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史海回眸 > 详细内容
鲜为人知的“庚子俄难”
发布时间:2020/7/7  阅读次数:184  字体大小: 【】 【】【

布拉戈维申斯克市(海兰泡)列宁广场凯旋门

  
鲜为人知的庚子俄难
      国人常耿耿于怀120年前,庚子年的八国联军侵华战争,《辛丑条约》,赔付巨款。但其伴生的"庚子俄难",其惨烈度,损失度,羞辱度不至于八国联军侵华,但鲜为人知,少有提及,历史书一带而过,教课书根本没有,现只有在民间自媒体少有提及。我们就从时间排序来看这些事件的发生及其关联。

      1900年5月28日,八国联军侵华战争。
      1900年7月13日凌晨,八国联军分两路向天津城内发起进攻,向津城猛烈炮击,联军以由俄国军队为主组成,俄海军中将阿列克谢耶夫任总指挥。由于津城军民英勇抵抗,联军死亡500多人,其中俄军为多。
         1900年8月14日凌晨,八国联军对北京发动总攻。俄军攻东直门,日军攻朝阳门,美军攻东便门。

      在这段时间内又发生的连续两起俄罗斯军队血洗黑龙江北岸海兰泡屯,江东六十四屯,杀害手无寸铁的近二万村民,其中还包括襁褓中婴儿,妇女,儿童。造成罕见的残绝人寰大惨案。

      1900年7月16日至21日沙皇俄国军队对居住于海兰泡的中国居民进行血腥屠杀,造成5000多名(也有资料为六、七千名)中国人死亡。
      1900年7月17日发生的江东六十四屯惨案,俄军又杀死中国村民近万人。
      这两次大屠杀并称为惊悚全世界的“庚子俄难”。
      它与八国联军侵华战争有必然的联系,但被割裂开来扔在旁边。
从时间上分析,1900年7月13日以俄军为首攻打天津,虽攻下,但俄军损失惨重,仅隔2天,即7月16号俄军血洗海兰泡,7月17号屠城江东六十四屯,杀害数万计手无寸铁的中国居民。

      当年沙俄当局振振有词地说,中国东北地区的义和团运动破坏了俄国修筑的铁路,杀害了俄国铁路员工和妇女儿童。

      海兰泡与江东六十四屯大屠杀是它采取的“报复”措施。     
  1900年6月初,沙俄总参谋长借口东北地区义和团运动兴起,沙俄总参谋长就电令滨阿穆尔省总督戈罗戴科夫声称“密切监视”边境地区,为制止义和团运动的蔓延采取“相应的措施”。

  1900年6月23日,沙皇尼古拉二世宣布阿穆尔军区进入战争状态。
  1900年6月25日,阿穆尔军区和西伯利亚军区同时实行军事动员。动员征集30000预备役兵部队。
  1900年7月9日,沙皇命令俄军分别在伯力和双城子集结,待命进攻中国东北。
  以上完全是借口,以掩饰其侵占中国领土的野心。
  俄罗斯沙皇用心非常卑劣险恶,以俄军为首参与八国联军侵华,领导以俄兵为主的联军侵占天津,遭受天津清兵与义和团的激烈抵抗,损失俄兵500多人,攻克天津后,又攻占北京。终于打败清军,拟订投降赔款的《辛丑条约》。坐等分赃。但这时沙俄并不肯罢休,它想利用与中国毗领,已有霸凌的《瑗珲条约》《北京条约》,再次把已打趴的清朝,再插进一刀,再独剁肥肉,把两条约的尾巴割掉,就是消除海兰泡,六十四屯的中国人有永久居住权,进而永远消灭他们的生命,断绝重返之忧,真谓毒竭如魑,残忍似魍。

 历史过去两个甲子,2017年7月,我参加海兰泡仅隔一江的黑河市黑河学院知青研究所的学术研讨会,并到海兰泡,即现在俄罗斯布拉戈维申斯克市博物馆参观,发现对于海兰泡血腥大杀戳是这样描写:中国人围攻海兰泡,俄国人正当防卫。结果是,中国居民都给围起来杀光了。" 海兰泡的俄文名称布拉戈维申斯克,意思为“报喜城”。用什么来报喜,把中国人彻底消灭或赶走。

 与此同时,俄罗斯又对居住在尼布楚(涅尔琴斯克)、伯力(哈巴罗夫斯克)、海参崴(符拉迪沃斯托克)以及其他地方的中国农民、商人和应募在西伯利亚修铁路、开金矿的中国工人,大肆杀戮。盛京将军增祺的奏折中说,俄罗斯“将华民之在俄界者十余万人”,“尽行屠戮”。盛京副都统晋昌报告说,在俄境的中国人被“枪毙、水淹、火焚,不下二十余万”。俄军大举南下,武力侵占东北全境。对于如此大肆掠夺噬吞行为,另一个虎视眈眈者日本也忍不住了,1904年,俄罗斯与新兴强国日本爆发战争,结果战败,被迫将东北南部让给日本。

 布拉戈维申斯克市(海兰泡)火车站

  
  海兰泡是黑龙江畔的一个村庄,原名孟家屯,后改称海兰泡。1900年,这里大约有3.8万人,半数以上是中国人,他们长期以来就在这里耕种、作工、经商。当时大小商号有500家。

  1858年沙俄强迫清政府签订《瑷珲条约》后,将这里改名为布拉戈维申斯克(意为“报喜城”)。黑龙江省黑河市与俄罗斯布拉戈维申斯克市(海兰泡)。仅一江之隔,横跨黑龙江,就是跨了国,便抵达布拉戈维申斯克市。两市之间的江面宽度最窄处仅750米,这里原是中国的村庄“海兰泡”,1如今成为俄罗斯远东的第三大城市,是阿穆尔州首府。

此照片为 布拉戈维申斯克市东正教堂。


  布拉戈维申斯克市(海兰泡)火车站广场

  布拉戈维申斯克市(海兰泡)火车站广场上展出的老式火车头。

  布拉戈维申斯克市(海兰泡)火车站。
  
  
 布拉戈维申斯克市(海兰泡)东正大教堂,这里已完全俄化,几乎没有中国痕迹。
  
  
 布拉戈维申斯克市(海兰泡)红墙纪念碑
  
  布拉戈维申斯克市(海兰泡)凯凯旋门
  
  布拉戈维申斯克市(海兰泡)火车站,1915年建,通莫斯科,距离7000公里。
  
  布拉戈维申斯克市(海兰泡)东正教堂,
  
   一,血洗海兰泡
      在八国联军侵华战争期间,俄军10万人马配合八国联军,分五路向中国边境压来,海兰泡城内外笼罩着恐怖气氛,迫害华人的事件有增无减。中国居民代表向俄督格里布斯基请示城里的中国人是否需要撤离,他欺骗代表说,中国人“可以不用担忧地留居原地生活”。

  随后他下令禁止中国人渡江,扣留了全部渡船,并派骑兵封锁江岸。
  1900年7月16日,格里布斯基命令一个不留地逮捕海兰泡所有中国人,疯狂的大搜捕开始了,全副武装的沙俄士兵闯进中国人的住宅和商店,不分男女老幼,一律逮捕押走,“就连怀抱的婴儿也被强拉了出来”。1500多中国人逃到城外躲藏,也被俄兵搜出,许多人被刺刀活活捅死,活着的人“像关进兽栏子一样被赶进警察局”。这一天共搜捕了5000多人,警察局容纳不下,当晚又被押送到精奇里江边的一个锯木场里。

  2017年7月,我在黑河开会,就到海兰泡(俄布拉戈维申斯克市)博物馆及黑河市博物馆参观,黑河市博物馆就有此次残案详细记载,并有电光塑像现场展示当时大屠杀血腥场景。据博物馆记载:1900年7月17日,海兰泡市警察局把所有关押起来的中国人赶到黑龙江边,谎称用船将他们渡过对岸。可是岸边连一条船也没有。实则就是赶到江边屠杀,到了江边,俄兵便挥动战刀,把所有的中国人,一直赶进水里。当妇女们把他们的孩子抛往岸上,乞求饶孩子一命时,俄兵却逮住这些婴儿,挑在刺刀上,并将婴儿割成碎片。一个母亲把孩子留在岸上,而她自己走进河里,但走了几步以后,又回来抱住孩子走进水中,最后又不得不上岸放下她宝贵的孩子,惨无人道的俄兵便挥刀刺杀了孩子和他的母亲。

  血腥屠杀之后,尸体堆积如山,肝脑迸溅,血肉狼藉,还有气息未绝的活人,被全部抛入江流。黑龙江水面浮半死挣扎的人,一会儿被江水吞噬,无声无息,只有江水在呜咽悲鸣,残留在江岸血泊中的只是些散乱丢弃鞋、帽和包袱之类。就是连这些遗物,也都被蹂躏得一无完形。

  据瑷珲副都统衙门笔帖式杨继功记述:“21日(公历7月17日)午前11钟时,遥望彼岸,俄驱无数华侨圈围江边,喧声震野。细瞥俄兵各持刀斧,东砍西劈,断尸粉骨,音震酸鼻,伤重者毙岸,伤轻者死江,未受伤者皆投水溺亡,骸骨漂溢,蔽满江洋。事发十几天后,沉溺在黑龙江底的无数死难者尸体浮上水面,顺流淌去,江面漂浮油层,江水为之奇腥”。
  目睹这场大屠杀的人,无不感到“毛骨悚然和为之心碎”。就连屠杀者也受到了良心的谴责,一个俄国义勇兵说,“杀人的一方,完全灭绝人性,他们不是魔鬼,便是畜性。在人世间竟能看到如此惨景,简直就是一场恶梦。如果被杀的人都是些还有挣扎能力的男子的话,也许不会如此凄惨”,但是当看到“一些紧搂婴儿企图逃脱的母亲被纷纷刺倒,从怀中滚落的婴儿被碾得粉碎时”,“只有那些完全没有人性的野兽才能禁得住!”

  黑河博物馆内俄军血洗海兰泡,屠杀手无寸铁的中国村民(包括妇女儿童)图画
  
  江东六十四屯大屠杀画
  
黑河市历史博物馆塑像造型。

  
  
         还有一个参与屠杀的俄兵这样记述:“到达布拉戈维申斯克时,东方天空一片赤红,照得黑龙江水宛若血流。手持刺刀的俄军将人群团团围住,把河岸那边空开,不断地压缩包围圈。军官们手挥战刀,疯狂喊叫:‘不听命令者,立即枪毙!’ 人群开始象雪崩一样被压落入黑龙江的浊流中去。人群发狂一样喊叫,声震蓝天,有的想拼命拨开人流,钻出罗网;有的践踏着被挤倒的妇女和婴儿,企图逃走。这些人或者被骑兵的马蹄蹶到半空,或者被骑兵的刺刀捅翻在地。随即,俄国兵一齐开枪射击。喊声、哭声、枪声、怒骂声混成一片,凄惨之情无法形容,简直是一幅地狱的景象”。

      当时对岸中国人中的目击者说:俄兵“各执刀斧,东砍西劈,断尸粉骨,音震鼻酸,重伤者毙岸,轻伤者死江,未受伤者皆投水溺亡,骸骨漂溢,蔽满江岸,有随波力拥者过者80余名,赤身露体,昏迷不能作语。
      从7月16日至21日,俄军在海兰泡共进行了4次大屠杀,夺去7000中国人的生命。一份俄国的官方笔录说:“目击者的全部证词令人相信,这实际上不是渡江,而是把中国人斩尽杀绝和淹死。”

      海兰泡和江东六十四屯两次大屠杀,共有7000多中国和平居民被杀害,淹死20000多人,两个地区华人赶尽杀绝,掠夺全部华人财产。

      1900年7月31日,海兰泡市议会举行会议,授权格里布斯基征用江东六十四屯中国居民所遗弃的粮食、家畜,以供民用和军需,拍卖海兰泡中国居民的财产,并利用中国人的住宅和商店作为军用医院和宿舍。中国居民的全部田园财产均被沙俄军事当局征用和没收,总价值280万两白银。
      俄罗斯当局用意非常毒辣险恶,认为土地掠夺去并不安全,这土地上的中国居民还是中国心,说中国话,中国习俗,保不准那天又归顺中国,必须全部赶走,赶走,这些人心里不服,必与之为敌,还有夺回来可能,必须杀绝,以绝后患。所以俄军将手无寸铁的村民赶到黑龙江边全部戳杀,然后推入黑龙江喂鱼或随江漂泊,这样还降低杀戳成本,毁灭证据。俄罗斯还从内地迁来大量俄罗斯族居民,使之成为俄罗斯永久放心属地。我们2017年7月从黑河去一江之隔的布拉戈维申斯克市(海兰泡)参观,已絲毫看不到中国痕迹,从人种,商店文学,建筑风格全部俄化。见此另有心酸在心头。

  俄沙皇用心暴虐无道、暴戾恣睢,毒燎虐焰之极限。
  美国历史学家贝弗里奇说:“这一惨案是俄国在远东历史中臭名昭著的丑闻”。

  日本学者石光真清指出,这是黑龙江上有史以来“最大的屠杀,最大的悲剧,最大的罪恶!”

  俄国学者多伊奇认为,“沙俄现在实行的这种惨无人道的做法,只有与中世纪审判异教徒的宗教法庭和西班牙对异教徒、犹太人和摩尔人的迫害才可以相比拟”。

  列宁说:“他们杀人放火,把村庄烧光,把老百姓驱赶到黑龙江中活活淹死,枪杀和刺死手无寸铁的居民和他们的妻子儿女,沙皇政府在中国的政策是一种犯罪的政策”。
  黑河历史博物馆中有关《瑗珲条约》及海兰泡,江东六十四屯惨案的记述。
  
  黑河博物馆内有关海兰泡,江东六十四屯大屠杀历史资料展览。

  
  
  
  
  
  
《瑷珲条约》谈判现场复原。
  
   二,再血屠江东六十四屯
      1900年7月17日,沙俄侵略军前一天血洗海兰泡后,又扑向东面江东六十四屯血洗,六十四屯村民闻讯纷纷逃离。
      江东六十四屯位于黑龙江左岸,从瑷珲县黑河镇对岸的精奇哩往南,直到孙吴县霍尔莫勒津屯对岸,面积约6600平方公里,人口达3万多。清朝与沙俄签订了不平等条约,黑龙江北岸划归俄国。由于江东六十四屯居住大量中国清朝居民,因此在划界时特别将此地归属于清朝管理。《中俄瑷珲条约》规定,中国人在江东六十四屯享有永久居住权,清政府对该处人民享有永久管辖权。

      俄罗斯哥萨克军队来六十四屯大肆抓捕中国村民,搜捕数千中国居民,关在警察总部,后关不了,又转移到结雅河边的木厂院子里。从17日到21日,他们把数千中国居民分四批徒步押到海兰泡北边的黑龙江畔。沿途掉队的居民,全部被砍死;到达江边的,就被赶到江中,大都溺死;没有下水的,在江边也全被枪杀。前后遇难的中国居民达2000余人。知悉此险情后,瑷珲县派出士兵用船30余只昼夜接渡难民。20日晚,一支沙俄哥萨克骑兵赶到渡口,残暴地对和平居民用排枪齐射,黑龙江又被血水染红,惨叫声,呼救声振荡一片。近万人沉入江底,只有几十人饶幸游到对岸逃生。

      沙俄侵略军骑兵还几次闯进六十四屯,挥舞马刀,不分男女老少,见人就砍。留在各屯的和未来得及渡江的中国居民,尽遭残杀。还将六十四屯的财物抢劫一空,然后放火烧掉全部村舍。
      大洗劫中,六十四屯共死去中国居民7800余人,丧失财产合300余万银元。

      海兰泡和江东六十四屯被害的中国居民的尸体壅塞在黑龙江水面,直到三个星期后还在江上浮游。

  一个俄国上校军官日记写道“7月24日(按:公历8月6日),我们一行人又乘船继续向前航行,轮船很快就赶上一具溺尸,在它后面又出现了第二具、第三具尸体……。在黑龙江整个宽阔的河面上,一具具尸体漂游着,仿佛在追逐着我们的轮船。…很显然,这是在黑龙江淹死的那些最不幸的人。在一个扁平的沙滩上,一下子冲上来很多腐败溺尸,一百三十,一百三十一,一百三十二。”

  尔上校轻轻地数着。这片浅滩远远地泛着白光,而由那些褐色和粉红色的尸体所砌成的长长的带子,就象花边一样镶在沙滩的水边上。周围的空气被严重地毒化了,我们都不得不用手帕塞住鼻子。…很难估计出我们这一天赶上了多少尸体。但是,据判断,仅在一个小沙嘴上,我们共数出一百五十具。可以想见,中国人的尸体是很不少的。”

  当年一位黑龙江文人写诗:滔滔的黑龙江变成了一条流不尽的血河!这是江上“有史以来最大的屠杀,最大的悲剧,最大的罪恶。”
  大屠杀后,沙俄侵略军阿穆尔地区军事长官悍然宣称:“根据《瑷珲条约》规定一直归中国当局管辖的前满洲外结雅地区(即江东六十四屯)及阿穆尔河(黑龙江)右岸为我军占领之满洲土地,已归俄国当局管辖。凡离开我方河岸的中国居民,不准重返外结雅地区。”中国人民长期辛勤开发的田地就这样被霸占,人民被迫离开了自己世世代代居住的家园。  
  黑河博物馆内血洗海兰泡图画
  

  血洗海兰泡俄军。
  
  
  血洗江东六十四屯俄军(黑河博物馆照片)
  
三,俄军为主联军攻屠津城
  这里再把时针倒拨从1900年7月16日俄军血洗海兰泡,17日血屠江东六十四屯,倒拨到13日,以俄德为首的1.7万八国联军在大沽登陆,向天津城发动进攻,先是用重炮轰击城门,总指挥是旅顺沙俄关东司令官阿列克谢耶夫,指挥八国联军进攻天津的军事行动。清军2万余人拼死抵抗,义和团挖开河堤,放水淹灌,一片汪洋。但是联军队仍攻进城内。但联军代价惨重,死亡500多人,其中俄军为多,津城守军死亡800多人。7月14日下午,天津陷落。居民争向北门逃走,多被侵略军打死街头。联军大肆抢掠,各衙署也都被捣毁。城内碎砖破瓦,满地狼藉。被杀者不计其数。

  《天津益闻西报》录:但见碎砖破瓦,狼藉满地。至闸口二里有余,亦求一屋而不得,满目惨状,言之痛心。从锅店街未估衣街起,直至针市街口,亦被烧磐尽。以锦绣繁华之地,变为瓦砾纵横之场,目不忍睹。最惨惟西门,探访居民,始知洋兵实破西门而入,故遭此大难。西门被杀者不计其数,尸体堆积如山,海河上漂尸阻塞河流,3天不能清理净尽。各国兵惟俄法两国兵最强暴,不通情理,亦甚强横。

入侵天津联军


  
  
1900年7月俄军合影
  
1900年7月,俄军侵入天津城入城仪式
  
当年天津市民观望联军搬走战利品
  
联军缴获义和团统子枪,两人才能扛动,比人还高。
  
历史不应被遗忘,弱国无外交,我们要时时刻刻牢记“落后就要挨打”的道理,奋发图强。只有强大的祖国才会给百姓带来更强的安全感。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苏公网安备 32108802010544号

        苏ICP备15027010号-1)  网站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