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剪影 > 详细内容
打破200年历史 华裔女性当美国市长 她什么来头?
发布时间:2022/10/18  阅读次数:2598  字体大小: 【】 【】【

200年来,美国波士顿市长一直是原来的配方、熟悉的味道,雷打不动都是白人男性。

2021年市长选举,大家料定,不出意外的话,这次八九不离十,还是白人男性。

结果,正当白人男性胸有成竹,准备再续第二个200年,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36岁华裔女议员吴弭成功截胡,成为马萨诸塞州首府历史上第一位女市长。

消息一出,平地起惊雷,这事远不止想象中那么简单……

2021年11月2日,吴弭当选后,身穿一袭艳红长裙,站在台上发表感言。

一开头,吴弭就尽显胜者的姿态。

那天晚上,吴弭的小儿子问她,男孩子也能当市长吗?

吴弭忍不住凡尔赛了一回,回答儿子道:“当然可以,过去一直是,未来也会有,但今晚例外。

因为,今晚波士顿选择了一个女人,就是你妈妈!”

全场沸腾,扯着嗓子高喊“wu”,惹得吴弭笑得合不拢嘴,一脸娇羞。

必须说,吴弭当选,不仅仅是吴弭个人的胜利,更是亚裔的胜利,甚至是有色人种的胜出。

吴弭仅凭一己之力,改写了美国历史,夺得多个“第一”,这在美国历史上绝无仅有。

她既是波士顿第一位女市长,也是第一位美国华裔市长、亚裔市长,更是第一位有色人种市长。

在过去,只有美国白人,甚至可以更精确一点,只有美国白人男性,才能站在主流舞台,替少数人发言。

而其他人,只能游离在美国政治边缘,被捂住嘴巴,强迫听着所谓和谐的声音。

而吴弭的冒尖,无疑给他们打了一剂强心针。

有人说,就是一个女人当选市长,有必要把她捧得那么高吗?

没有夸张,吴弭当选波士顿市长,还真不容易。

在吴弭之前,全美前100名大城市里,只有6位亚裔市长昙花一现,而且全在加州、得州。

不过,吴弭差不多是开卷考试,在知道底牌的情况下,下赢这盘棋,是意料之中的事。

这次波士顿市长候选人前五名,没一个是白人,与吴弭最后一对一角逐的也是一位女性。

换句话说,无论谁当选,都会是开创历史的第一人,只不过这个人恰巧是吴弭。

当然,也只能是吴弭,毕竟吴弭背后,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

1985年,吴弭一出生,就注定了要打怪升级。

早在她出生前两年,父母在中国台湾找不到出路,最后只好一起漂洋过海来到美国芝加哥。

两人吸了很多海风,也难逃日后要喝西北风的命运。

毫不夸张地说,那会小两口一贫如洗,口袋空空如也。

在美国,没钱已经死路一条,可雪上加霜的是,两人还不会讲英语。

之后,两人一直练口语,父亲成天抱着一本旧教材,一字一句地抠着,一点点学习英语。

母亲命里犯“书”,一看到书就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只能一遍遍看《奥普拉脱口秀》。

两人练着练着,口语还没学会,孩子先折腾出来了。

这下,小小的吴弭,就已经承受了这个年纪不该有的压力。

父母学不会的英语,终究要由她来扛,她每天加倍努力练习口语。

而且,作为在美国出生的中国人,吴弭还要多学一门中文。

但当时华人不多,吴弭缺乏适当的语言环境,父母只能趁双休日,开车送她去上中文课。

上学后,吴弭需要做到随时中英文来回切换,在学校跟老师、同学讲英语,回到家要用中文跟父母沟通。

一般的孩子四五岁穿着开裆裤,在一众婆婆妈妈面前走来走去,一副“我有你们没有”的骄傲样子。

而吴弭四五岁的时候,观众不是一群婆婆妈妈,而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她开始兼职当父母的翻译,跟着他们出席各种政务活动。

靠着一口流畅自然的口语,让大人们纷纷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平日里,她还要帮父亲处理各种政府表格,翻译解读英文资料。

口译笔译,样样拿手,完全吊打同龄人。

翻译翻得好,但吴弭的成绩一直没什么进步,次次都是第一,一点进步空间都没有。

就这样,吴弭凭借着实力,成为了同龄人闻风丧胆的“别人家的孩子”。

这仅仅是她成功的初体验,而吴弭接下来的操作,更是让同龄人汗颜。

高中时候,吴弭已经不屑于当学霸,她还当起了时间管理大师。

除了学习高中课程之外,她还主动给自己找罪受,兼修大学进阶先修课程,提前打好底子。

此外,她还参加了数学社团,跟着高年级的师兄师姐一起做研究。

也不知当时,上天究竟是关了吴弭哪扇门。

学习成绩好,已经够拉仇恨了,她还长得好,成功混进了学校礼仪队。

高三时,吴弭实在太突出,被推举为全美高中生联盟主席。

高中毕业后,她一次性通过入学测验SAT和ACT,以优秀毕业生的身份获得了“美国总统奖学金”。

美国总统奖学金可没有那么好拿,不是说成绩够好就可以,其他领域也要样样领先于他人。

先是根据SAT成绩,各州选出成绩最高的60名学生,全美国共推选出3000名候选人。

再根据他们在学术、科研成就、领导力等方面,以及学校、社区对此做出的评价,筛选出500名进入半决赛。

最后,由委员会再百里挑一,选出最后的强者,各州男女同学各一个。

吴弭作为伊利诺伊州的学生,成功获得美国总统奖学金。

可以说,吴弭过五关斩六将,才夺得桂冠,实属不易。

毕业典礼上,吴弭作为共同致词代表,给大家露了两手,弹了一段钢琴独奏《蓝色狂想曲》。

如此全能的天才,哈佛大学怎么会轻易错过?

2003年,18岁吴弭被哈佛大学录取,就读经济学系。

踩着哈佛大学的通知书,吴弭一路纵享丝滑,从芝加哥滑到了波士顿。

大学毕业后,吴弭借着知名学府的光环,进入波士顿市中心做咨询工作。

前程似乎变得明朗起来,可偏偏就在这时,一通电话喊停了她的生活……

父母由于处不到一块,两人离婚了,父亲带着弟弟头也不回,远走高飞。

母亲受了刺激,精神崩溃,患上了延迟性精神分裂症。

两个妹妹还没成年,一下子乱了套,只能打电话给姐姐吴弭求助。

接到电话后,吴弭意识到,自己前途固然重要,但家人更重要。

于是,她忍痛放弃了波士顿的一切,收拾包袱回到芝加哥。

而母亲的情况,远远超出她的想象。

有一天夜里,下着大雨,母亲突然不打招呼,一个人拎着手提箱,打着雨伞跑了出去。

她坚称自己有要事在身,司机准备开车来接她去开会,一分钟都耽误不起。

幸好,吴弭及时发现,她站在大雨中,反复安抚母亲,可母亲说出的话,瞬间寒了吴弭的心。

母亲一遍遍重复:“你不再是我的女儿,我也不是你的母亲。”

吴弭一下子两眼泪汪汪,只能自我安慰,母亲精神错乱,自己不能跟她计较。

父亲走了,母亲倒下了,两个妹妹还小,23岁的吴弭被迫成为家中顶梁柱。

那段时间,吴弭丝毫不比母亲过得轻松,她整天不敢睡觉,必须24小时盯着母亲,防止她做傻事。

此外,为了担负妹妹们的学费,以及家庭开销,她开了一家茶馆,时常要与市政厅打交道。

周末,她还要步行一个多小时,到Barnes and Noble做家教,赚点外快补贴家用。

每学期,吴弭还得当一回代理妈妈,参加妹妹们的家长会。

好在一切苦尽甘来,吴弭熬了两年,终于熬出头,妹妹们成年了,母亲病情也好了不少。

此时,波士顿还有更大的使命等着她,命运将她牵引到波士顿,绝不是让她到哈佛大学逛一圈这么简单。

蝼蚁甘于与人为伍,碌碌无为一辈子,而大鹏必定要扶摇直上九万里。

吴弭就是后者。

2009年,吴弭回到波士顿,到哈佛大学攻读法学博士。

期间,吴弭还抽空跟男朋友领了个证,生下两个孩子。

3年后,吴弭博士毕业,这一次她剑指政坛,选择从政。

她先是借着哈佛博士的头衔,成功敲开波士顿市议会的大门。

没过多久,吴弭年纪小,口气倒不小,执意参加竞选波士顿市议员。

周遭的人一听,忍不住冷笑,并没有把她的话当真。

她不是土生土长的波士顿人,而是华裔,更是有色人种,还是女人,这些就注定她成不了市议员。

同事都劝她放弃,别在无用的事上下功夫,白费青春,得不偿失,何必呢?

然而,吴弭有金刚钻,也偏要揽瓷器活,别人觉得不行的事,她就要试试看。

从那之后,她一次次不厌其烦向选民解释自己的政治理念。

在此期间,她站在工薪阶层,推广food truck,放开限制,允许大家自带酒水下馆子。

就这样,吴弭靠着自己努力,一点点凿开了选民们冰封的心。

2013年,波士顿8位市议员候选人,吴弭以第二位高票当选。

当时有人唱衰,吴弭当选市议员,只是波士顿人一时冲动,等他们冷静下来,吴弭没有好下场的。

谁知,她这一当选,就再也下不来了,三次连任,稳坐泰山,无人撼动。

截止到这,吴弭已经成为波士顿一页无法忽视的历史。

如果没有后面的事,或许可以说,这足以是吴弭一辈子的人生巅峰。

可惜的是,从政这条路,一旦开头,就必须走到尽头,区区一个市议员,远不是吴弭的终点。

2020年,吴弭公开宣布,自己将参加波士顿市长竞选。

消息一出,大多人料定,吴弭病得不轻,自以为爬到了市议员,就不知天高地厚了。

要知道,波士顿不是什么犄角旮旯,算得上全美第七大城市,聚集了各大有名的高校。

要在这种城市施展拳脚,没两把刷子怕是只能去跑龙套。

虽然吴弭确实有点本事,哈佛法学博士也不是盖的,但仅凭这些,她还是很难够着市长的宝座。

在过去200年,大家都默认,波士顿市长竞选,就是白人男性之间的小把戏而已,换来换去,都是他们。

别说华裔女性,就连白人女性都没能上去过把市长瘾。

但吴弭偏不信邪,她再也忍受不了“不被听见,也不被看见”的日子。

吴弭制定了详细的计划,她要让更多的声音进入波士顿,而不仅仅是白人的声音。

她严格控制房租涨幅、提供免费交通,竭尽所能让儿童都能获得教育,让波士顿不再有人无家可归。

吴弭要求自己必须站得够低,只有这样,她才能听见每个波士顿人的呼救,真正做到为民。

2021年11月2日,吴弭一举打败安妮莎,成功当选波士顿市长。

在波士顿市长200年的历史节点上,她画下惊叹号,闯进了白人男性的天堂,掀起轩然大波。

当吴弭站上舞台的那一刻,波士顿的每个角落,波士顿所有人都发出了声音。

吴弭的胜利,无疑在告诉所有的女性:只要你想,女人也可以撑起一片天!

近年来,听到最多的声音,无非就是“女性崛起”“女人站起来了”。

但小妹不太喜欢这样的说辞,她们一直在崛起,始终站着,只不过现在她们终于被看见了。

清朝王贞仪,18岁开始研究天文,6年间写出《岁差日至辩疑》《月食解》等11篇天文学著作。

除此之外,她还精通医术,骑马射箭样样精通,被称为“古代居里夫人”。

只可惜,她命福太浅,只活到29岁。

屠呦呦夜以继日,发现了青蒿素,成为中国第一位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

张纯如将个人性命抛之脑后,勇敢揭露日军残忍暴行;

张桂梅将成千上万的学子送进学校,自己却落下一身病……

有太多的女性,陆陆续续站在了聚光灯下,闪耀得让人无法无视。

女性的标签,从不会成为桎梏,反而会成为最坚硬的铠甲,披荆斩棘无所不能。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苏公网安备 32108802010544号

        苏ICP备15027010号-1)  网站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