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绿色空间 > 详细内容
大自然对人类的复仇:现代大瘟疫是如何诞生的
发布时间:2020/3/17  阅读次数:70  字体大小: 【】 【】【
一切,还要从一位美国探险家说起。1881年,亨利·莫顿·史坦利来到了刚果河流域的位置。工业革命和资本主义的兴盛,让欧洲人把触手伸向了非洲腹地这片从前还无人敢来的雨林。直到19世纪末期,欧洲人才有足够的技术在这片沼泽丛生、疾病横流的地方穿行。



资本的发展需要土地。随着探险家们之后到来的,是列强们的军舰和军队。这是瓜分非洲的时代,地球上最后一片尚未被他们染指的大陆。7个欧洲国家用一条条直线划定了各自的势力范围。



(图:欧洲各国在非洲的殖民地)

获得大部分刚果盆地的是比利时王国,或者更确切地说是比利时的国王利奥波德二世。比利时在今天看来可能是一个非常和善的国家,但他们当年在刚果殖民地的所作所为,甚至让其他欧洲殖民者都感到不齿:一小撮国王的士兵奴役了成百上千万的刚果人,强迫劳动、滥杀无辜,刚果因此爆发的饥荒、瘟疫比利时从不理会。在短短20多年的时间里,刚果人口急剧下降了1500万人。



(图:比利时国王与刚果)

对于不听话的刚果人,比利时士兵会砍去他们的一只手,这成为了比利时暴行的最好见证。



但是,比利时在刚果,乃至全世界留下的,并不只有这些痛苦的回忆。

刚果在比利时的统治下,其自然资源遭到了野蛮的掠夺。比利时人奴役了大量的刚果人,强迫他们从事采矿、橡胶种植等工作。



(图:橡胶种植)

原本生活在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中的刚果人,被像抓壮丁一样被强迫带离进行劳动。成年男子们住在集中营一样糟糕的环境里面,非常密集地生活着。原有的村落生活被彻底打破。



(刚果丛林)

在一个个种植园与矿场周围,一种职业逐渐兴起:野味猎人。如此密集的劳工有非常大的蛋白质需求,而他们唯一能找到的蛋白质来源就是附近的野生动物。而欧洲人带来的猎枪,也让狩猎野生动物变得非常有效率。



(今天的野味猎人 )

猎人们随着殖民者建造的公路和铁路走入了热带雨林的深处,即便是在此居住了好几万年的当地人也不曾到访过的地方。



疾病学家们推测,在1910年左右,就是一位猎人在捕猎的时候,杀死了一只感染有SIV病毒(猿猴免疫缺陷病毒)的黑猩猩。在宰杀的过程中,病毒成功跳跃到了猎人的身上。

这就是艾滋病的零号病人。



从历史上看,病毒从动物跳跃到人身上是非常常见的,即便是艾滋病这样非常可怕的病毒,跳跃到人类身上以后大规模蔓延的可能性也不高。在现代化以前的刚果,人们都居住在自给自足的村落里面,村与村之间只有非常少的交流。

更何况艾滋病需要血液传播,传播能力比流感低了一大截。如果这个病毒早50年跳跃到人类身上,它可能完全不会出现在人类的记载之中,连边角的注释也不会有。



但这是1910年的刚果殖民地,它已经不再是从前那种自然的状态,而是被迫融入进了世界经济体系的一部分。

在密集的男性劳工宿舍里面,病毒找到了寄生的场所。这些人随后把病毒带到了利奥波德城(现金沙萨),这座人口密度超高的殖民城市之中。这是一座1881年才刚刚建立的城市,起初只是一个贸易局点,但它随后承载着整个刚果盆地资源的出口。橡胶和铜矿随着河流来到这里,然后装上铁路前往海港出海。



由于传统的农村生活被打破,男性被掠走,大量的刚果妇女不得不卖淫来求生,而大量的单身男性劳工就成为了她们的最好顾客。这种现象在非洲传统社会是极不寻常的,但却成为了殖民地的常态。在最夸张的时候,利奥波德城45%的女性都在从事卖淫行业。

本该自然消失的艾滋病病毒,就在贫民窟的一个个小旅馆里面找到了住所。



但在这个时候,艾滋病还只是一个非常地域化的疾病,局限在利奥波德城和其周围地区。接下来的两个事件,让艾滋病最终蔓延全球。

其一,是在二战以后,全世界医疗条件的进步,让针头等医疗设备在刚果泛滥开来。这本来是一件好事,但因为欠缺卫生意识,当地人重复使用针头,不进行有效消毒,使得艾滋病开始通过输血传播。艾滋病的这种传播,后来也在其他发展中国家出现过。

尤其是政府的疫苗接种计划,给无数刚果人接种了天花。讽刺的是,天花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真的灭绝,消灭了一种病毒的方法间接导致了另一种病毒的蔓延。



其二,相信大家也猜到了,就是现代运输技术的进步。1910年的刚果已经加入了世界贸易网络,而到了80年代,世界各地的交流程度可以说翻了好几番,民航在二战之后的兴起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而艾滋病也终于走出非洲,感染全世界。



1981年,美国疾控中心通报了全球第一例艾滋病感染案例。此时距离第一个感染艾滋病的人,可能已经过去了将近80年。

1995年,鸡尾酒疗法被发明,延缓了大多数感染者的发病时间,死亡率有所下降。

2020年的今天,全球一共有3790万名感染者,每年大约有77万人死于艾滋病。

和新冠疫情一样,艾滋疫情也是目前世界正在进行的一场大瘟疫。



艾滋病早期的传染过程清楚地反应出了一个点:艾滋病是世界现代化的产物。



在直觉上,我们总是会认为,现代社会创造出了无数的医学技术,让我们对病毒、传染病有了更深的理解,并且也开发出了各种各样针对病毒的药物…现代化让我们有了面对病毒的最强力武器。



但现代化,也的确是艾滋病这样新型病毒之所以会出现的根本原因。

现代交通技术的发展,让病毒传播速度更快,这点大家应该都知道,这里就不多赘述。



现代医学的发展,让人与人之间的接触,也比从前要“深入”“广泛”的多。比如一个重症患者如果需要每天输血,而血液的来源每天都不一样的话,一个月下来他身体里就流淌着好几十人血液中的微生物。这种广泛的接触,在现代以前是无法想象的。再加上针头重复使用,就造成了艾滋病在很多发展中国家的泛滥。



再比如器官移植,把一个人的器官移植到另一个人的身上。如果器官的捐赠者有没有被发现的疾病,那么接受器官的人也会被感染。狂犬病现在极少有人传人的案例,但有器官移植导致人传人的事故。



现代医学也加大了人与动物之间的“深度接触”,例如胰岛素的生产就需要动物。而把动物器官移植到人类身上这样的跨物种移植,也一直有人研究,并且历史上已经有不少案例。比如Voronoff这位俄国医生曾经给男性移植过猴子的睾丸用来壮阳。



(图:Voronoff)

在艾滋病的例子中,我们还看到了现代化的其他副产品:

工业的发展导致人类需要更多的资源,于是开始向陌生的雨林深处进发。而这些陌生的环境就更有可能寄生着可以感染人类的病毒。就像艾滋病来自丛林深处一样。



城市化的发展,导致从前交流不密集的人们现在都生活在密集的居民区内。在一些刚刚完成城市化的地区,野味仍然有很大市场。在野味集中销售的地方,各种各样的动物被关押在一起,血液和各种体液四处混合,在这样的温床里面,病毒就从一种动物跳到另一种动物上…



可以说,从1918年爆发的西班牙流感以来,威胁全世界的不再是从前那种蔓延程度有限的传染病,而是一种利用了现代化种种现象而更加可怕的传染病。

它就像大自然对人类现代化的一种反应机制,人类的发展直接导致了这种疫情的出现。

自然有一种恢复平衡的倾向,或许愈演愈烈的传染病,就是她对人类活动的一种报复吧。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苏公网安备 32108802010544号

        苏ICP1502701-1)  网站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