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剪影 > 详细内容
他一贫如洗,却花费上亿美金包裹地球,作品震惊世界!
发布时间:2020/6/6  阅读次数:282  字体大小: 【】 【】【

2020年5月31日,著名环境艺术家克里斯托(全名:Christo Vladimirov Javacheff) 在美国纽约家中自然离世,享年84岁。

此前,他的妻子珍妮·克劳德于2009年11月18日因脑动肿瘤逝世。

克里斯托因与妻子珍妮·克劳德共同使用织物以及塑料包裹建筑物和著名地标,创作大规模的环境公共艺术,而享誉当代世界艺术史。

Cristo with his wife and artistic partner Jeanne-Claude

他们作为20世纪最具颠覆性和创造力的艺术家,可以说是无人能及。

近半个世纪以来,他们为实现那些昙花一现的超大型项目,耗费数十年的筹备,自费上亿美金。

他们曾包裹「迈阿密海上小岛」「加州海岸线」「 德国国会大厦」等等,完成作品只有屈指可数的 21件,但每件作品都轰动世界。

60年代,他们在巴黎街道上用油桶堆叠一堵高墙,传达为柏林围墙的政治批判,一举成名。

▲Wall of Oil Barrels - The Iron Curtain

70年代,他们提出用白色布幕包裹住德国柏林国会大厦,象征融合了国家曾分裂的伤口。

1995年轰动一时的《包裹德国国会大厦》,短短两周的距离时间,参观人数却高达500万人次。

▲Wrapped Reichstag

以他们作品的知名度,实现财富自由简直轻而易举。

但他们一生过得像个穷人

没有为自己留下一分存款,而是把所有的钱都用于那些巨型作品的创作上。

举世闻名的他们,住在纽约没有电梯的公寓楼中。

甚至没有一辆属于自己的车。

他们从不接受赞助或委托,也拒绝为作品阐释深意,坚持声称:那只关乎欢乐与美感。

“流浪汉”与富家千金的爱情

克里斯托和珍妮都出生在1935年6月13日。

克里斯托出生在保加利亚,一个没落的德国企业家家庭。

▲Christo Claude

珍妮出生在卡萨布兰卡,是陆军上校的女儿。

Jeanne-Claude

二人的结合有些出乎意料,珍妮出生在一个名望很高的家族,并且当时已经订婚。

而克里斯托当时因不满保加利亚的扼制艺术发展的政治环境而从祖国逃亡,一路颠沛流离,最终移居巴黎,还丢失了护照。

在1973年成为美国公民前,克里斯托做了17年“黑户”。

当时在巴黎,克里斯托唯一的生存途径只有画肖像画。

1958年10月,他被邀请去为军雅克·德·高依本上校的夫人画肖像,随后与上校的女儿珍妮坠入爱河。

由于出生门第严重不“登对”,两位年轻人的结合受到家人一致反对。

但他们全然不顾, 结为伴侣,一 头扎进艺术创作中去。

二人相识不到一年后,珍妮就怀上他们的第一个孩子。

Christo夫妇和他们的儿子

一起生活期间,他们开始构想艺术项目,通过一切他们买得起的材料实现。

油桶价格便宜,堆放起来容易形成突出的视觉效果。

并且能够借油桶隐喻西方对于石油的依赖,开启对政治、经济、环境问题的指涉。

成为了他们作品中的一个重要材料。

1961年,他们在科隆码头完成了第一个临时的环境艺术作品。

展示了三种广为人知的艺术品:包裹物品,油桶和临时性的大型作品。

Stacked Oil Barrels, Cologne Harbor

1962年,克里斯托夫妇创作了第一个户外作品《铁幕》。

在巴黎拉丁区一条窄巷中,他们用89个油桶堆起一座围墙,从街道的一头延伸到另一头,将这条小街足足堵塞了八小时。

▲Wall of Oil Barrels - The Iron Curtain

这一作品是为了呼应1961年柏林墙的建立。

克里斯托作为饱受流亡之苦的艺术家,使观众们加深了对这件作品的理解。

这个具有“反柏林墙”寓意的作品成为了有力的政治宣言,让他们名震法国。

克里斯托和珍妮建立起了一致的长期合作关系。

克里斯托为这些项目绘制草图,做前期准备工作,然后出售这些项目来实现最终的搭建。

他们一同雇佣助手来完成项目的包裹。

他们从不乘坐同一架飞机。

万一其中一架意外坠机,另一个人还能继续完成他们的项目。

“昙花一现”的惊世之作

1964年,两人定居纽约,踏上他们惊世的“创艺”之旅。

克里斯托早年积累了不少“包裹艺术”的作品。

用塑料布、帆布、绳子作为材料,包裹桌椅、人体、植物、汽车、杂志,以及他自己的绘画...

他在纤维织物牵伸的张力中看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美感。

这种美感也建立在使原有的物体变得陌生的基础上。

《铁幕》完成后,克里斯托夫妇想,被包裹的物体能否是更庞大的环境,甚至地球呢?

42,390立方英尺的包裹》

1966年,在明尼阿波利斯艺术学院。

克里斯托和珍妮·克劳德在147名学生的帮助下,完成了42,390立方英尺的作品。

42,390立方英尺的包裹中装有2,800个彩色气球,并用直升机将其抬离地面20英尺(6米)。

▲42,390 Cubic Feet Package

《包裹海岸》

1968-1969年,在美国收藏家约翰·卡尔多(John Kaldor)的帮助下,

克里斯托夫妇和100名志愿者,

用9万多平米的防腐布料和总长度达56公里的绳索,

完成了对澳大利亚悉尼附近1.6公里海岸的包裹。

▲Packed Coast

他们的包裹创作越来越大型化。

世界上的著名自然景观,几乎都成了他们关注的目标。

《谷幕》

1970-1972年的《谷幕》,是在美国的科罗拉多峡谷中完成的一项巨大工程。

▲Valley Curtain

将3.6吨的橘黄色尼龙布,悬挂在相距1200英尺的两个山体斜坡夹峙的U形峡谷间。

▲Valley Curtain

巨大的橘黄色帘幕横拉在山野峡谷之间,颇为壮美。

这个花费28个月才完成的作品,因为大风只存在了28小时。

▲Valley Curtain

《奔跑的栅篱》

1972-1976年,他们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太平洋海岸边的山丘上。

实现了用白色尼龙布架设了一道约40公里长的“织物长城”。

Running Fence

《被环绕的岛》

1980-1983年,克里斯托夫妇受著名印象派大师莫奈的油画《睡莲》启发。

在岛屿密布的迈阿密海上造景。

Surrounded Islands

克里斯托夫妇将海上11个岛屿,用粉色的尼龙布围绕起来。

Surrounded Islands

《被环绕的岛》, 由此诞生。

俯视角度下这些岛屿宛如绽放的睡莲。

Surrounded Islands

《伞》

《伞》这项匪夷所思的艺术工程总长度达12英里,覆盖面积达75平方英里。

The Umbrellas

3100顶5米高,重200多公斤的巨伞,从洛杉矶的山谷一直绵延到东京的佐藤河谷。

The Umbrellas

其规模成为当今人类艺术史上任何单一作品在物理空间上的最高纪录。

克里斯托选择了黄色和蓝色的伞,将 美国和日本的不协调地貌联系在了一起。

The Umbrellas

远隔万里的日美两国在同一天同一时刻里完成了这一艺术品。

3100顶巨伞同时张开,颇为壮观。

这件艺术品不仅在空间,而且在时间上也具有了永恒的意义。

The Umbrellas

《包裹德国国会大厦》

他们最出名的作品之一,当属1995年的《 包裹德国国会大厦 》。

Wrapped Reichstag

正常人都觉得这根本是无稽之谈,不仅涉及复杂的技术、资金、人力、工程等问题,还必须通过德国议会的层层审批。

两位艺术家历经24年(1971-1995)的努力, 自费1300万美金,终于实现了这座象征民主的建筑进行包裹。

Wrapped Reichstag

由深蓝绳索塑造的一座通体闪烁着银色光芒的大地雕塑,令建筑的视觉更加丰富。

Wrapped Reichstag

这件作品持续了14天,吸引了500余万名游客,震撼了全世界。

《浮动码头》

《浮动码头》这一作品,2016年在意大利的伊塞奥湖面得以实现。

The Floating Piers

10万㎡泛着微光的黄色织物,从高空俯瞰犹如一副抽象画作。

The Floating Piers

将San Paolo的小岛、Sulzano与Monte Isola这三个彼此隔水相望的地方连为一体。

随着波浪的运动,漂浮的桥墩刚好浮在水面上。

人们走在漂浮的桥上如同在水上行走。

The Floating Piers

在为期16天的展览之后,所有组件均被移除并进行工业回收。

▲ Wrapped Trees

他们经年累月,苦苦经营的作品,虽然只是“昙花一现”,但他们对此并不遗憾。

“我们的作品都有关自由,而自由的敌人是拥有,消失的事物要比存在的更恒久。”

这种以天地为画,以四海为家的创作,堪称艺术世界的浪漫尽头。

唯一永久的大型作品

克里斯托夫妇彼此陪伴,穷极一生,让公共建筑和自然环境,呈现欢乐与美丽的一面。

这些无法定义的“环境艺术”,既叹为观止又稍纵即逝。

Mastaba是克里斯托在1977年,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阿布扎比构思的一个项目,直到其逝世仍未完成。

▲ Mastaba

它将是世界上最大的雕塑,由410000个彩色的桶制成,形成闪亮鲜明的马赛克图案,与当地伊斯兰建筑相呼应。

▲ Mastaba

Mastaba,将成为Christo和Jeanne-Claude唯一的永久性大型作品。

▲ Mastaba

伟大源自爱与纯粹。他们的爱是传奇,他们的艺术更是传奇。

克里斯托夫妇的每一个项目都是经年累月的持久战。

在项目最终实行和呈现的短暂火花之前,是漫长的筹备。

他们是世界上最干净的艺术家。

他们的大型艺术作品都是临时性的,最终都会被移除。

这些场景,也会被恢复到原来的状态,大部分材料被回收利用。

他们用半个世纪,坚持对艺术和美的追求。

他们的爱情,也借由叹为观止的艺术,超越世俗,穿越时间,最终缔造永恒。

生命是短暂的,艺术却是永恒的。

这对“艺术伉俪”为当代艺术史上画下了奇绝的一笔,而这笔浓重的色彩将永不褪去。

即便逝去,他们的艺术也仍永存在人们的记忆与心中。

以此怀念两位伟大的艺术家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苏公网安备 32108802010544号

        苏ICP备15027010号-1)  网站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