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绿色空间 > 详细内容
雅鲁藏布江有多猛?
发布时间:2020/10/9  阅读次数:65  字体大小: 【】 【】【

雅鲁藏布江。
这条河流,见过全中国最美的雪山、瀑布和峡谷   如果河流有脾气,雅鲁藏布江绝对是最狂放不羁的一条。 她是海拔最高的大河,坐落在“世界屋脊”青藏高原,发源于西藏第一神山冈仁波齐脚下;从地球两大古老板块撞击出的裂沟中奔涌而出,硬生生在喜马拉雅山脉上“劈开”一道口子,造就了举世无双的雅鲁藏布大峡谷。
雅鲁藏布江流域图

上游:流沙河   约4000万年前,亚欧板块和印度板块碰撞挤压出了青藏高原。这两个古老板块的“缝合线”,喜马拉雅山脉和冈底斯山脉之间,流淌着的就是雅鲁藏布江。
  雅鲁藏布江源头。

雅鲁藏布江的名字寓意很简单,就是“从上处高峰上流下来的水”。冈底斯山脉的主峰是著名的“神山”]冈仁波齐,她脚下的杰马央宗冰川,正是雅鲁藏布江之源。
  ▲ 杰马央宗冰川。

在两大山脉的雪峰之间,数条冰川融水形成的涓涓细流交织出一张疏散的水网;水流逐渐聚拢在一起,形成了一条河流,这便是“冈仁波齐四大圣河”之一的马泉河(雅鲁藏布江上游段的名字)。这里河谷宽阔,水清且浅,静静流淌,甚至翻不出一点小浪花,完全没有下游的凶猛模样。
  ▲ 马泉河。
马泉河两岸都是高耸的山脉,整个青藏高原气候干旱寒冷,在风雪等外力侵蚀作用下,山体岩石风化破碎,逐渐形成了松散的沙砾。
  ▲ 雅鲁藏布江源头。
青藏高原本就风大,再加上枯水期和风季重合,狂风卷起沙砾,在坦荡的谷地上一往无前,在河水两岸形成了巨大的串珠状和新月形沙丘。雨季到来时,季节性的洪水又源源不断将沙子冲入马泉河,河道里也形成了高高低低的沙洲和沙丘。 这里没有翻涌的浪花和呼啸声,也没有坚硬的河床和大块卵石,马泉河只在这绵绵沙海中静静流淌着,真可以说是一条“流沙河”了。  
[中游:少女的发辫在流淌的过程中,马泉河吸纳了更多的高山融水,逐渐显现出一股高原巨川的气势,流经萨迦后,藏民便把它称为雅鲁藏布江。
  ▲ 雅鲁藏布江。

其中比较著名的几条支流,分别被藏民亲切地称为“常流甘露之水的河”(年楚河)、“传播幸福快乐的河”(拉萨河)、“飘着灵芝幽香的河”(尼洋河)。雅鲁藏布中游流域有一段比较平坦的流域,浩荡悠长、水流丰沛;雅鲁藏布江与年楚河、拉萨河和尼洋河等一起,在这里造就了肥沃的藏南谷地。
  ▲ 江孜古城街。

“我的家乡在日喀则,那里有条美丽的河。蓝蓝的天上白云朵朵,美丽河水泛清波。”韩红这首《家乡》,吟唱的就是年楚河和她流过的日喀则。日喀则古称“后藏”,西藏的“藏”,最早并非指一个民族、也不是整个地区,在古代时其实特指年楚河流域。
  ▲ 宗山(江孜宗山古堡)。
年楚河冲击出的河谷平原地势平坦、气候温和,与寒冷的高原其他地方相比,这里当然是居住的更好选择。在新石器时代末期,这里就出现了许多聚居的氏族部落,考古遗迹还发现了3000多年前的青稞种子。
  ▲ 青稞。

青稞,大麦的一种,因籽粒裸露,又被称为裸大麦;它耐寒、耐旱,生长周期又短,早在数千年前就被藏族人民驯化成可以种植的品种。青稞无须脱壳、易于炒食,现在都还是藏民最常食用的主食,也可以说是最能诠释青藏高原气质的物种。 以年楚河为中心的日喀则地区,土地肥沃、水源丰沛,尤其适合种植青稞、荞麦等高原农作物。现在,日喀则的粮油产量可达整个西藏的40%,是西藏的“粮仓”。秋风乍起时节,这里牧草丰盛、牛羊成群,农田里绵延着金灿灿的青稞和红彤彤的荞麦,组成了一幅色彩斑斓的高原秋意图。

▲ 年楚河畔的萨迦寺,被誉为“第二敦煌”,这里藏有大量典籍,包括佛教经书、历史、医药、历法、天文、地理及文学等。其中最为珍稀的是贝叶经,这是古印度佛教徒用铁笔刻写在贝多罗树叶上的梵文佛教经典;在印度早已灰飞烟灭,只在萨迦寺保存完整。图/视觉中国

雅鲁藏布江接纳了年楚河的丰沛水源后,一往无前,与“西藏三大圣湖”之一的羊卓雍错擦肩而过。历史上羊湖曾是一个外流湖,湖水与雅鲁藏布江相连,随着蒸发量变多,才转变为内流湖。
  ▲ 羊湖的美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的色彩,大自然的蒸发与雪水的流入形成了一种奇妙的动态平衡,当光线变幻之时,湖水的颜色也随之变化为千奇百怪的蓝色,浅蓝、深蓝、孔雀蓝…

从羊湖身边经过,雅鲁藏布江在曲水与拉萨河相遇,形成了宽达十多公里的广阔河滩,一望无际。就在这片丰饶的土地上,松赞干布建筑了吐蕃王朝的新王城;这一决策,成就了他日后一统青藏高原的大业。
  ▲ 拉萨河畔的布达拉宫。

   经过曲水,雅砻河从泽当注入了雅鲁藏布江,这里正是藏文化发扬之地。雅砻河谷一带气候温和,农业和畜牧业高度发达,这便是雅砻部落登上历史舞台的原动力。活跃在这一带的雅砻部落逐渐发展,先后兼并了拉萨河流域和年楚河流域的一些小部落,日后决定整个西藏文化走向的吐蕃王朝就此建立。
  ▲ 雅砻河风景区。

公元7世纪,松赞干布统一雪域高原,将吐蕃王朝推至强盛;此后松赞干布迁都拉萨,但历代藏王辞世后,遗体仍然运送回雅砻河畔安葬。
  ▲ 雍布拉康,西藏历史上第一座宫殿,最早记载可追溯至公元前2世纪,由第一代藏王聂赤赞普主持建造。也是吐蕃历代赞普的王宫,直至松赞干布迁都拉萨。雍布拉康高耸于扎西次日山巅,与山体坡度完美融合,似若一体。

流经泽当后,雅鲁藏布江进入了加查峡谷,变得险峻了起来。峡谷并不算长,但整个峡谷落差极大;两岸山体如刀切般锐利,深谷阴暗,江水奔腾咆哮。从加查峡谷进入米林后,雅鲁藏布江的“性情”又转为温顺了;尼洋河就是在这里注入的雅鲁藏布江。
  ▲ 尼洋河,被藏人认为是西藏最美的一条河,称之为“神的眼泪”。
一会儿是宽谷,一会儿是窄谷,雅鲁藏布江在其间流淌变换,江水分分合合;加之上游裹挟的泥沙经水流变换后沉降,便形成了大量独特的“[size=; font-size: inherit,inherit]辫状水系”。在藏南谷地这片开阔的原野上,河水不受拘束,分散而又随意地流淌着,迂回蜿蜒前行;有的河道已经干涸,只留下一道道深深浅浅的痕迹,仿佛少女飘动的发辫。
  ▲ 枯水季节,雅鲁藏布江水位下降,与多雨季节的汹涌浩瀚相比,则是另一番景象:大量滩地露出水面,沙洲赤裸着呈现眼前,只留下江水过后的印痕,也如发辫般布满河谷。

在支流汇入雅鲁藏布江的地带,辫状水系尤为常见;从高处望去,水流交汇流动到一起,就像小股发辫拧成麻花辫一样。 江水分分合合,雅鲁藏布江同她绵延的支流一起,滋养了广袤田野和其上的子民,见证着西藏地区风云变幻,也深深影响了整个西藏文明的走向。
  世界第一大峡谷通常,江河都是从一条水流发源,到下游时像树枝似分散开来,雅鲁藏布江则正相反。从海拔5000多米的冰川发源后,在中游逐渐汇聚。流至米林派村时,蜿蜒千里的雅鲁藏布江已汇集成一条不羁的巨龙。
  ▲ 墨脱果果塘大拐弯。
这就是著名的世界第一大峡谷——雅鲁藏布大峡谷。
  ▲ 南迦巴瓦,三角形峰顶棱角分明,雪壁陡直,有着刀刃般的刀脊线。主峰高耸入云,封顶常年弥漫着高空风造成的旗云。被藏民认为是神仙燃起的桑烟,只有被神明眷顾的人才能一览她的芳容。2005年被《中国国家地理》评为“中国最美雪山”。
南迦巴瓦峰位于喜马拉雅东麓,地质学家将它比喻为“一根锁定乾坤的神针”,它将绵延雄伟的喜马拉雅山脉“挂”在了青藏高原南端,也将欧亚板块紧紧地钉在了印度板块之上。 可以说,南迦巴瓦正是俯冲的印度板块的先锋,而欧亚板块上的加拉白垒峰则将其抵住。两山之间的地带,正是地形构造转折最急剧、地应力最集中的地方之一。
  ▲ 加拉白垒峰。
雄伟的雅鲁藏布大峡谷,便是沿着这两大古老板块镶嵌交接的缝合带发育而成。用科考探险家杨勇的话说,雅鲁藏布江就是“躺在一个不舒服的床上”,被活跃的地质构造“逼出来的”。
  ▲ 雅鲁藏布江大峡谷。
迄今,这个地区的地质板块仍在活动,缝合带附近应力集中,地壳很不稳定,经常引发地震。著名地理学家杨逸畴曾多次在雅鲁藏布大峡谷考察,他说自己曾看到“山都动了,房顶摇摇晃晃崩塌了,山顶上白色的雪都落了下来”,“我这个搞了一辈子地理工作,一辈子跟大自然打交道的人。]自然界这种快速、强烈的运动,直到这次才真正地体会到。”其他地方或许要几千年甚至上万年才能出现的地貌变化,在大峡谷里只需短短的几十年就能看到,这一点,就连见多识广的杨逸畴也叹为观止。
  ▲ 林芝。
湍急的雅鲁藏布江从两山之间流过,将河底的泥沙和石头淘去了许多。河水日夜奔腾,峡谷也越来越深。1998年,杨逸畴带领考察队测定,雅鲁藏布大峡谷实际长度为504.6公里(约为北京到上海的一半距离),最深处谷深6009米,是“世界最大的峡谷”。 峡谷内有多处急拐弯,峰回路转、地势险峻,形成了诸多奇特的地貌。
  ▲ 藏布巴东瀑布群。
比如2005年被《中国国家地理》评选为“中国最美的瀑布”的藏布巴东瀑布群,每秒就有数千吨的江水奔涌流过,像一匹发狂的野马从阶坎上飞身跃下,砸在岩崖下方,浪花飞迸,江中腾起一团团浓浓的白雾。站在江边,就能感受到江水的轰鸣,脚下的土地也与峡谷、江流在一起震动。 藏布巴东瀑布宽117.7米,落差33米——而这仅仅是枯水期的数据。迄今为止,科学家还无法在丰水季节对瀑布进行测量。
  ▲ 林芝地区
更神奇的是,雅鲁藏布江在喜马拉雅山脉上劈开的这个大口子,成为了青藏高原的水汽通道。印度洋的暖湿水汽,正是以雅鲁藏布大峡谷为通道,穿越喜马拉雅山的千山万壑,源源不断来到原本寒冷干燥的青藏高原。这条大峡谷输送水汽量的强度,与夏季自长江以南向北输送的水汽强度都相当。
  ▲ 南迦巴瓦峰。
与青藏高原内部的高寒干旱荒漠迥然不同,雅鲁藏布大峡谷带来了世界海拔最高的一片绿洲,让热带山地环境足足向北移了6个纬度。从海拔7782米的南迦巴瓦,到200米的巴昔卡,短短数十公里,就分布着相当于从热带到北极的植被。
  ▲ 墨脱原始森林
  ▲ 藏马鸡。
从低河谷热带季风雨林带到极地寒冬带,雅鲁藏布大峡谷有着世界上最齐全、最完整的垂直自然带。这是一条生物迁徙的走廊,也是第四纪冰期的“避难所”,保存了大量古老的物种。就这一小段峡谷所拥有的物种,已占整个青藏高原的60%以上!
  ▲ 墨脱缺翅虫。
比如墨脱缺翅虫,这是一类古老而珍稀的微型昆虫,仅 30 余种,而全世界昆虫数量多达1500万种。缺翅虫属于“活化石”生物,在我国的发现曾震动了世界昆虫学界,并对昆虫地理区系的研究产生了重大影响。   不管是长度、宽度、深度、水量,还是综合考量景观的雄奇、险峻等多方面因素,雅鲁藏布大峡谷都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大峡谷”。
  ▲ 雅鲁藏布大峡谷江岸觅食的赤斑羚,它们动作十分灵活,不仅在悬崖上如履平地,在江边的巨石上奔跑时速度也相当快。
雅鲁藏布江只流经了西藏大约20%的领域。但在西藏,到处都有她的身影,不管是日喀则,还是西藏文化的发祥地山南;无论是日光城拉萨,或是“西藏江南”林芝。《敦煌本吐蕃历史文书》说,这里是“天之中央,大地之核心,世界之心脏,雪山围绕一切河流之源头。”  
  ▲ 雅鲁藏布江。
从万年冰雪到沸腾温泉,从涓涓细流至滔滔江水,雅鲁藏布江是一条从远古流淌而来的长河,她塑造了不同的自然地貌,滋养了从古至今、绵延不断的文明,在西藏的土地烙下了深深的印记。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苏公网安备 32108802010544号

        苏ICP备15027010号-1)  网站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