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谈天说地 > 详细内容
都想甩锅!新冠病毒源起之争:急于解释的人最心虚
发布时间:2020/4/22  阅读次数:190  字体大小: 【】 【】【
自各国尤其是欧美新冠病毒确诊人数大爆发以来,“病毒缘起论”就一直受到讨论。近日,该话题再次受到美国舆论界热议。

中国病毒、实验室泄漏、瘟疫:混乱的舆论场

最先引发这一轮讨论的是《华盛顿邮报》4月14日的一篇报道“国务院曾收获武汉实验室蝙蝠冠状病毒研究存在安全隐患的报告”(State Department cables warned of safety issues at Wuhan lab studying bat coronaviruses),其中称美国大使馆官员在参观武汉病毒研究所的P4实验室后,于2018年1月发电文警告美国国务院,认为武汉病毒研究所实验室的安全度不足,且该研究所在进行的有关蝙蝠冠状病毒的实验存在风险。

4月15日,福克斯新闻网援引《华盛顿邮报》该篇报道及“多个政府消息源”表示,白宫现在“更为相信”新冠病毒来自武汉的一个实验室,但乃自然产生而非生化武器,是中国希望显示其识别与抗击病毒的能力可与美国持平,或超过后者。“更为相信”的态度是来自加密和公开的文档和证据,消息源拒绝了福克斯新闻直接看到证据的请求。



《华盛顿邮报》4月14日一文引发了这一轮“武汉实验室”的讨论。(《华邮》网站截图)

媒体之余,白宫方面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4月15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其政府正在试图确定新型冠状病毒是否是从武汉一个实验室开始传播的。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则表示,“中国政府需要自我澄清。”

4月17日,特朗普在白宫记者会上再次提及中国,在发表一系列蝙蝠相关的表态后,他说病毒的源起相当古怪,美国正在展开调查,“我能说的是,它(病毒)来自中国。无论如何,184个国家正在因此而受难”。

20日,特朗普再次于记者会上提及中国,先称赞两国在贸易方面所达成的进展,随后表示“但随后与中国相关的事便是瘟疫临到了美国,没错,瘟疫”。

相较于白宫和国务院,美国其他官员则更为严谨。

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Mark Milley)4月14日表示,美国情报部门的初步评估是,新型冠状病毒可能是自然产生的,并非在中国一家实验室人工制造,两种说法都不能完全确定。

4月17日,在特朗普表示“184个国家因来自中国的病毒而受难”之后,记者随后转问白宫疫情工作组成员、美国国家过敏症与传染病研究所(NIAID)主任福奇(Anthony Fauci),“关于新冠病毒或是出自人为、可能是从中国实验室来的指控、猜测,你的观点是什么?”福奇对此表示,“最近有一份研究可以和你分享,一组资深的病毒进化学家研究了新冠病毒序列,以及蝙蝠所携带病毒在演变过程中的序列,研究发现,(新冠病毒)演变到当下所经历的变异次数,与病毒从动物传染到人类所需要的变异次数相符”。

美国以外,过去一段时间受到争议的世界卫生组织(WHO)则继续秉持严谨态度,由西太平洋地区主管葛西健(Takeshi Kasai)表示,如今无法确认新冠病毒的确切源头。







另一边厢,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在日前表示不要天真地觉得中国在处理疫情上比西方国家好得多,“显然有些事情发生过(但)我们不知道”之同时,亦由其办公室在4月17日表示,迄今为止没有事实证据证实近期在美国新闻界流传的资讯,即新型冠状病毒的起源与中国武汉P4实验室有关。

因此,综述而言,在美国国内,当下围绕“病毒源头”和“实验室泄漏”等说法,以特朗普和蓬佩奥为代表的美国政府时而抛出争议性言论,时而有所收敛,颇有投机的嫌疑;诸如米利和福奇等官员及专家则言辞甚为谨慎;美国媒体则立场各异,《华盛顿邮报》通过议题甄选更多地报道“病毒泄漏”或“生化病毒”,福克斯新闻在亲特朗普的同时却措辞更为严谨,至于CNN等媒体则一贯通过议题甄选更多地批评美国政府当下防疫措施。

在美国之外,以世卫为代表的联合国方面继续以科研报告为基准,表态严谨,既拒绝“亲华”的质疑,也不做过多表态;以法国为代表等西方国家政府在对中国颇有怨气的同时,也依旧保持严谨措辞。

病毒源头自有科学家查实


如今各方都有各方的盘算,或是争功,或是诿过,或是迫于身份和压力,乃至处于对操守及良心的秉持。不过各方都知道的是,造成此次肺炎疫情(COVID-19)的新冠病毒(SARS-CoV-2)的来源,着实还无法确认,尚有待进一步科研结果。

因此,在如今人人都可自己上网查询讯息的时代,在病毒来源尚未得到科学界证实的档口,无论是“病毒乃武汉实验室泄漏”、“病毒乃中国或美国制造的生化武器”、“病毒其实来源于美国”等说法,在得不到证实前,都皆是阴谋论。

那么,做政府的此时频繁提及“实验室泄漏”、“病毒源头”这些说辞,真的就能够让国民满意吗?与其在舆论领域耗费这诸般功夫,将精力更多地用在国内抗疫,并为了国内抗疫而加强国际合作,难道不是更好吗?

以频频试图炒作“中国病毒”的特朗普和蓬佩奥为例,他们在表示“因中国政府隐瞒疫情,所以病毒才传播到全球”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澳门、香港、台湾的疫情没有那么严重?为什么韩国、德国的死亡率可以保持在低位?为什么北边的邻居加拿大疫情都远不如美国严重?

事到如今,人们对SARS-CoV-2这个病毒依旧不甚了解。人们知道的是,武汉方面于2019年11月、12月注意到未知肺炎,1月中旬确认“人传人”,而后世界各地先后确诊大量病例。但人们依旧不知道病毒究竟从何而来,疫情究竟从何时爆发。









因此,从一开始,封关就只能减缓疫情。愈早封关就能愈早经历疫情高峰。但无论封关与否,都已经大概率被传染,尤其是人流往来频繁的大都市。现在很多疫情严重的国家所犯下的大错,都是一开始只采取封关,却不在境内采取严厉社区管制措施。

仔细想想吧!就如今已确诊的情况来看,截至4月21日,湖南累计确诊1,019例,河南累计确诊1,276例,安徽累计确诊991例,江西累计确诊937例,陕西累计确诊277例,重庆累计确诊579例。那为什么中国这些与湖北接壤的省份,疫情情况反而比动辄确诊数万乃至数十万人的各国好得多?

论人口,这些省份各个堪比一个欧洲大国,论这些省份与湖北的人流往来程度,也皆远高于各国,而且相较于湖北与其他国家之间凭靠空中交通的人流往来,更易管控,湖北与周边省份可是有大量自己骑摩托车就回乡的人啊!“因中国政府隐瞒疫情,所以病毒才传播到全球”这种说法,如何解释这种情况?而如果非有人认为“中国其他省份疫情看似不严重,是因为政府隐瞒”,那么为何湖北的疫情就能让人发现?

归根结柢,处于当今全球化之世,面临这种传染性极强的未知病毒,人们在一发现病毒的当下,就应该迅速采取措施,一方面以封关等形式限制人流往来,另一方面立刻落实强制社区管制措施。“封关”、“社会管制”这是必须双管齐下的。

现实些讲,多国政治领袖“争功诿过”也是可以理解的。人命关天。面临这种百年不遇、成千上万国民病逝、全国经济停摆的大疫情,即便是再专制的政府也难以承受这滔天罪责,都需要对国民有个交待。

诚然,愈是心虚的人愈急于撇清责任,可时至今日,倘若仍未认清固中之理,还在尝试为自身失职寻找借口,就或是恬不知耻,或是当人民皆为白痴了。

从反智的“中国制造病毒论”再看美国社会焦躁


北京时间4月20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例行记者会上被问及11个问题,其中6个与新冠肺炎疫情有关,分别来自西方的政界、媒体和个人,皆是指责、追究中国的相关说法或动议。

简而言之,这6个问题分别是:两名美国国会议员发起议案要求允许美国公民和地方政府就疫情问题起诉中国政府;澳大利亚外长佩恩(Marise Payne)呼吁成立调查机制对中国疫情进行调查;2008年诺贝尔医学奖得主、法国教授蒙塔尼耶声称新冠病毒是在(中国武汉)实验室人工制造而成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指责中方没有及时向国际社会通报疫情;美国白宫贸易与制造业政策办公室主任纳瓦罗(Peter Navarro)声称中国以世卫组织为挡箭牌隐藏病毒,还囤积个人防护设备牟取暴利;蓬佩奥等美方官员多次散布或影射所谓新冠病毒源于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言论。

当天的场景,其实也是目前由西方掌握主导权的国际舆论场的一个缩影。最先揭开疫情并率先扭转本国疫情的中国,则成为了这些舆论的众矢之的。但是如果放宽眼界、放下偏见,多一些理性思考,很容易能够看出其背后的无理和荒谬。而这些声音反而表明了发声者的蛮横和浅陋,在人类社会共同面临疫情威胁的当下尤其是有害无益。

反智的“中国制造病毒论”

蓬佩奥与蒙塔尼耶等人所谓“新冠病毒来自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猜测或说法,其实在西方舆论中早已有之,但是因为没有任何实质性证据,无疑是一种“阴谋论”。这种阴谋论在西方意外获得了相当的宽容。





但这种阴谋论的逻辑漏洞十分明显。假设中国制造了新冠病毒,那么其目的是什么?首先可以排除的选项就是施加给本国国民,但事实是中国最早遭受新冠病毒的严重冲击,截至4月21日已有4,642个中国人为此死亡。如果是为了作为战争武器施加给美国,也完全没有必要先在中国国内经历一次,再由中国感染者携带去美国。甚至也没有必要感染中国武汉之外其他地区,让武汉人乘机出国便可。

因此,这种阴谋论最大的盲点和反证就是,无论是公共卫生还是经济发展,中国同样遭受了新冠病毒的沉重打击。

至于“实验室泄露”的推测,得以成立的必要前提是“实验室制造出来的”,但是至今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新冠病毒是在实验室产生的。世卫组织负责人与全球数量众多的知名医学专家都支持这一点,所谓“中国制造病毒论”的阴谋论因此显得相当另类。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院长弗朗西斯•柯林斯(Francis Collins) 引用相关研究成果称,SARS-CoV-2刺突蛋白与人体细胞ACE2受体的结合水平要远远强于目前所有计算机预测的模型,换句话说,实验室现在还造不出感染力这么强的冠状病毒来。

当然,从科学的角度来说,不能排除所有的可能性。那么,包括美国散布在全球其他地区的很多病毒研究机构在内的所有相关设施,都应该接受更严格的监督,因为同样无法完全排除此前或未来美国的病毒研究所泄露病毒的可能性。鉴于新冠病毒的巨大杀伤力和威胁性,如果以对人类安全负责的态度来说,确实有必要对从事病毒研究的机构保持警惕和戒心。

美国已经是新冠肺炎疫情的“震中”,也是受打击最沉重的国家之一。截至4月21日,美国官方公开的累计确诊787,901例,死亡42,364例,死亡率约为5.4%。但是也有一些比较发达的国家或地区,例如韩国、德国,以及中国的台湾、香港和澳门,或者传染态势被限制在相对较低的程度(韩国4月20日仅有9个新增确诊病例),或者死亡率被维持在很低的水平(德国感染死亡率约为3.3%)。就此来说,可以认为新冠病毒是针对美国人的基因来设计的吗,还是应该归因于这些国家或地区的政府比美国的表现更值得认可?

此外,美国国内也有不少人声称中国在口罩、呼吸机等疫情防治产品上囤货、炒高价格。这种说法也有无理取闹之嫌。纽约州州长科莫(Andrew Cuomo)在当地时间3月30日曾抱怨称,即便纽约已经成为疫情的“震中”,他还要和“其他州,还有联邦政府争抢呼吸机。”“现在联邦应急管理局在50个州中名列前茅,把价格推得高高的。”

的确,中国疫情爆发后,口罩和其他相关医疗用品一度供不应求,价格高涨,不过随着产能的迅速恢复和更多生产力的投入,已有供过于求的趋势,再加上中国政府对哄抬价格行为的高压政策,相关用品的价格再中国并未出现过分增长。而美国医疗设备和用品价格的上涨,更有美国自身的因素。

以口罩为例,纽约、新泽西、康涅狄格州地区的两大医疗设备供应商之一的Dealmed公司总裁迈克尔•艾因霍恩在4月中旬接受《财富》杂志采访时表示,“以前从未涉足口罩市场的组织,如苹果公司和基金会,以及其它想成为英雄的组织,或是只想哄抬价格的中间商,都在争相购买中国口罩。”据报道,“他从同一批中国工厂那里购买口罩,但口罩购买成本,以及之后面向纽约或新泽西医院的出售价格,却在爆炸式增长。”“现在,公司的运输成本从疫情前的每只口罩5美分飙升至1.3美元至4美元不等。‘这太疯狂了。’”

其实,普通口罩仍然是低附加值的初级产品,尽管出现了短期价格暴涨现象,生产者所得利润仍然有限,更多的利润恐怕被归入了运输、销售的环节,以及投机者的腰包。

在美国的市场经济之中,出现此类现象本来无可厚非,可是在美国人民共同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生存威胁的时候,这种行为是否依然合乎情理?

美国社会的恐慌与焦躁

美国的累计确诊与死亡病例数字自3月中旬至今呈现持续高速增长的态势,这意味着美国尚未建立起有效的疫情防控机制,甚至是陷入某种程度的无序和未知的危险状态。美国的疫情还有很多没有搞清楚的问题,目前的真实情况很有可能比公众已知的信息严重得多,未来的恶化程度也很有可能远超想象。身在其中,难免会产生恐慌与焦躁的情绪。




不过,美国社会中的恐慌与焦躁情绪,似乎很轻易地被转移到了中国,美国自身的问题却缺乏关注与反思。美国式的“自由”“民主”的理念与制度、美国式的市场经济作为“政治正确”的禁区,不容丝毫质疑,并且得到了近乎一致的遵守。

不论如何,从现实和理性的角度来看,中国的的确确有效和迅速地控制住了疫情,使得本国各项生产、生活秩序得以在安全环境中逐渐恢复。而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在应对疫情方面的表现则相对较差,即使提前了解到疫情的巨大危害,也没有做出更好准备,或是对其无能为力,或为担心影响经济,放任疫情在本国的继续恶化,造成本国民众的大规模感染与死亡。

因此,美国疫情严重的原因更多的在于美国自身,而不是中国。归罪中国、批评中国、追责中国的美国众生相,因为忽视了这一基本事实,因而显得无理、荒谬和反智。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苏公网安备 32108802010544号

        苏ICP1502701-1)  网站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