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剪影 > 详细内容
比尔·盖茨和梅琳达·盖茨的分离悬疑
发布时间:2021/5/9  阅读次数:290  字体大小: 【】 【】【

比尔·盖茨和梅琳达·盖茨宣布离婚的消息,在全世界引起了震动。因为他们的离婚不只意味着一段婚姻的结束,而更重要的是,他们共同管理的盖茨基金会是否也会面临分崩离析。毕竟,盖茨基金会的发展关系着全球慈善事业的前途,也影响着世界上很多人的命运,甚至可以说关乎人类的未来。

《纽约时报》的几位记者合力撰写了一篇报道,深入分析了比尔和梅琳达二人从多年前到现在在盖茨基金会的工作中所扮演的角色,剖析了他们之间出现分歧的可能原因,以及二人分道扬镳后可能带来的影响。

比尔和梅琳达·盖茨

的分离世界

文:尼古拉斯·库里什(Nicholas Kulish)、

丽贝卡·鲁伊斯(Rebecca R.Ruiz)、

大卫·盖尔斯(David Gelles)

来源:纽约时报

编译:江南

比尔·盖茨(Bill Gates)和梅琳达·法兰奇·盖茨(Melinda French Gates)被困在家里。

当去年3月新冠疫情袭来时,这对夫妇退避到他们位于华盛顿湖畔的66000平方英尺(约合6130平方米)的家中,很少外出,以尽量减少他们接触到病毒的可能。在家庭办公室里,他们继续经营以他们名字命名的有影响力的基金会,与世界各国领导人进行视频聊天,以确保对疫苗分发的财政承诺,并与他们正在远程完成高中学业的小女儿谈论美国民主的健康状况。

对于这对在过去三十年中大部分时间都在环游世界的夫妇来说,如此多的时间在家里相处是一种突然的节奏变化。“在家工作——这是我认为我们没有真正单独准备好的部分,”法兰奇·盖茨女士在10月告诉《纽约时报》。

在11月的播客中,盖茨先生也谈到了在几十年的奔波之后如何适应居家生活。盖茨先生说:“我的生活已经完全改变了。这是很不正常的。”

现在,生活在另一个方面也发生了变化。

本周一(5月3日),这对全球慈善事业的权力夫妇将解除婚姻关系的消息在全球引起了震动。对于那些与盖茨先生和法兰奇·盖茨女士不同的人来说,在新冠疫情发生之前,他们从未想过mRNA疫苗,这场疫情以最清晰的方式让人们认识到他们的基金会在全球公共卫生领域的影响力有多大。而离婚声明以及随后的聚光灯也清楚地表明,这样一个重要的组织是多么依赖于其超富裕的创始人。

基金会工作人员对这一宣布感到惊讶。65岁的盖茨先生和56岁的法兰奇·盖茨女士都是亲力亲为的领导人,基金会的大部分影响力不仅在于他们捐赠的数十亿美元,还在于他们的公众地位和关系。

但多年来,这对夫妇已经建立了彼此紧密联系但又各自不同的世界,通过独立的渠道培养他们各自的(有时是重叠的)兴趣。她花了更多时间支持妇女问题,而他则一直在追求清洁能源项目。在基金会内部,他们也有各自的关注领域。

“从体制上来说,基金会已经吸收了这种分离,”城市研究所的慈善专家和高级研究助理本杰明·索斯基斯说。“他们各自都有自己感兴趣的领域。这并不是一个突然破碎的统一实体。”

共享一个全球舞台

位于西雅图的比尔及梅林达·盖茨基金会

该基金会发表了声明,表示基金会不会有任何改变,这令人放下心来。基金会将继续其500亿美元的捐赠和对重要领域的关注。但是,由于每个联合创始人都有一个单独的项目——盖茨风险投资公司(Gates Ventures)是他的,Pivotal风险投资公司(Pivotal Ventures)是她的——基金会内部有一种焦虑,担心它可能不再是他们工作的动态中心。

一位要求匿名的曾与盖茨夫妇共事的前基金会工作人员说:“如果你在风险投资公司,你会认为基金会很慢,陷入发展的枯燥乏味之中。而如果你在基金会,你的理论就会是,‘我们做真正的工作,而这些牛仔在最后一刻冲进来,要求改变事情,要求证明事情。’”

悬在所有这一切之上的问题是:是什么导致了他们的分手?他们之间的裂痕究竟有多深?他们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宣布离婚是一个谜。

他们最小的孩子即将高中毕业,他们圈子里的一些观察者指出,这通常是夫妻重新评估的时候,也是伴侣分道扬镳的时刻。宣布的时间也是在他们的密友、基金会的第三位受托人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召开其年度会议的几天之后,这可能不是一个巧合。一位同事说:“他们等到沃伦的年会结束后才宣布这一消息,从而避免了沃伦应付这个问题。”

最近麦肯齐·斯科特(MacKenzie Scott)的例子,她与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离婚后,作为独立的慈善家获得了比她在婚姻中更高的知名度,这不能不引起法兰奇·盖茨女士的注意。事实上,这两个女人曾在法兰奇·盖茨女士关于妇女和权力的项目中合作过。

在过去的几年里,几乎没有明显的迹象表明盖茨夫妇之间有问题,至少对公众来说是这样。法兰奇·盖茨女士继续与盖茨先生一起出现在微软的活动中,包括每年春天他们夫妇在家中为首席执行官和其他商业领袖举办的年度晚宴。

2019年,法兰奇·盖茨女士和盖茨先生在发布回顾其工作和愿景的年度信件后,在华盛顿州的柯克兰接受记者采访。

然而,法兰奇·盖茨女士曾暗示,在与丈夫同台时,她有时感到被忽视了。她在2019年出版的《举重若轻的时刻》一书中坦诚地写到了这些感受。“我一直在努力寻找自己的声音,因为我一直在比尔旁边讲话,”她写道,“这可能会让人很难听到。”一位熟悉她但不愿因这种家庭私事透露姓名的人说,任何人在“捐赠承诺”(这对亿万富翁夫妻通过该活动承诺至少捐出一半的财富)和其他公开活动中观察她的身体语言,都能看出她的不快。

对于许多只在基金会的专业场合看到这对夫妇的人来说,这更令人惊讶。“人们似乎就是震惊了,无言以对。他们真的被蒙蔽了。在人们如此努力工作的艰难一年之后,这感觉就像更多的鞭子,”一位前基金会的长期高管说。现在每个人都在问的问题是,这将如何影响基金会的发展。“这些分歧已经产生了,怎么才能让它们不会被更多地强化?”

“这可能会结束这段婚姻”

在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的年度信件中,盖茨先生回顾过去的一年,并为下一年制定议程,这已经成为惯例。2012年末,在一些特别有形成力的旅行和一次关于计划生育的全球会议之后,法兰奇·盖茨女士要求和他一起写这封邮件。

我以为我们会杀死对方,”法兰奇·盖茨女士在她的书中写道。“我觉得,‘好吧,这可能会在这里结束这段婚姻’。”

激烈的争端为更全面的公共伙伴关系铺平了道路,但这并不是一蹴而就的。2013年1月,盖茨先生的签名仍然是孤零零的,他们达成的妥协是,盖茨女士在他的信中附上的一篇关于避孕药具的短文。

她写道:“我告诉他,有些问题我的声音可以产生影响,在这些情况下,我应该发言,单独或与他一起。”“事情变得很激烈,我们都很生气。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考验——不是关于你如何达成协议,而是关于当你不能达成协议时你该怎么做。我们花了很长时间才达成一致。”

离婚后,这对夫妇将如何在他们的年度报告、捐赠承诺和基金会的主要通信等联合项目上进行合作,这个问题还没有答案。

二十多年前,当盖茨基金会正式成立时,由于丈夫在微软工作的需要,法兰奇·盖茨女士在管理该基金会方面承担了比他更大的作用。尽管如此,她最初还是避开了公众角色,把演讲和露面的机会留给了他。她写道:“我想在幕后工作,”并提及她想保护自己的隐私。

但这种情况在巴菲特先生于2006年做出历史性的大额捐赠后发生了变化。巴菲特宣布向基金会捐赠310亿美元,将这个已经很庞大的组织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每年发放数十亿美元的资金,相当于其他大型慈善机构的全部捐赠额。

2006年,巴菲特先生向盖茨基金会认捐数十亿美元,以基金会理事的身份加入了盖茨先生和法兰奇·盖茨女士的行列。

在纽约公共图书馆举行的一次针对巴菲特先生的礼物的活动中,法兰奇·盖茨女士第一次代表基金会参加了新闻发布会。她概述了投资农业产量、小额贷款和抗击传染病的计划,并以个人名义援引了自己的旅行经历。她称那一刻是一个转折点,使她想扮演一个更突出的公共角色。

在斯坦福大学任教的加里·达姆施塔特(Gary Darmstadt)博士说:“她开始大声疾呼,因为她开始观察基金会没有关注到的一些事情,她认为这些事情非常重要,围绕着社会和文化因素、行为改变的重要性、系统的重要性、综合方法的重要性。”达姆施塔特博士在基金会与法兰奇·盖茨女士密切合作,专注于孕产妇健康和避孕药具的获取。

达姆施塔特博士说:“她意识到‘我必须在这个问题上进入全球领导地位,因为没有人真正在做这件事,而我已经具备了条件’。”他于2008年加入基金会,并与法兰奇·盖茨女士一起到印度、马拉维和坦桑尼亚等地广泛旅行。“我想她已经很清楚,她必须用她的声音来代表妇女。”

创建平行企业

也是在2008年,盖茨先生宣布他将从微软的全职工作中退下来。他将继续担任董事会主席和公司的最大股东,但他说他将全身心投入到基金会中。

然而,这一年他悄悄地在华盛顿州成立了一家名为bgC3 LLC的新公司,用于与微软和盖茨基金会都无关的宠物项目。在那里,他孵化了气候变化和清洁能源方面的工作,这些工作后来成为“突破能源”(Breakthrough Energy),同时还有独立于基金会的教育和健康项目,特别是关于阿尔茨海默症的工作。他在2018年将该组织的名称改为盖茨风险投资公司(Gates Ventures)。

2015年,法兰奇·盖茨女士在纽约公共图书馆发表演讲。

2015年,法兰奇·盖茨女士创造了一个属于她自己的平行世界,创办了Pivotal Ventures,一个专注于性别平等和社会进步的企业。在这样做的过程中,她能够更充分地探索那些在基金会早期并不显眼的领域。

“我想,‘我想要一家拥有所有为妇女和少数民族解决社会问题的工具的公司,甚至在我们已经在基金会中做的教育工作之外,”她在10月对《泰晤士报》说。“我在Pivotal Ventures所做的是,在我周围聚集许多其他人,让从事这些问题的人组成团队,然后也大规模地资助他们。我们并没有大规模地资助妇女的项目,但我们应该要这样做。”

近年来,法兰奇·盖茨女士开始将她的注意力转移到全球健康和幼儿教育的问题上,而且更具体地转移到妇女缺乏平等机会的问题上。2019年,她承诺向一项旨在到2030年扩大美国妇女权力和影响力的项目提供10亿美元,这表明Pivotal投资公司将成为推动向前发展的重要参与者。

“我认为梅琳达已经成为这个领域的一股力量,并且真正深思熟虑地、有选择地使用她的声音,”专注于积极的男性气质和性别平等的组织Promundo的创始人加里·巴克(Gary Barker)说。巴克先生在21世纪初从盖茨基金会获得了一笔关键的早期投资,他说,随后又从该基金会和Pivotal获得了支持。他说,这种支持因其多米诺骨牌效应而强大,这已超出了金钱的范畴。

他说:“他们利用名人的身份说‘我们在支持这个想法,不仅仅是给了钱而已’。”

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组织

前基金会内部人士指出,还有一个因素推动盖茨先生和法兰奇·盖茨女士走向他们各自的项目——基金会在人员配置方面存在困难。

“这是基金会的一个持续的紧张点。是沃伦限制了它,但比尔的胃口总是:‘我们应该做这个,我们应该做那个。’团队最终有了这个庞大的待办事项清单,”这位前主管说。

巴菲特先生去年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他反对机构臃肿。他说:“这是我永远不会闭嘴的一条建议,因为这是每一个组织的自然趋势。”

基金会的员工经常要身兼多职来应付各种需求。例如,一名工作人员安妮塔·扎伊迪(Anita Zaidi)担任疫苗开发和监测主任这一高度技术性的职务,但同时也担任性别平等事务主席。

盖茨先生在2015年发表了一个著名的TED演讲,对传染性呼吸道病毒造成的全球威胁提出警告。基金会里有很多致力于开发新疫苗的顶尖人才。然而,在新冠疫情开始之前,在大约1600名工作人员中,没有一个人全职从事大流行病的研究。

这是对于所有合同雇员和顾问的变通方法,因为只有这么多的带宽,所以决定不设立专门的团队来处理这个问题。相反,基金会将重心放在支持流行病防备创新联盟(Coalition for Epidemic Preparedness Innovations)上,该联盟在开发疫苗以应对疫情爆发上提供了重要的助力。

当新冠疫情袭来时,该基金会将其资源和专业知识倾注到这方面的工作上。迄今为止,它已投入17.5亿美元用于防治新冠肺炎,并在制定全球应对措施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

即使没有离婚事件,盖茨基金会也已经处于变革之中。基金会的第三位受托人巴菲特先生今年夏天将满91岁。盖茨先生的父亲、基金会的联合主席和指导者老比尔·盖茨(Bill Gates Sr.)于去年9月去世。一些观察者想知道,盖茨夫妇的三个孩子是否会很快参与进来。大的两个孩子已经在大学或医学院学习。另一些人则提出,现在是放松家族控制并建立一个由核心圈子以外的专业人士组成的董事会的时候了。

“这是一个家族基金会。比尔和梅琳达的名字在门上,这意味着任何时候只要事情有变化,就会产生整个的涟漪效应,”前基金会执行官说。“把这事(离婚)置于其中,就感觉是在一个一直充满不确定性的组织里创造了更多的不确定性。”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苏公网安备 32108802010544号

        苏ICP备15027010号-1)  网站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