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剪影 > 详细内容
孙红雷:他想演好人,只能当卧底
发布时间:2021/8/31  阅读次数:115  字体大小: 【】 【】【
“绿藤市有三种人:活人,死人,李成阳;绿藤市有三种做事方法:对的方法,错的方法,李成阳的方法。”
电视剧《扫黑风暴》播出后,饰演剧中李成阳一角的孙红雷在微博中写下了这句话。

  
李成阳。来源/电视剧《扫黑风暴》片段

李成阳是个什么样的角色?他早年蒙冤被赶出警队,师父遭人陷害坠江而死,蛰伏在“道儿上”十多年努力查真相,在即将看到希望时却又因兄弟的去世而全部破灭……精致的着装、江湖“大哥”的气势,李成阳一出场,观众直呼:“这简直是孙红雷本色出演啊!”
的确,孙红雷虽然塑造过很多不同的角色,但是不苟言笑的硬汉“大哥”形象仿佛永远是他的经典专属名牌。
有多经典呢?时间过去很久,江湖上还是流传着“华强买瓜”的传说——一句话:“这瓜保熟吗?”分分钟回到《征服》的世界。

  
华强买瓜。来源/电视剧《征服》截图

还有《边境风云》中心思缜密的大毒枭、《毒战》中以身试毒的缉毒警张雷、《新世界》中豪横的监狱长金海等等,这些都是孙红雷经典的影视形象,也都带着浓浓的“大哥”气质。

  
金海。来源/电视剧《新世界》片段

这种气质并不是凭空出现的,它是孙红雷独有的。

有人说,这可能和孙红雷的成长经历有关。孙红雷的这段路,像是浓缩了几个时代,也写满了曲折、辉煌和一股子倔劲儿。

“我在去北京的路上”
70年代的哈尔滨中央大街上住着一户人家,7口人挤在一间28平米的房子里,孙红雷是这家3个儿子里最小的那个,小名“三郎”。
孙父是教师,工资撑不起一大家子的开销,孙红雷8岁前没穿过一件属于自己的新衣服。

  
童年孙红雷。来源/网络

一晃眼,全家围在一起吃一盆冰棍儿的夏天,在无尽的蝉鸣声中匆匆而逝。孙红雷在“改革春风吹满地”的80年代迷上了霹雳舞。当时他还是高中生,反复观看电影《霹雳舞》,想办法凑出来点学费,不顾老师和家人的反对,偷偷报名了哈尔滨青年宫,学习霹雳舞。
1988年,18岁的孙红雷在哈尔滨市“冬之火”霹雳舞大赛中获得第一名,之后又在全国霹雳舞大赛中夺得亚军。才刚刚踏入成人世界的孙红雷,已经骄傲地带着700元“巨款”的奖金回家了。
从此以后,中国霹雳舞的世界多了一个闪耀的青年。

  
孙红雷霹雳舞动图。来源/网络

因霹雳舞走红的孙红雷彻底离开学校,一心“搞事业”,每月有上千元收入,还学当年正红的“小虎队”成立了“小狼队”,一有机会就去夜场打工。
后来,他将哈尔滨的歌舞厅改造成当地第一家夜总会,自己身兼数职,在主持、表演与唱歌中成了“台柱子”,每月拿着相当于旁人40倍的月薪,成为开着豪车、住着大房子的“一哥”。
舒服又闪耀的日子是安逸的,但纸醉金迷的享乐时光却和孙红雷骨子里的倔劲儿不太搭。

  
孙红雷早年的演出。来源/网络

不久,他生命中发生了一件事。
一次偶然的机会,25岁的孙红雷听到同场演出的人对他说:“你这么喜欢表演,应该去北京考中央戏剧学院。”
第二天下午,孙红雷的妈妈打电话叫他回家吃饭,却听到电话那头的儿子说:“我在去北京的路上。”
没有备考、没有早早规划好的目标、没有专业的指导,孙红雷背上行囊,踏上了去北京考中戏的绿皮火车。正是那个阳光灿烂的暮春,孕育了一颗为戏痴狂的心脏。
“你要是不让我演,你会后悔一辈子!”
考进中戏音乐剧大专班后,孙红雷一直非常勤勉,毕业后成功进入中国青年艺术剧院。凭借《居里夫妇》和《三毛钱歌剧》,孙红雷拿下中国戏剧表演艺术的最高奖“梅花奖”,他是当时该奖项最年轻的获得者。

  
出演话剧的孙红雷。来源/话剧《三毛钱歌剧》截图

后来,他准备转型去演影视剧。
正赶上《永不瞑目》剧组招“龙套”,孙红雷想去试试打手一角。见到导演赵宝刚时已是半夜,导演看了一眼已经等了7个小时的孙红雷,委婉地说他并不适合这个角色。一旁的工作人员正要请孙红雷回去时,他直直站在原地,对着赵宝刚撂下一句话:“你要是不让我演,你会后悔一辈子!”
赵宝刚当即说:“去,给他扮上。”
孙红雷的第一个影视作品,就这么“威胁”来了。

  
中间的是孙红雷。来源/电视剧《永不瞑目》截图

接着,孙红雷先后参演了电影《我的父亲母亲》《周渔的火车》《七剑》。

  
孙红雷饰演后来的儿子。来源/电影《我的父亲母亲》截图

不过,他令人印象深刻的形象,主要来自电视剧,比如《背叛》《像雾像雨又像风》《半路夫妻》等。最出名的就是他在《征服》中的经典角色“刘华强”。《征服》也是扫黑除恶题材的,与18年后的《扫黑风暴》遥相呼应。剧中的“黑社会”头目刘华强冷酷、凶残,带着兄弟闯江湖,爱憎分明。他心里有股劲儿,“别人撞南墙的时候选择的是回头,我撞南墙,选择的是把墙推倒!”

  
刘华强。来源/电视剧《征服》截图

这个角色被孙红雷塑造得生动极了,《征服》也因此被很多人视作黑帮片的经典。此后,他在《七剑》中是刽子手烽火连城,在《落地,请开手机》中是混混王浩,这些反派角色似乎在给他的荧幕形象打下了一层反派的底色,人们看到他,不禁会问——
这种人,演得了好人吗?

  
孙红雷饰演的王浩。来源/电视剧《落地,请开手机》截图

卧底形象被颠覆
2007年以后,孙红雷的荧幕形象开始发生变化,过去那种不可动摇的反派形象不再那么根深蒂固。电影《梅兰芳》中,他饰演的邱如白扮相斯文,戴着眼镜、穿着长袍,是个学富五车的知识分子。
孙红雷非常喜欢其中一句台词:“真的好戏,是得带着人打破人生的规矩。”他认为邱如白对他的改变很大,大到觉得那时的自己和2007年以前判若两人。

  
邱如白(孙红雷饰)与梅兰芳(黎明饰)。来源/电影《梅兰芳》截图

而真正烙印在孙红雷心里、也真正成就他的角色,还是电视剧《潜伏》的余则成。
不光是观众不相信,他自己也不敢信——
“拍摄《潜伏》,我在荧幕上的形象大多匪气比较重,内心比较复杂,表面张力很强。”孙红雷说,“刚毕业的时候接触的多数是这种形象的角色,因此在表演上存在惯性,但是演得多了,就会想要突破。”

  
这话从孙红雷里说出来,多么的自然。来源/电视剧《潜伏》截图

最初理解余则成时,孙红雷认为他是一个不够勇敢、比较懦弱、还整天受气的人。由于没有完全领悟到人物,他在开始的拍摄中,常被导演提醒:“孙红雷,你身上的气场太强大,会引起别人的注意,而潜伏人员最重要的就是不能引起别人的注意。”

  
余则成的招牌糊弄笑。来源/电视剧《潜伏》片段

的确是,孙红雷过去的角色的后劲儿太大,即使在多年以后的综艺节目中,路人看到他都会下意识后退,这样的气场怎么能潜伏呢?

  
路过的老人家都称赞他流氓演得太像了。来源/综艺《极限挑战》片段

余则成与之前的黑道角色相比,复杂程度不知跨越了多少级阶梯。为了摆脱之前的表演惯性、走进余则成,孙红雷一度很暴躁,“感觉自己被束缚了”。但他告诉自己,一定要从自身出发,去克服、去融入,要真诚地相信自己将要塑造的这个人物。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和余则成是契合的。余则成本是国民党,是诸多关于爱恨生死的冲击让他决定弃暗投明。这番打碎、重组自己的过程,让孙红雷和余则成最终合二为一,塑造了影视史上最不像“好人”的、也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中共地下党余则成。

  
流下重生的眼泪。来源/电视剧《潜伏》片段

《潜伏》中,余则成的恋人左蓝之死是非常经典的桥段。左蓝牺牲后,余则成见到了她的尸体,而此时特务头子李涯就跟在门外。余则成应该怎么处理悲伤?孙红雷又该如何处理表演?
“最好的呈现方式就是生理反应。”孙红雷决定这么演。看到爱人死去的余则成,没有掉一滴眼泪,他看起来被抽空了,心中的爱完全被抽离了,整张面孔都在轻微的颤抖。这场没有一滴眼泪、没有任何表演技巧的戏,不知道让多少观众揪着心地落泪。

  
余则成看到左蓝尸体,心想:“悲伤尽情地来吧,但要尽快地过去。”来源/电视剧《潜伏》截图

可以说,孙红雷成就了余则成,余则成也成就了孙红雷。余则成之后,孙红雷再也没有对温温吞吞、没有戏剧冲突的角色犯怵过。
有人曾说:“孙红雷,你一张流氓脸,怎么演共产党员?怎么演《潜伏》?”事实证明,皮囊不能决定戏路,不论是《潜伏》的余则成,还是《人间正道是沧桑》的杨立青,孙红雷都成为了他们,也使他们成为荧幕上里程碑式的共产党员形象。

  
杨立青。来源/电视剧《人间正道是沧桑》截图

在大恶与大善之间的灰色地带,孙红雷也有所尝试。电影《全民目击》中,孙红雷饰演的林泰的女儿开场被锁定为杀人嫌疑犯。林泰请了最好的律师团队为女儿辩护,而随着案情逐渐深入,检方却发现林泰可能才是真凶。观众看完直呼“原来如此”!

  
成功、狡诈又深不可测的商人林泰。来源/电影《全民目击》片段

但剧情最后还是反转了回来,林泰其实是在伪造自己的杀人痕迹,为女儿顶罪。林泰在法庭上最后喊出一句:“我会死在龙背墙下。”影片最后,检察官前往林泰的老家调查,发现“龙背墙”在当地意味着“子不教父之过”,林泰不忍女儿在监狱度过余生,以深沉的父爱为女儿顶罪。
可以说,丰富的社会阅历与多变的角色在一定程度上成为孙红雷事业上的幸运密码。
“你看着我的眼睛!”
《潜伏》之后,孙红雷主演的影视剧角色开始呈现了喜剧倾向,比如《男人帮》的顾小白、《好先生》的陆远等等。

  
陆远(孙红雷饰)。来源/电视剧《好先生》海报

而让他在搞笑路上越走越远的,是综艺节目《极限挑战》。节目中,孙红雷颠覆了他过去严肃的形象,自称“颜王”“孙漂亮”,甚至荣登“极限三傻”的“大傻”宝座,动不动就摘下墨镜,努力瞪大眼睛盯着人家说:“你看着我的眼睛!”当然,此举惨遭“滑铁卢”,小哥当场直言:“我看不见!”

  
《极限挑战》(第二季)名场面。来源/综艺《极限挑战》截图

孙红雷经常感慨:“虽然我长了个土匪样,但我骨子里是个知识分子。我超级敏感,自尊心很强,喜欢浪漫,还是一个完美主义者。”
孙红雷能从反派成功转型为正面人物,的确跟他不甘于被自身形象束缚有关。时间回到1995年,孙红雷到了北京,得知中戏只有音乐剧大专班还有名额。到了考试现场,对音乐剧演员身材要求极高的老师看了180斤的孙红雷一会儿,说:“你回家吧,你不适合搞表演。”
为了符合音乐剧演员的身材标准,孙红雷穿着厚衣服、裹着保鲜膜捂汗,每天跑15公里,饿了也不吃主食,只吃水果蔬菜;他每天还要练习芭蕾,坚持小跳1000下。一个月过去,孙红雷瘦了36斤。后来,在报考音乐剧班的700人中,只有那个180斤的胖子被录取了。
其实,孙红雷决定考中戏前,已经听到很多诸如“你长得太难看了”“红雷你单眼皮眼睛太小,鼻子太大了”“你五官单个拿出来还可以,搁在一块太难看了”之类的话,如果他自己也这么认为,可能就没有后来的故事了。他甚至认为:“时代进步了,人们的审美观念也变了,我想我也能挤进偶像派行列了。”

  
自信的“孙漂亮”。来源/综艺《极限挑战》截图

“我只认观众”
孙红雷在一次访谈中说:“我在乎的东西是我这个角色有没有突破,我只认观众。”不甘于饰演套路型的角色、不过分纠结作为演员的自己的外表,孙红雷曾被同学评价为“一种向上冲的力量”。
在电视剧《扫黑风暴》的拍摄花絮中,孙红雷和饰演警察何勇的刘奕君探讨刚演过的一场戏,他觉得自己在那场戏里憋得难受,因为对剧情和角色阐释得并不准确。说着说着,他眼眶就湿润了:“俩人在一起分析案情,我觉得没有那么单一。”“戏就是太可怕了”。

  
孙红雷与刘奕君飙戏。来源/电视剧《扫黑风暴》片段

谈到李成阳这个角色,他说:“我好多年没演过这样的戏了,所以我特别想演。”
的确,观众也很久没见过这么复杂、拧巴、骨子里正义、面子上狠硬的孙红雷了。

  
电视剧《扫黑风暴》片段

他去年在《新世界》中饰演的金海虽然也亦正亦邪、一声“兄弟”大过天,但终究没有如余则成、李成阳这般卧底角色让观众直呼“过瘾”。
“演员因角色而诞生,角色因演员而诞生,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吧!”

  
得知当年的冤情被洗刷,李成阳背过身去偷偷擦了擦眼泪,给何勇比了个大大的心。来源/电视剧《扫黑风暴》截图

当然,观众到最后也不知道这个“阳阳”,究竟有多少副眼镜。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苏公网安备 32108802010544号

        苏ICP备15027010号-1)  网站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