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谈天说地 > 详细内容
浅谈杨安泽
发布时间:2020/4/8  阅读次数:203  字体大小: 【】 【】【

      

     几天前,杨安泽在华盛顿邮报上发了一篇文章,题为我们亚裔美国人不是病毒,但我们可以帮助治愈病毒。

     不熟悉杨安泽的,只要知道他是个华裔美国人,参加过2020年民主党派的美国总统竞选。之前曾一度被国内自媒体吹得非常热门,我甚至看到过“亚裔竞选总统,国人的骄傲”这种标题。
     他是不是华人的骄傲我不知道,但很明显,他自己认为作为一个华人他感觉到非常羞耻。
     在文章里,他写道:
     Three middle-aged men in hoodies and sweatshirts stood outside the entrance of the grocery store. They huddled together talking. One looked up at me and frowned. There was something accusatory in his eyes. And then, for the first time in years, I felt it.
I felt self-conscious — even a bit ashamed — of being Asian.
     三个穿着连帽衫和运动衫的中年男子站在杂货店门口。他们挤在一起聊天。一个抬头看着我,皱着眉头。他眼里流露出一种责备的神情。然后,多年来我第一次感觉到了。
     我为自己是亚洲人而感到自觉,甚至有点羞愧。
     而后的文章里,他说他从小其实就有这种感觉。但是因为成年之后,有了家庭,又开始竞选总统,让他一度认为自己已经没有这种成为亚裔的耻辱感。
     因为新型冠状病毒的爆发,他的心理又开始产生了微妙的变化。他说:“我觉得显然种族歧视不是一件好事,但是你对着人们喊不许歧视我,其实没什么用。”
     接下来他说道,有个亚裔美国人Natalie Chou,只有穿上UCLA校服的时候,才有前所未有的归属感,感觉到了自己是个美国人。所以为了让美国人更加认同亚裔美国人的身份,他们就需要做得更多。
     比如说像二战时期的日裔美国人学习。
     最后,他说道:
     We Asian Americans need to embrace and show our American-ness in ways we never have before. We need to step up, help our neighbors, donate gear, vote, wear red white and blue, volunteer, fund aid organizations, and do everything in our power to accelerate the end of this crisis. We should show without a shadow of a doubt that we are Americans who will do our part for our country in this time of need.
     我们亚裔美国人需要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展示我们自己是货真价实的美国人。我们需要加快步伐,帮助我们的邻居,捐赠装备,投票,穿红白蓝相间的衣服,志愿者,资助援助组织,尽我们所能加速结束这场危机。
     我们应该毫无疑问地表明,我们是美国人,在这个需要帮助的时候,我们将为我们的国家尽自己的一份力量。

      

     毫无疑问,这篇文章发出来之后,受到了大量的抨击。日裔美国人更是因为杨安泽让他们回忆起二战后在美国受尽欺凌,为了得到认可,主动或者被动地去服兵役。二战时期,日本轰炸美国珍珠港之后,有超过11万日裔美国人被强制大规模迁徙和监禁。

     对日裔美国人来说,这段回忆是不堪回首的,可是杨安泽居然再次旧事重提,还希望所有亚裔美国人都回到那段卑微又羞耻的时刻,讨好所谓其他非亚裔美国人(主要是白人为主),来获得一丝丝安慰。
     在国内的大多数人可能并无法理解他为什么要发这样一篇文章,在美国的亚裔也为他这样一篇”感到羞辱”的文章而更加感到愤怒和耻辱,而非亚裔人群也不见得会因为他的卑微而更认同他们的身份。
     那为什么他还要发这样一篇四处都不讨喜的评论呢?
     我觉得这需要从亚裔在美国的生存状态来说。
     根据我在美国生活观察的情况来看,美国亚裔大致可以被划分为两种人,一种是家庭条件比较好,在美国属于中产或偏上。这样的人通常会去一些职业类似于医生、律师、金融等职业。虽然很难在美国大富大贵,但经济收入上至少还是小康的。杨安泽就是非常典型的中上层华裔,智商不错,努力,学习成绩好,名校毕业,去读了法律。
     还有一种人就是在自己国家的时候就经济条件非常差(尤其是中国国内),为了获得更好的生活偷渡去了美国,现在在美国也属于中下阶级,大多做一些类似于建筑、水电、司机、物流等蓝领工作。
     但是,无论是中上层亚裔,还是下层亚裔,都面临着非常严重的身份认同危机。
     其实身份认同和归属感很好理解。就比如说,如果别人问你,你是哪个国家来的,你如果没有任何异样地回答:我是中国人。此刻你的脑海里没有想任何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
     大部分的中国人会觉得这件事非常简单。但是对亚裔来说并不是如此(甚至多说一句,身份认同对大多数香港人也是很难的。如果你问他们是哪里人,他们会不停强调自己是Hong Konger 而非Chinese就已经很明显地表现出他们并没有对中国人基本的身份认同)。
     我记得我在美国上学的时候,遇到过非常多的亚裔美国人,也就是所谓的ABC, ABK...…有一节课上,有个教授问一个韩裔美国人说:
     “你是从哪里来的。”
     那个男生回答:“我来自美国,加州。”
     教授继续问:“不是,我问的是,where are you originally from?(你的祖籍是哪里)。
     那个韩裔小哥的脸瞬间憋得通红,过了很久才说:“My grandparents came from Korea, but since then they've lived in America. I've never been to Korea, and I don't speak Korean. I grow up in California." (我祖父母来自韩国,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们就住在美国。我从来没去过韩国,我也不会说韩语,我在加州长大的。)
     其实教授只问了一个问题,就是你的祖籍到底在哪里,但是这位韩裔朋友直接回复了一大串来解释自己的状况。
     为什么他会如此急切地想要解释呢?
     因为他不自信,他对自己“美国人”的身份并没有完全的认同。而人在越不自信的时候,就会越加重申自己的观点,希望让别人信服。
     教授听完他的回答,只是笑了笑说:我知道,你没有必要解释那么多,我只是好奇,没别的意思,因为我自己很喜欢吃韩式拌饭。
     后来下课之后,有一帮同学因为听说他是韩裔,就凑过去讨论一些韩剧的问题。原本大家只是好意,没想到这位小哥就彻底炸毛了,说:“我完全不懂这些东西到底有什么值得讨论的。”
     我很好奇,就问他为什么这么生气。他说:“我恨韩国,我爸妈和我说了,韩国是个极其落后,极其糟糕的国家,所以我爷爷奶奶才会选择移民美国。我不希望别人总是拿这件事来评论我。”
     所以,其实这位小哥对自己是韩裔的身份认同感就是为零,他甚至很抵触这样的身份,所以更想获得自己是美国人的身份认同。但其实他的问题并不是个例,而是大多数亚裔都会面对的问题。
     其实我们都知道,韩国现在并不落后,中国也是。甚至这两个国家在很多地方甚至有超过欧美国家。但是很多生活在美国的亚裔对这些国家的印象,还停留在二战之后贫困不堪的年代。但又因为很多人移民之后,就必须证明自己的选择是对的,所以他们就会进一步放大原先国家的缺点,来安慰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可他们面临的问题还远不止对自己祖籍的不认同。因为这些亚裔逐渐开始发现,就算他们人已经移民到了美国,就算很多人很努力地想要融入美国社会,成为一个真正的美国人,他们的外表还是一眼就能让别人看出自己是个Asian,而非典型的美国白人。即使今天亚洲人已经占到了全美人口的超过5%,他们依然无法说服所有美国人,甚至说服自己就是个地地道道的美国人。
     这样的身份认同危机其实是很可怜的。有许多人,就像杨安泽这样的,哪怕社会地位已经不低,他们终其一生,可能都是为了证明自己就是个美国人。
     所以说到这里,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杨安泽一开始会想发出一篇这样的文章。因为他太急于解决自己的身份认同危机,却用了一个不太好的方式而暴露了内心的自卑和不安。
     亚裔在美国的生活境况其实是有目共睹的,只是从这件事上更可以反应出他们当中的很多人(包括杨安泽)还是在用一种讨好和妥协的态度来试图解决问题。
     我不希望加深刻板印象,但其实很多时候,这就是很多亚洲人的思维方式:遇到问题就自省,改变不了别人,哪怕我自己觉得是不对的,为了得到社会和集体的认同,我还是会改变自己。
     杨安泽这篇文章就是这样的心态。
     相比大多数黑人比较强烈地反击种族歧视,杨安泽等华裔的心态就是:只要我们自己做好了,只要我们更加努力,我们就一定能改变现状,哪怕牺牲自己的利益也无所谓。
     仔细想想,不只是杨安泽,是不是中国社会,乃至整个亚洲社会里的现状就是如此的?
     我们比别人加倍地努力,工作。我们遇到逆境的时候也会抱怨,难受,但是最终我们如果想要比别人好,想要获得社会的认同,我们就要更加努力。如果别人不接受我们,那一定是有什么地方我们做得不够好,所以我们需要更加努力……
     这种常年自我谴责,不断自我改进的态度在亚洲人身上尤为明显。
     不是说这样的性格不好。这样的态度,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能帮助整个社会的经济发展地更快,国民也有更强大的自驱力变得更好。
     可是放在亚裔身上,一味地妥协不见得是最好的答案。美国黑人抗争了几百年才终于获得了今天这样的地位。而亚裔如果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美国身份,作为国家同等公民,还需要靠讨好其他美国人来获得基本的生存地位,那实在是太卑微了,对整体亚裔更加造成了反向身份冲击。
     这个时候我突然很庆幸杨安泽没有再继续竞选总统了。
     不过他本来也不可能当选,支持他的是少数,连美国媒体写关于他的文章的时候,还要在图片下面解释一下,杨安泽到底是谁。这种情况下,他如何能获得大多数美国人的支持?
     人只有足够尊重认同自己的身份,才能让他人尊重你。

     可惜杨安泽并不懂这样的道理。

转自某乎@清嘉


相关评论:

杨安泽最近受了点委屈。与以前不一样,他现在有了委屈可以有地方诉苦了,他甚至牛到可以到著名的“纽约时报”来倾诉,因为他现在也算得上是一个小小的名人啦!出名的原因嘛大家都知道,因为他参加了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竞选,而且获得了1%的选票。

我们来看看他在“纽约时报”都倾诉了些啥,“上星期的一天,我去超市购物…… 三名穿着连帽衫和运动衫的中年男子站在超市的门外。他们挤在一起聊天,其中一个抬头看到我,眉头就皱了起来。他的眼神里带有一种非难。多年来,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了这一点:我为自己是亚裔感受到了不自在,甚至为有一点愧意。我已经多年没有经历这种感觉……”

好吧!从这一段的描述来看,我承认你脆弱的心灵受到了伤害。可是我反复读了你的文章几遍以后,我不仅读出了你的玻璃心,你的阴险,还读出了你的舔狗心理。

先谈谈你的玻璃心。“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眼神里带有一种非难”,你立马联系到你的亚裔身份,可是他皱眉的原因可能有很几个呢,而且我认为与你的亚裔身份没有什么关系。

1)你的衣着打扮。我不知道你当时穿的什么衣服,但是根据你竞选时的打扮,我推断,你又是西装革履的出现在超市门口,而且不打领带,以显得自己与众不同。这是来超市买东西啊又不是进Trump Tower,你要这么正式的打扮为了哪一出,就是想显得与众不同吗?生活中西装不离身的是搞推销的小哥,但他也不会这身打扮去超市啊!所以,看到西装革履的你出现在超市门口,不仅是那三个中年男子的一个对你皱眉头,其他两个的心里也在皱眉头,只是没表现出来而已。如果是我这个亚裔在现场看到你这样,同样也会皱眉头。

2)他认识你而且讨厌你。他认识你但你却不认识他,这合情合理,因为你参加了总统候选人的竞选,在电视上晃悠来晃悠去,认识你的人应该很多很多,但你只可能认识他们其中的很少一部分。根据民意测评和后来的选举投票情况(虽然你只进行了三个州的投票),大概就只有1%的民众支持你,或者说喜欢你,也就是说还有99%的选民没有选你,或者说不喜欢你。你一直自诩自己的数学好,那么你有没有想过这个结果,1%的选民喜欢你,这是一个非常小的概率事件,基本等于不可能发生事件。而99%的选民不喜欢你,这是一个大概率事件,所以,当你看到有人对你皱眉,眼神里有非难,你应该觉得非常正常啊数学好的杨安泽。

3)亚裔身份不是你被冷遇的原因。你在这段叙述中提了两次“多年来这是第一次”,说明这么长时间以来,亚裔身份其实没有给你带来困扰,这也与美国社会的文明进步相吻合。这突如其来的“非难”显然与你现在的政治身份有关。作为一个聪明人,你不可能没有想到这一点。可是你却把它和你的亚裔身份硬扯在一起,其目的不言而喻,可见你的阴险。可是这次你是作茧自缚,捧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指头。没写文章以前,还有1%的美国人(主要是亚裔)喜欢你,写了之后,这1%也跑了,太悲催的。

好吧!我试着站在那个对你皱眉,眼神非难你的伙计的角度谈谈他为什么不喜欢你。

你长得丑,那是爹妈给的,我不会无聊到因为外貌不喜欢你,林肯很丑,我非常敬爱他。我讨厌你,是因为你操蛋的政治素质。

1,我喜欢有政治个性的人,不喜欢舔狗

小狗喜欢用舌头舔人,人很喜欢小狗。可是我不喜欢扮作舔狗的人。按你说,亚裔在美国的社会政治地位不高,你还要他们进一步放低姿态,更加谦恭地生活。你爹可能做奴才做习惯了,把他的思想潜移默化地给了你,以为只要忠诚谦卑,主子就会有赏赐。可是这是美国社会,任何权利都是自己争取来的,没有人会有好心肠给你争取利益,或把权益发放给你。也许你也想隐藏自己的舔狗行为,可是江山易改,秉性难移。一个人不管你如何装腔作势,其内在的秉性都会不时地泄露出来。你在这次竞选过程中,已经陆陆续续地把你的舔狗心里展示在大众面前啦!

2,早泄的政治意志

竞选才进行了两三场,你就早早举起了白旗,丢人。这么容易就被打败,如何图东山再起,谁还愿意再追随你左右。这一次,你又用你数学学得好来为自己的退出找台阶。可是这是政治,不是数学!我觉得你要退出,也得放在超级星期二之后,让更多的美国人认识你,了解你的政治纲领,了解你的优点。这种早泄的政治意志让我不再看好你从政的未来。

3,反智的政治纲领

你是第一个提出反对科技进步的政客,勇气可嘉,可是却是反智反历史潮流的。我知道你是想赢得哪些底层民众的支持。是的,科技的进步是许多传统的产业消失,使许多现存的工作岗位被替代。可是科技进步也带来了更多的就业机会和社会财富。中国社会的科技发展使更多的人找到合适的工作就是一个例证。关键在于政府如何统筹管理。如果你成功当选总统,美国社会的科技进步因此也停滞不前,被整个世界甩到身后,从而变成了第三世界,这,可不是我想要的美国前途。

还有你那弱智的UBI(univeral basic income)计划,这就是一个养烂人和懒人的计划。我们虽然没有公开提倡“自力更生,自强不息”,但美利坚的土地上,所有真正成功的精英们,哪一个不是从逆境中崛起勤奋努力不屈不挠的典范?你的1%得票率说明了大多数的美国人鄙视你这种养懒汉计划,你该被大多数的美国人竖中指。我对你皱眉已经算是很客气啦!

现在,你该知道了吧!我就是讨厌你!我喜欢亚裔。



0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苏公网安备 32108802010544号

        苏ICP1502701-1)  网站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