所以问你啊......”
可这个访谈,还是让人忍不住让人看了一遍又一遍。
有人给过陈冲这样的评价,在看过视频后,觉得更贴切了——
“听陈冲讲话,话本身只会占到你全部注意力的30%,你会感觉她的肢体、神情、气息,全面调动着你的情绪。最厉害还是‘不响’的那部分,说话间隙低头不语的陈冲、静默思考着的陈冲,岁月在她身上,沉淀出一种丰富而迷人的质感。”


正应了那句话:岁月从不败美人。

陈冲还是为这个略尬的问题,给出了自己的回答~特坦率。
陈冲是上海姑娘,14岁时被上海电影制片厂的制片人武珍年一眼相中,开启了演员生涯,那时的她珠圆玉润,眉眼尤其抓人,一双又黑又大的眼睛总能把人的目光吸引住。
1977年谢晋选陈冲演《青春》时,就说:“哎呀,这个小孩长得不好看,长得不漂亮,但是有个性。”

陈冲哪里想得到,第二年出演《小花》的她,竟拿下了百花奖最佳女主角,那个咬着嘴唇,唱着《妹妹找哥泪花流》的小花,成了一代人心目中的国民少女,也让她成了史上最年轻的百花奖影后。



等到《末代皇帝》的时候,复古的卷发,柳叶眉,一抹红唇,眼角眉梢风情四溢,陈冲演的皇后婉容惊艳了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好莱坞。



《红玫瑰与白玫瑰》时,陈冲是令人心神荡漾的红玫瑰,哪怕穿着并不暴露的旗袍洋装,都能把“娇媚”这个词演绎得入木三分。


被美国知名的《人物》杂志评为“全球最美五十人”;国内第一位登上奥斯卡颁奖典礼的女演员;两届金马影后;金马奖最佳导演;最年轻的百花影后......
加身的荣誉还无法囊括进陈冲所有的美,她的那种性感,是来自骨子里,无论是早期国内电影里的清纯,还是进军好莱坞后的风情、妩媚,都摄人心魄,让人过目难忘。
尤其让人欣赏的,是她的由内而发的魅力,而这一切都和她的丰富阅历脱不开干系。


和尊龙一起登上奥斯卡颁奖典礼,担任颁奖嘉宾

17岁凭借《小花》成名后,并没有让陈冲得到想要的快乐,她还差点就转行了。
回忆起拿百花奖走上台时,自己连眼泪都没掉:“傻不拉几的,什么都不知道,我就演了个角色,都不懂怎么突然就成了一个演员,什么都不懂,就最佳女主角了,这工作能做什么?”
成名后,她变得害怕出门,搭公交车的时候,因为担心被人认出来,总要把头别到窗户那边。
虽然拍完电影她继续回上海外语学院上课了,但外边已经变了天。


少女时期的陈冲

新华书店里,她的年历卖到脱销,她走在大街上,一家电影院海报架上两个画家正在将她的脸一点点描画出来。
但小姑娘心里却在嘀咕:“街上广告画里那个眼睛超大,睫毛超长的女孩,真的是自己嘛?”

就在当年,“北影三朵金花”之一的张金玲带着陈冲去了日本,一路拜访了栗原小卷、吉永小百合等当红国际影星,看这架势,是要被重点培养的节奏。


  
穿红色衣服的是陈冲

别人都说出名要趁早,于陈冲而言,这名声来得太轻易了,自己有些驾驭不了,姑娘一转身,在最红的时候,放弃了国内的盛名,只身去了美国留学。


到纽约大学后,她切断了自己与电影的全部联系,学着生物学的课程,不出意外,她可能会跟母亲张安中一样,成为一名生物学家。
到了纽约,除了一切重新开始,所有事都得靠自己。为了凑足每个月的饭钱和房租,陈冲去给有钱人家当保姆、去餐厅当服务员,干些端盘子、洗碗的粗活。

“这是来自中国的影后。”餐厅老板有时会向客人炫耀一番,姑娘则在旁边,默不作声。



和以前充满鲜花和掌声的生活截然不同,她唯一的慰藉是看书,那会儿陈冲经常一个人在图书馆呆到深夜。

平静的生活被加州大学打来的电话打破,一位华人教授想让陈冲出席一场在北岭大学举办的中国电影节,因为电影节上展出了她的两部电影作品,到了加州,陈冲还去环球影城和迪士尼转了一圈,结果直接不想走了,重新拍电影的欲望又被勾起来了。
“电影就像一个‘很作的情人’,让人又爱又痛,又痛又爱,停不下来。”到美国的第二年,陈冲决定从纽约搬到了洛杉矶,开始闯荡好莱坞。

  
每个初到好莱坞的华人女演员,都必须从龙套开始做起,哪怕曾经在自己国家拿过影后。陈冲也是如此。
电视台招小配角,她涂上口红,放下骄傲,前去应征,被人家左看右看之后,得到一个没有台词的小角色:Misschina,在台上走一走,高跟鞋,红旗袍。

还有一次,得到电视台的小角色,有一句台词:“Do you want some tea,Mr Hammer?”陈冲回忆时说,“我将终生不忘这毫无重大意义的台词。”


金牛座的陈冲有一股一往无前的倔劲儿,一旦认定,就不会回头。

但是她也不会忍气吞声,一味迎合那些自大的西方人,曾有次试镜时,有经纪人当面瞧不起中国电影,还是龙套女的陈冲生气到拍桌子反驳,句句铿锵。
1986年,陈冲意外地在地下停车场里被好莱坞导演发掘,出演《大班》里的美美,正式踏入好莱坞。


《大班》是陈冲第一部担任好莱坞女主角的作品

首个好莱坞女主角色却让陈冲饱受争议,和《小花》里的清纯形象判若两人,《大班》里陈冲有大尺度的裸露戏,延续着西方人对华人姑娘的既定印象,软弱、迎合,被掌控,导致国内对她谩骂声一片。“我毁了他们的‘小花’。”


《大班》颇有争议

1987年,陈冲饰演《末代皇帝》里的婉容皇后,算是扳回一城。


这部电影惊艳第60届奥斯卡颁奖典礼,获得了包括最佳影片在内的九项大奖,陈冲也红遍了好莱坞。



印象深刻的是吃花的那个片段,着实被惊艳到了。


随后,陈冲凭借《红玫瑰白与玫瑰》、《家乡的故事》两度拿下金马影后。

   《红玫瑰白与玫瑰》的导演关锦鹏说,“陈冲是个会演戏的女孩,连声音、肢体、一个手指头、一个眼睛、眉毛都会演戏。”

许知远曾在《十三邀》里问,“哪个角色觉得特别难,特别有挑战性?”

   陈冲的回复耿直又率真:“特别有挑战性的角色都是特别烂的角色,你怎么演才能让自己不无地自容啊。”



而对于角色的把控,陈冲是有自己的主见的,一旦认定是可以的,就会全力去演绎好它。

   她曾在《家乡的故事》里饰演一个母亲,“我总想给她一个救赎的价值,我总希望她有所认识,但是导演讲的是自己的妈妈,他没法给予这个,导演说的一句话‘她不识字’让陈冲承担下了这个角色。”  

一个不识字的单身女人,曾经在风流场所工作过,带着儿女一个人在陌生的世界里闯荡,她有多少生存方法,和她的个性,她就觉得一切都好像可以把它翻译成某一种东西了。



   有血有肉的人性,更能够打动陈冲

1997年,陈冲导演的处女作《天浴》获得第三十五届金马奖最佳导演、最佳影片等七项大奖,也是这部剧,捧红了李小璐成为金马影后。

   令人唏嘘的是,这个时代变化非凡,有些人变了,而有些人却始终没有。比如陈冲。



生活里,陈冲她是极为少见的带有烟火气的女演员,和鲁豫打乒乓球,和许知远在镜头前嚼生菜沙拉,提起自己58岁了,状态这么好的秘笈就是“想吃啥就吃啥”:
   “我属于比较能吃的,这样的减肥方法,那样的减肥方法,听到就是折磨,上刑。每个人的幸福感不一样,有一些人的幸福感是掉磅的时候,我的幸福感是在咀嚼的时候。(哈哈哈哈)”


她喜欢独处,“最好的事情都是你一个人的时候发生的。”

许知远追问:“那怎么和人相处呢?”陈冲露出狡黠的笑容:“幸福和幸福之间总要有一些东西填充。”



被美国知名的《人物》杂志评为“全球最美五十人”,成为国内第一位登上奥斯卡颁奖典礼的女演员,拿下五座金像奖宝座,如今依旧活得大气从容。

   有人说,“我想要一个按钮,一键抵达像陈冲一样的58岁。”

   二十九年前,陈冲曾经在“朝花”时文上发表过一篇文章,是她1989年12月17日在洛杉矶写下的,那时,她正好跟第一任丈夫结束四年的婚姻,从中,你或许能读到那个温柔、坚定,充满诗意又不乏烟火气的灵魂:

   “从在国内得到百花奖最佳女主角,到在美国餐馆里打工;从演没有台词的小配角到奥斯卡的奖台,这些年来的甜酸苦辣能装好几箱。  

今天,我的机会多了,生活好多了。我又得到了承认和被接受,有时候,我可以飞去跟英国王子喝午茶,和法国总理进晚餐。但我希望我永远不会忘记自己的使命,脚踏实地地生活。  

我仍然相信可爱的女人应该是贤惠、恬静的。今晚我将不在电话上大笑,或者想入非非,为突然间一个奇怪的念头而激动;今晚我要静静地在炉火旁织毛线。

   我渴望深深的夜和银色的月亮。也渴望月下的爱情与诺言。”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苏公网安备 32108802010544号

        苏ICP1502701-1)  网站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