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史海回眸 > 详细内容
一战中的逆天神器
发布时间:2020/4/2  阅读次数:335  字体大小: 【】 【】【

  
美军在使用新研制的的声音定位设备,该设备安装在一个轮式平台上。巨大的喇叭能够放大远处的声音,操作员通过佩戴的耳机,通过控制设备移动和转向从而精确定位远处的敌人飞机。被动声学定位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得以快速发展,在20世纪40年代雷达出现后被逐步淘汰。

  
在西班牙加利西亚的奥匈帝国装甲列车,时间大约在1915年。装甲列车的出现可以追溯到美国南北战争期间,通常被用于在敌方领土上运送武器和兵员。

  
1918年春,一节位于乌克兰第聂伯罗皮得罗夫斯克州恰普力诺的火车车厢内部,其中至少装有9台重型机枪以及一些弹药盒。

  
1917年9月,前线后方的一支德国通讯班正在试图利用双人自行车式发电机来启动无线电台。

  
一战中最有名的发明大概就是坦克了,而且确实在战争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英军的坦克第一次亮相就俘虏了德军7500多人,从此之后各国都意识到了坦克的重要性。图为1917年法国巴波姆的英军坦克。

  
1918年,一名美国大兵在哈利-戴维森摩托上的英姿。在一战的最后几年中,美国从海外进口了超过20,000辆的印第安和哈利-戴维森摩托。

  
1918年8月22日,在法国的小阿谢地区,英国A号惠比特中型坦克正前往下一个战场,而一旁便是死去的年轻士兵。惠比特坦克比之前的重型坦克造价更低、重量更轻、速度更快。

  
1918年,德国士兵悉心擦拭被称为“Langer Max”的SK L45 380毫米远程火炮的炮弹。该火炮可负重达750kg的火药,射程34,200米。

  
来自于德国沃格尔-冯-法尔肯施泰因军团的步兵们在战壕中等待作战。所有的士兵都戴着防毒面具和钢盔帽。帽子上附着的铁板是为了更好地保护狙击手和突袭小组,因为仅仅是抬一下头在战场上也是致命的。

  
战场上的双方都会利用这样的假树来掩饰自己的观察哨.

  
1917年在巴勒斯坦加沙城的附近,土耳其军队在使用一架日像仪。日像仪是一种无线太阳能电报传输设备,利用闪烁的日光来传送摩斯密码编成的信号,最终会反射在镜子中被军队所接收。

  
1915年左右,红十字会为集中输送伤员而设计的车子,但其窄小的轮子和狭小的空隙似乎并不适合这个混乱泥泞的战场。

  
战壕中的美军士兵正匆忙带上防毒面具,在他们身后,一枚火箭信号弹正在发射。当探测到毒气攻击时,警报通常用鸣锣和信号火箭两种方式。

  
1918年1月8日,一台废弃的战壕挖掘机。在西线数千英里的战壕大部分是徒手挖掘的,但也有一些得到机械的帮助。

  
一名德军军官正在用电话通话,另外两名士兵正抬着电话线卷。他们正进入一个刚占领的地区,正在测试通话线路。

  
西线,一辆A7V坦克正装载到一列平板火车上。A7V型坦克是德国在战争期间生产的唯一一型坦克,产量不足100辆,但是德军缴获并使用了相当数量的协约国坦克。

  
一匹伪装的死马,一个狙击手正隐藏在其中。

  
1918年,美国密歇根州底特律,女工们正在林肯汽车工厂进行焊接工作。

  
1918年,在一个村庄边缘,坦克和火焰喷射器之间的对决。最终,这辆英军坦克被烧毁,成员无一生还。

  
1918年,比利时伊普尔市的Clapham Junction,被击毁的英军坦克横七竖八的散落在一片狼藉的战场上。

  
1918年,一名手持照相机的德军士兵站在一辆被击毁的英国马克IV型坦克旁,坦克成员都被烧成焦炭。

  
1918年6月26日,驻扎在法国阿尔萨斯Dieffmattch附近的美军第126步兵团的士兵正在架设被称为“一磅炮”的法制37mm火炮。

  
1918年9月26日,美军驾驶着法制雷诺FT-17型坦克向法国阿拉贡森林前线开进。

  
德国飞行员配备了电加热的面罩、马甲和皮靴。敞开式的驾驶舱意味着飞行员在冬天要忍受零度以下的气温。

  
涂上迷彩色的英国马克I型坦克。

  
1917年,在Harcira附近的土耳其军队,土耳其装备并使用了德制M98/09型105mm榴弹炮。

  
1916年9月,爱尔兰士兵在索姆河练习使用防毒面具。

  
1917年,霍尔特(Holt)电气坦克,这是美国设计的第一种坦克。但是由于太重以及动力效率过低,霍尔特坦克仅仅停留在原型阶段。

  
一座木桥搭建在一座钢架桥的废墟之上。需要注意的是,一辆英军马克I型坦克在钢架桥被摧毁的时候掉到了河里,刚好成为了木桥的桥墩。

  
1918年9月4日,法国巴黎爱丽舍宫大酒店,美军电报局15室,由陆军少校R.P. Wheat负责管理。

  
1918年春,乌克兰,德军军官们和他们的装甲车。

  
澳大利亚第69飞行中队(后来成为澳大利亚第3飞行团)的一名成员正在把一枚航空燃烧弹安装到R.E.8型飞机上。该中队部署在阿萨斯西北的协约国军用机场上。

  
1918年,法国某地,一个摩托车机枪队正准备出发。

  
1918年8月10日,新西兰军队和一辆陷在战壕中的英军坦克,这种形态的坦克被戏称为“跳跃珍妮”。

  
一辆被摧毁的英军防空车辆,尸体、空弹带和弹药盒散落的到处都是。

  
1918年,美国新泽西,迪克斯陆军训练基地,美军士兵正在训练进入遭受毒气攻击的战壕。

  
德军正在气体释放器中加注毒气。德军试图利用国际法中关于在战争中使用毒气的漏洞,一些德军军官指出,只有毒气弹是被明令禁止的,但是利用简单的气体释放器并借助风向将毒气吹往敌方并没有明确的规定。

  
1917年9月,德军在佛兰德斯躲避毒气攻击。

  
被铁丝网覆盖的法军战壕。铁丝网的第一次有限应用可以追溯到美西战争。到了一战,铁丝网被战争双方广泛应用,以阻止对方步兵的推进。导线技术的发展使得铁丝网的应用上升到更高的层次,例如铁丝网一被切断即引爆炸弹,将铁丝网通电等等。

  
1917年,法国,美国和法国的摄影人员。

  
Obice da 305/17型火炮。一种由意大利生产的巨型榴弹炮,整个战争期间产量没有超过50门。

  
西线,德军在使用火焰喷射器。

  
一个病人在移动放射试验室中检查,该设备属于法军。时间大约在1914年。

  
一辆被德军俘获的英军马克IV型坦克,重新涂装了德军标志。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苏公网安备 32108802010544号

        苏ICP备15027010号-1)  网站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