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谈天说地 > 详细内容
蔡莉如何演完“权力的游戏”
发布时间:2020/3/19  阅读次数:1570  字体大小: 【】 【】【

https://www.privacypic.com/image/01s28h  
告别凛冬寒风,真正的春天向武汉走来。
对武汉中心医院书记蔡莉来说,内心季节是反转的。她的寒冷日子,刚开始。
从来没有哪个女人会像蔡莉这样,在互联网上被如此持续吊打,任凭批评口水汇成惊天巨浪。
不是所有民意都代表正义。但遭受如此民意抨击的蔡莉,肯定不正义。
蔡莉的命运,是疫战进入打扫战场阶段,一个必须展示的流程。
打个不太恰当比喻,有点像是捕获的战俘和叛徒,需要被看见。
本来,伤亡惨重的武汉市中心医院,也集聚着英雄与叛徒、勇士和懦夫、荣誉和耻辱。
前者属于广大医护人员,后者属于蔡莉、彭义香这类领导。
谁也改变不了艾芬、李文亮等人接受民意致敬,谁也无法阻挡蔡莉被捆到民意广场承受正义审判。
武汉市中心医院的至暗时刻仍没有过去了,但蔡莉人生的至暗时刻已经到了。

  
权力的游戏必须有个结局。
对蔡莉来说,现在,她真的演不下去了,是到卸妆的时候了。
她的最后价值,应是作为一个解剖生死变局中权力命运的麻雀。
0 1
本公号前面写过蔡莉的奴颜媚骨和精神控制。
道德更多用来律己的。只不过,蔡莉确实堪称道德沦陷的极致样本,值得道德审判。
她的奴性媚态、冷漠自私、仗势凌人、寡廉鲜耻,人格危机严重,公共伦理缺失,给医务人员精神造成严重污染和控制。
这些不再作重复。


今天抛开道德精神层面,仅从实践方法论角度,分析蔡莉信奉的权术,如何害人害己,有何现实警示。
这是一个重要切口,有助于让人们看清,权力的游戏背后,会有多少陷阱和鬼魅。
4名医者死亡,4人靠仪器维持生命,近300医护人员感染,武汉市中心医院如此惨烈局面,背后就是权力之手的任性摆布。
重术轻道,还是重道轻术,每个人会有自我选择权。
蔡莉一直活在权力话语体系中,她不断地侮辱民意,最后也只能受到民意侮辱。
0 2
每一种权力的游戏,都带有人性的异化。
2017年3月24日,疫情网红媒体《长江日报》刊发武汉市委组织部对76名公务员的通报表扬,蔡莉赫然在列。

https://www.privacypic.com/image/01shz7


受到表扬后4个月,蔡莉履新武汉市中心医院委员会书记。
从此,一把手,家天下,她迎来自己的女王时代。就像《权力的游戏》中瑟曦,坐上铁王座。
此次疫情暴发3个月后,蔡莉才到隔离病房看望感染的医护人员。在中心医院成为风暴中心的时候,她选择静默潜伏。
不到三年时间,那个曾被“敢言直言善言,真为能为有为,关爱党员、干部和专业技术人才”蔡莉,就彻底异化了。
权力是最好的春药。不在迅猛的暴发,就在持久中隐忍。
现在,武汉市中心医院遭遇重创,让蔡莉已经彻底失去话语权。
吹“梢”人和发“哨”人的故事命运,在以冰冷的铁证,激醒人们的良知和敏锐。
除了认罪和忏悔,蔡莉惟一选择,只能是沉默。
辩解只会招致民意更大反噬,她无力承受;辩解只会将祸甩给更大的权力,她无法承压。
这一刻,蔡莉的期盼,一是民意目光能有新的聚焦点,二是背后还有一把伞,遮风蔽雨。
她不愿意认罪和忏悔!于是,她只能被双重舍弃。
毕竟,民意需要提供罪人进行安抚,背祸游戏不能永远击鼓传花。
03
做着权力通吃大梦的人,往往笃信他那一套游戏法则,可以通天入地。
这样的人,往往缺少闭环思维。
武汉市中心医院,这是蔡莉把控的权力场。医院衙门化,衙门权力化,这是她的打法,在延续着当初“人事管理”的基因逻辑。
蔡莉是幸运的,她何德何能,统领这家拥有数千名医务人员的医院。
蔡莉是不幸的,她人生悲剧,是在她的盛世遇见一场旷世瘟疫。
医院的本质,仍是一个业务单位,还不是机关单位。缺乏绝对专业支撑,外行领导内行,这样的专业短板,注定让蔡莉的游戏链条,会在某一天出现断裂。

疫情是最好的照妖镜。

疫情中,蔡莉长期不到一线进行具体指挥。有很多人认为,这是她在懒政庸政。
对此,我持不同意见。以蔡莉的敏感素养,她会清晰判断出,抗疫将是她人生最大的政绩,任何缺位,都是致命。
问题是,她平时擅长的那些——讲院史、唱院歌、学院训、大力倡导核心价值理念、带领大家知荣明耻、培育风清气正的院风等等做法,在应急环境中,控制不住疫情掀起的狂澜。
但真的她没有选择了,她也只是完全懵了!因为这一次,考验的是专业业务,是统筹协调,是沟通影响。
不是,权术!而是,医术!
这时候,最值得信赖的,是医生,是有能力的医生。如果她干预过多,业务短板一定会让她承担更多的直接责任。
也就是说,在疫情风暴中,她如果主动作为,伸手也只能随时推倒一块让她失去更大信任,带来更大危机的多米诺骨牌。
上苍从来饶过谁?要知道,之前,她已多次倒在业务不专业的内部耻辱中了。
一次,蔡莉视察急诊科,那是在外伤患者少的冬季,她要求把呼吸科病人拉过来。结果制造大量呼吸病人和外伤病人的交叉感染现象,发生病人骨折治好了,但又患了肺炎的病案。
面对抗击新冠病毒,她知难而退。但是,在官位上,她选择,不退。
0 4
管理学上,有句经典名言“细节决定成败”
关于蔡莉的各种分析版本,都指向她把官僚主义、形式主义玩到了极致。
这是蔡莉的无奈选择。业务短板,她永远补不了。作为卫生系统的官员出身,她只能玩权术。
面对数千部下,面对大量博士、硕士才子佳人,专业无法树威,她需要找到精神控制的权谋手段。
权谋不是完全的贬意词。只不过,蔡莉掌握的只是术,是心术不正的术。而不是道,人间大道的道。
这种官员,绝不是媚上欺下那么简单,甚至,也是欺上欺下。
有人认为,蔡莉是个背锅者, 这并不完全正确。
疫情给国家和人民制造如此灾难,造成巨大伤亡和损失,只要有起码人性良知,不论是领导官员还是普通百姓,都不愿意看到。
蔡莉的上面,也绝不想看到武汉市中心医院被蔡莉带到至暗地带。
德不配位,才不配位。面对疫情和管理的双重压力,她要执行上级意旨,扛下相关责任,采取手段自然也就变形。


相关领导训斥急诊科艾主任选择这样三句排比句为例:

你视武汉市自军运会以来的城建结果于不顾;

你是影响武汉市安定团结的罪人;

你是破坏武汉市向前发展的元凶。

这完全就是领导个人的自由发挥,乱扣帽子,进行有罪定论,大搞精神压迫!
越是ZZ素养很强、领导艺术高超的人,越不会用这种话语方式。
他们往往娓娓道来,朴素平实,点到为止,字字句句,都见功力。
蔡莉主导的权力游戏,太简单粗暴,缺乏文化情感支撑,于是,处处露丑。
0 5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多篇报道说明,在武汉市中心医院,蔡莉失去人心支持,已久矣。
疫情中遭受如此重创,并不只是简单遭受领导压迫的原因。从某种意义讲,甚至是医务人员在以命与权力相搏,最后只能付出的代价。
事实上,很多医务人员感染前,对领导不满已达临界点。
去年12月29日,急诊科接诊4例来自华南海鲜市场的异常病例后,通知公共卫生科,而后,向区疾控报告。接下来,如何上报、上报给谁,频繁遭遇“踢皮球”。
同日,公卫科告知院感办做好消毒隔离。通知要求发布在院感微信群内,再由各科室的院感人员传达给所在科室的医护人员。微信群发,漫不经心,效果式微。
李文亮的生死,本是就消极对抗和无奈妥协的代价。
艾芬说:
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评不批评,‘老子’到处说,是不是?
一位支援武汉市中心医院的医疗队负责人说:
武汉市中心医院的医护人员情绪确实很消沉,我能够理解。
每一次医院内部机构的运转不畅,每一个行政人员执行指令不严,每一个医护人员的潜台词,都在暗示着对领导的不满。
只有该院一位副院长还在迂回包抄地对《财经》记者说:
我对医院管理的理解是持续改进。
“持续改进”,让我想到王广发的“可防可控”。这样的四个字呀,要用多少人伤亡的代价,才能满足你们的语义所指?
只是,留给蔡莉的时间不多了。
06
在《权力的流戏》里,登上权位者,像前文所说的瑟曦,都是极端享乐主义,她对所有下属都极度冷血。
瑟曦性格完美符合了“你爱的人越多,你就越脆弱”这句话。
不过,提利昂对瑟曦说:“你爱你的孩子,这是你唯一值得肯定的品格,也是你的软肋。”
蔡莉也是一个享受主义者,她太不关心员工生死了。
蔡莉三个月不去医院的书记,在接到卫健委相关命令后,迅速在医院安了床,装上浴霸,因为她洗澡怕冷。
直到3月14日上午,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官网的“门诊安排”中,已殉职的医生梅仲明、江学庆、朱和平仍在门诊安排表中。

  
这是我写此文时,看过这家医院最后的新闻。
如同此前,这有医院对一些殉职的医生,没有及时发布讣告,公布殉职信息。
生死的乱象,权力的游戏。
网上最新传言是,有知情者举报,蔡莉女儿成绩不好,却能进当地最好中学,还将女儿送到国外野鸡大学读完本科,又在国外野鸡大学读完硕士,最后送到江汉大学当老师。
还说,蔡莉女儿是武汉开着宝马7系、出入奢华场所的官二代之一。
这难道也是一种隐喻和象征?

瑟曦和蔡莉,让我看到的权力游戏,有太多类似。她们的成功,都给所在的权力场,带去更为黑暗的未来。

狮子绝不低头,不过,连瑟曦那么高傲的人,最后为走回红堡,还是赤身裸体在公众面前,进行一场“赎罪之旅”。
偏执,自私,短视,享乐,她们为权力而生,最终也将毁于权力的游戏中。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抛弃善良,背离正义。天道不存,人间不留。

蔡莉这场“权力的游戏”,也快要演完了。

文丨将爷       https://mp.weixin.qq.com/s/WY1Hb8b9wvR2Asi12V3IqA

0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苏公网安备 32108802010544号

        苏ICP1502701-1)  网站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