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谈天说地 > 详细内容
中国居民财富18年增长13倍,中位数却没怎么变。
发布时间:2018-11-14  阅读次数:100  字体大小: 【】 【】【

“中国已确立其全球财富总值第二的位置。”瑞士信贷银行在上月发布的《全球财富报告 2018》中说。

瑞信《全球财富报告》每年发布一次,净财富包括一个地区的金融和非金融资产 —— 后者基本就是房地产。金融资产除了常规的股票资产外,还包括私人养老金(但不包括政府养老金),再减去债务后得出最终结果。

截至今年上半年,全球家庭部门净财富增加 14 万亿美元、总额增至 317 万亿美元。美国依旧是全球财富最集中的国家,聚集了超过 98.2 万亿美元。中国以 51.9 万亿美元列第二。

瑞信称赞中国“增长冠军”。根据它的数据,在去年 6 月至今年 6 月期间,中国家庭净财富增加 2.3 万亿美元,占全球新增净财富的 16.4%。而在最近 18 年中,中国财富总额增长了 1300%,是其他所有国家增速的两倍多(从 3.7 万亿美元升至 51.9 万亿美元)。

“中国在本世纪发展如此迅速,以至于曾经看似无法击溃的贫富差距可能会在一代人中消失。许多发展中国家在创造财富方面寻求模范、灵感和帮助的对象是中国,而不是美国或日本。”瑞信在报告中写道。

然而,在中国整体财富快速增长的同时,人均财富仍只以 4.7810 万美元排在全球第 39。作为对比,中国香港和中国台湾分别以 24.46 万和 21.23 万美元排第 14 和第 20。而且 2018 年中国人均财富 4% 的增速也落后于中国总财富 4.6% 的增速。

这可能意味着中国新增财富由少部分高收入人群贡献,财富聚合效应更明显。目前中国净财富超过百万美元的富豪占全球总数 8%(约 350 万人),仅次于美国(41%),高于日本(7%)、英国(6%)。但中产、中低收入人群的财富增长放缓甚至减少,抵消一部分人群财富增加值。单看今年的报告数据,中国缩小贫富差距的难度并不如瑞信说的那样乐观。

更能反映一个群体财富分布情况的“财富中位数”显示,中国今年上半年净财富中位数只有 1.6 万美元,是人均净财富的 1/3。

更需要引起注意的是,中国大部分地区的财富中位数已经停止增长,一些地方还出现下滑。最近三年财富中位数增速只有 6.2%,还没跑赢 GDP。类似的,中国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中位数增速,也没跑赢中国财政收入增速。

中位数是将一系列数字高低排序后找出正中间的数字,假设十人团队的财富构成是 1 名 100 万加 9 人每人 10 万元,那么他们的财富中位数是 10 万元,而人均则能达到 19 万元

相比之下欧洲经过英国退欧、欧元区债务危机、难民危机等一系列政经问题后,居民财富中位数已经重新恢复增长。

美国的贫富差距也很大,今年美国个人财富的中位数是 6.16 万美元、人均财富达到 40.39 万。但是自 2008 年金融危机之后美国个人财富中位数就重新恢复增长,最近几年的全球经济动荡也没能影响到它。

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字也能说明这一问题。中国基尼系数自 1997 年以来几乎一直在扩大,至 2009 年已经达到 0.49,这几年稍有回落,2016 年年末为 0.47。如果跟经合组织(OECD)成员国比,中国基尼系数大约排在倒数第三,仅小于南非和哥斯达黎加。

基尼系数判断年收入分配公平程度的指标,结果介于 0 到 1 之间。基尼系数越小,年收入分配越平均,基尼系数越大,年收入分配越不平均。它只计算某一时段,如一年的收入,不计算已有财产,因此它不能反映国民的总积累财富分配情况。

中国出现这一情况,很可能跟中国居民有限的投资渠道以及不甚透明的营商环境有关,这使得他们主要的收入增长将来自于工资性收入,经营收入和财产收入增长乏力。今年前九个月,中国人均可支配收入中的工资收入、经营收入和财产收入分别为 1.19 万元、0.34 万元和 0.17 万元。

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稳定局此前一篇工作论文中提到,作为理性经济人,无论是在发达国家还是在发展中国家,都会通过有效的资产组合获取最大化的收益。但论文作者认为在中国,受制于一直以来的资本账户管制(尤其是外汇管制),中国居民投资渠道单一,在股市低迷、P2P 崩盘、债券市场不发达的情况下,人们来回投资几次最后可能还是重新投资房地产。

与此同时,看起来一直会涨的房子又进一步刺激居民投身其中。在这种过程中,信贷扩张也起到了重要作用。就连中国央行也在今年的金融稳定报告中说,近年来中国住户部门债务水平呈不断上升趋势,目前债务余额约为 40.5 万亿元,较 2008 年时增长 7.1 倍,债务增速偏高。住户部门杠杆率(债务余额/GDP,约为 49%)低于国际平均水平(62.1%),但高于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平均水平(39.8%)。

这些因素相互强化,使大部分中国居民有了如今的财富结构。按照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刘海影的说法,其中的问题在于一旦经济增速无法达到预期,居民工资收入减少,高房价收入比难以维系,人们对房屋的投资性需求将会降低。而这一变化又反过来使跟地产、基建紧紧挂钩的中国经济增速进一步下滑,进一步否定维持高房价的投资理由。对于债务比已经接近 50% 的家庭部门而言,房屋不能变现将直接影响其财富水平。

0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版权所有 白发清风 苏ICP备15027010号-1 网站入口
公众号:白发清风 微信号:tjmtj19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