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礼仪 > 详细内容
知名天价名画一览
发布时间:2019/12/16  阅读次数:598  字体大小: 【】 【】【
01
乔托《犹大之吻》
Kiss of Judas
Giotto
1305
  
乔托《犹大之吻》聚焦于基督和犹大之间心理交锋的瞬间。
基督坚定的目光回应犹大的注视,眼神中只有对背叛者的谦卑和同情。
在指控、欺骗和背叛的喧嚣中,基督保持着始终如一的怜悯。
乔托首次赋予形象鲜明的人性动机,以及传统绘画欠缺的心理深度与逼真感。

02
马萨乔《纳税银》
The tribute money
Masaccio

1427

  
画面描绘了《马太福音》里的故事:税吏质问耶稣是否缴纳了税。
画面中央税吏正在索要纳税银,场景延续至画面左边,彼得从鱼口中取出钱币。
右侧,彼得交给税吏纳税银。
马萨乔将三个独立场景浓缩于一幅画面之中,赋予角色人性化的感情,同时在古典主义基础上加入了技法的革新。

03
扬·凡·艾克《阿尔诺芬妮夫妇像》
Arnolfini portrait
Jan van Eyck

1434

  
这幅谜一般的双人像,描绘阿尔诺芬尼和新妻宣誓的场景,展示出扬·凡·艾克卓尔不凡的传递细节和光线的能力。
夫妇的姿势和不同寻常的细节设置,都有独特涵义和象征性,镜中反射出夫妻背影和画家本人。

装饰性拉丁铭文写着:「1434年,扬·凡·艾克在此。」《阿尔诺芬尼夫妇像》不但是新型油画深入表现的最早尝试,也是后世风俗画和室内画的最早先例。

04
保罗 乌切洛《圣罗马诺之战》
Battle of san Romano
Paolo Uccello

1440

  
乌切洛名作《圣罗马诺之战》,显示出直线透视法领域的突出成就。
前景是交战双方,后面是持矛的队伍,地上横七竖八丢弃的武器盔甲。
背景经过几何式的抽象处理和透视安排,具有强烈的空间效果。
乌切洛首次在理性层面上,探索总结出「焦点透视法」,
不仅使二维空间艺术在视觉上趋于科学性,而且使东西方绘画的空间经营从此分道扬镳。


05

波提切利 《维纳斯的诞生》

The Birth of Venus
Sandro Botticelli

1482-1486

  
希腊神话中,克罗努斯阉割了乌拉诺斯,重伤的生殖器坠入大海,孕育出美女维纳斯。
《维纳斯的诞生》正是描绘维纳斯从金色贝壳里涌现。
风将她吹至岸边,用玫瑰为她沐浴,仙子正把装饰着春天花朵的斗篷围在身上。
此画是古典时代以来,最重要的描绘躶体之作。

06
丢勒 《野兔》
Young Hare
Albrecht Durer

1502

  
丢勒的作品当中融合了北方的精工细描,与南方佛罗伦萨画派的科学严谨。
《野兔》一丝不苟的细节极为引人瞩目,照亮野兔的金色光线投下奇怪的阴影,
把每根独立的毛尖都凸显出来,不同凡响的处理呈现出魔幻的质感,仿佛动物也在思考着观者。
丢勒现存作品的多样性和品质,证明了其在艺术史的重要地位。

07
博斯《人间乐园》
The Garden of Earthly
Hieronymus Bosch

1500

  
博斯非同反响的大型三联画《人间乐园》:
通过透视与风景的衔接,从左至右,描绘了人类从纯美的天堂,途经充满变数与挣扎的人世,
逐渐堕落至罪恶地狱的全过程。
充满奇幻色彩的想象,对20世纪超现实主义有深远影响。

08
乔尔乔内《牧羊人的朝拜》
Adoration of the Shepherds
Giorgione

1505

  
《牧羊人的朝拜》是文艺复兴盛期最精美的基督诞生画之一。
圣家族在黑暗洞口接受牧羊人的朝拜,沐浴的柔和光线意喻基督把光明带给世间,玛利亚身着华丽的红蓝相间的织物。
威尼斯淡金色的天空色调,和浓郁的田园氛围,让这幅基督诞生画与众不同。

09
达芬奇《蒙娜丽莎》
The Mona Lisa
Leonardo Da Vinci

1506

  
达芬奇《蒙娜丽莎》无疑是有史以来最为著名的画作。
不仅打破了传统的构图方式,对女性刻画到腹部,呈现出典雅和恬静的典型形象。
同时运用「渐隐法」,消除了中世纪以来画作呆木僵硬表情,呈现出鲜活的生气。
人物轮廓形象模糊,仿佛融入背景之中。
尤其是眼角和嘴角浸润在柔和的阴影之中,造成了含蓄的艺术效果,极大地丰富了形象的意蕴。
折射出的女性深邃与高尚的思想品质,也代表了文艺复兴时期的美学方向。

10
拉斐尔《西斯廷圣母》
The Sistine Madonna
Raphael

1513

  
拉斐尔「圣母像」中的代表作《西斯廷圣母》,窗帘揭示了圣母怀抱圣子的三角形布置。
圣母的衣着白红蓝三色,分别象征着纯洁、爱和真实。
左下方是罗马教皇西斯廷二世,流露虔敬和恳切。
右下方是基督教圣女巴巴拉。
画作以甜美、悠然的抒情风格,歌颂了圣母献出爱子,拯救苦难深重的世界的崇高行动。

11
小荷尔拜因《外交官们》
The Ambassadors
Hans Holbein the Younger

1533

  
《外交官们》是文艺复兴艺术最让人过目难忘的肖像画作,充满隐藏的意义和让人痴迷的矛盾。
画作展现两位法国法国庭臣的肖像。
一丝不苟的写实主义中,航海、日晷和乐器等物件都赋予了象征意义,
不仅是身份地位的象征,更反映了上流社会的优雅趣味。
下部变形的骷髅形象,作为由来已久的死亡提示,
提醒我们尘世的成功毫无意义——无论获得了什么,生命终将逝去。

12
米开朗基罗《最后的审判》
Last Judgment
Michelangelo

1535-1541

  
《最后的审判》是米开朗琪罗受命于罗马教宗,为西斯廷天主堂绘制的巨幅天顶壁画。
尺度巨大,绘有400多个现实和历史中的人物原型。
水平与垂直交叉的复杂结构,描绘了基督来临之时,审判生者和死者的刹那,被他免罪的人将得到永生。

13

丁托列托 《圣马可的奇迹》
The Miracle of St Mark Freeing the Slave
Tintoretto

1548

  
《圣马可的奇迹》表现正置于死地的奴隶,被从天而降的威尼斯守护神圣马可挽救的情节,
隐喻的宗教方式,象征了威尼斯的独立与拯救基督徒的使命。
奴隶的倒卧姿态,倒挂的圣马可身躯,都显示了丁托列托表达急速运动中的人体透视的能力。
构图奇幻、光影强烈,超脱了庄重和谐的文艺复兴画风,别具一格。

14
保罗·委罗内塞《迦拿的婚筵》
The Marriage at Cana
Paolo Veronese

1563

  
《迦拿的婚筵》是幅70平米的巨作,原是为修道院餐厅做的装饰画。
表现基督参加婚宴的情景。
古典建筑围绕著的豪华庭院中,成百宾客饮酒庆贺,乐师仆役穿插其间。
人物栩栩如生,色调光彩夺目,现实人物和世俗生活融汇进圣家族的宴会,呈现出富丽堂皇的景象。

15
提香《掠夺欧罗巴》
The Rape of Europa
Titian

1559-1962

  
1551年,提香创作取材于《变形记》的「诗歌」系列。
借助神话,以视觉艺术的形式呈现爱情、欲望和死亡。
其中《掠夺欧罗巴》,描绘宙斯被腓尼基公主欧罗马的美貌吸引,化身白色公牛,将其掠至克里特岛的一幕。
强烈的对角线构图和松散的笔法,拓展了威尼斯画派的情感宽度和表达技巧。

16
老彼得·勃鲁盖尔《雪中猎者》
Hunter in the Snow
Pieter Bruegel the Elder

1565

  
地景名作《雪中猎者》,是勃鲁盖尔风景领域的最高成就。
从雪山顶俯瞰弗兰芒村庄的视角,左侧猎人和猎犬将观者的目光引导至右边的广阔风景。
理想的构图结构、微妙的细节处理,使这幅组合式风景呈现出唯美的视觉感受。

17
埃尔·格雷考《奥尔加斯伯爵的葬礼》
The Burial of Count Orgaz
El Greco

1586

  
埃尔·格雷考《奥尔加斯伯爵的葬礼》气势宏大,描绘两位圣徒安葬奥尔加斯伯爵的一幕。
画面上部天堂,下部尘世。
遗体降下地面,灵魂飞升天堂。
芥末黄、樱桃红和墨蓝的刺目色调,与埋入黑暗的背景对比鲜明。
画作中对威尼斯式色彩的运用和变型拉长的形体表达,预示了未来表现主义的出现。

18
卡拉瓦乔《基督下葬》
The burial of Jesus
Caravaggio

1600

  

祭坛画《基督下葬》是卡拉瓦乔最受倾慕的作品之一,
描绘基督被钉十字架后,由约翰、尼哥底母、马利亚等人为其下葬的悲剧场景。
强烈的自然主义、明暗对照的光影技巧,以及围绕事件的对角线构图,既融汇了古典意味又充满现实主义风格。

19

保罗·鲁本斯 《战争与和平》
Peace and War
Paul Rubens

1629

  
巴洛克绘画代表性画家保罗·鲁本斯,政治寓意画 《战争与和平》曾充当和平使者,促成英国与西班牙之间的和平。
画面中央的和平女神、丰裕之角的孩童以及橄榄枝环,都意喻和平带来了繁荣、财富、丰收和幸福。
鲁本斯以热情洋溢,气势宏伟,色彩丰富,运动感强的独特风格,成为巴洛克美术当之无愧的翘楚。

20
乔治·拉图尔《油灯前的抹大拉》
The Magdalen with the Smoking Flame
Georges de la Tour

1635

  
法国画家拉图尔是17世纪的「光线大师」,
《油灯前的抹大拉》是其经典之作,描绘抹大拉以手托腮,在微暗的光线下耽于默想,为自己的罪忏悔。
膝上的骷髅,意指提醒要正视死亡,充满了清醒、沉静和悲哀的反省。
画面构图严谨,内心表达细腻,具有雕刻般的充实感。
运用燃烧蜡烛的夜光以极端写实手法描绘光与影的变化;
风格独特的深刻质感,明暗对比强烈的空间表达,流露出神秘而动人的气氛。

21

伦勃朗《夜巡》
The Night Watch
Rembrandt van Rijn

1642

  
这幅伦勃朗受雇于阿姆斯特丹射手连队所作的肖像画,展现了巴洛克传统的绚烂风俗场景。
伦勃朗通过大师级的明暗法和戏剧性场景,跳出传统集体肖像的陈规,另辟蹊径。
描绘了卫队上尉率领黄色铠甲的中尉集结队列。
历史画般的光影和构图,体现了精彩的逼真感、强烈的舞台感和动态感。
手势、眼神、火枪和旗帜的视觉交响,以及随色彩渐变的透视,使画作充满了扣人心弦的魅力。
伦勃朗混合象征主义和写实的手法、场景和隐喻,将传统俗套的题材,改造成超越时代、地域和类型的杰作。

22
尼古拉斯·普桑《阿卡迪亚的牧人》
Et In Arcadia Ego
Nicolas Poussin

1648

  
尼古拉斯·普桑《阿卡迪亚的牧人》,展现夕阳西下,传说中的世外桃源阿卡迪亚,四人围着墓碑的探讨。
墓碑拉丁文铭刻「即使在阿卡迪亚也有我」。
男女牧人构成形象化的情绪对比。
希腊雕刻风格的服饰,牧歌式的悲凉情调,崇高的艺术表现手法激发思古之幽情,也隐含着对「死亡」更深层次的讨论和思索。

23

委拉斯凯茨《宫娥》
Las Meninas
Diego Velazquez

1656

  
委拉斯凯茨高度感染力的绘画巅峰《宫娥》,利用镜子反照的空间,
记录了自己为西班牙国王作画的场景,以及公主突然闯入的偶发瞬间。
这幅精心构建的「关于油画的油画」,运用透视法、几何学、视错觉等,
呈现出多层次的空间与丰富的视觉效果。
委拉斯凯兹为创作者找到了独立自主的存在意义。
画中能找到所有现代前卫创作的先进元素,不断启发著后来的艺术创作者。

24

维米尔《绘画艺术》
The Art of Painting
Jan Vermeer

1666

  
《绘画艺术》是维米尔绘画技艺集大成的代表,富含了许多哲理性意味的元素,耐人寻味。
背对观者的画师正面对模特作画,人物的服饰和姿态,屋内的物象和摆设,所有细节精准鲜明、细致入微。
维米尔正试图通过此画,传达展现他的才华、实力、技艺和品位,以及对时尚潮流和古典内涵的掌控。

25

克罗德·洛林《阿斯卡纽斯狩猎西维亚牡鹿》
Ascanius Shooting the Stag of Sylvi
Claude Lorraine

1682

  
画作讲述古典神话《埃涅阿斯记》里的故事。
阿斯卡纽斯狩猎之时,愤怒的朱诺让其箭射死提洛斯女儿西维亚的牡鹿,由此引发战争。
洛林以理想化的诗意气氛,展现了风暴前的平静。
光线赋予形体闪耀而轻盈的气质。
壮丽的景观和雾气弥漫的地平线,勾勒出淡淡的哀伤气氛。
在对光线的处理和理解上,洛林走在艺术发展的最前沿。

26

华托《舟发西苔岛》
The Embarkation for Cythera
Jean Antoine Watteau

1717

  
西苔岛,是希腊神话中爱情与诗神游乐的美丽岛屿。
华托将画作转变成梦幻和浪漫的奇幻故事。
聚焦于贵族男女成双结对,准备离开西苔岛之时,
中了爱情魔咒的恋人留在维纳斯前,即将离去的女子回眸,恋恋不舍。
梦寐以求的天堂胜景和永恒之爱,
毕竟只是海市蜃楼,洛可可式淡淡的忧郁气氛弥漫画间。

27
夏尔丹《午餐前的祈祷》
Saying Grace
Jean Simeon Chardin

1740

  
夏尔丹《午餐前的祈祷》是18世纪风俗画的杰作,
与当时矫揉造作的洛可可截然不同,表现了家中静谧虔诚的一幕。
年幼的女孩,在饭前祈祷时犹豫不决,不知所措地抬头望向母亲。
简朴虔诚的气氛,充满了含蓄却浓郁的感情色彩。
厚实粗糙的画面质感,更接近现实生活的本来质地,捕捉了平淡生活中易于忽略的温情瞬间。

28

加纳莱托《在威尼斯迎接法国大使》
Arrival of the French ambassador to Venice
Canaletto

1740

  
加纳莱托广阔的风景画《在威尼斯迎接法国大使》,
展示了1726年,法国驻威尼斯大师格尔基伯爵来到威尼斯时,盛大庄严的景象。
强烈透视法表现的建筑,万花筒般的景观和无穷无尽的细节纷至缤呈,
戏剧性的天空和云层的阴影,衬托出装饰华丽的贡多拉和穿制服的人群。

29

威廉·贺佳斯《婚后不久》
Marriage a la mode
William Hogarth

1743

  
贺佳斯是英国艺术史上最具影响力的肖像画家和讽刺文学者。
《婚后不久》是《时髦婚姻》六幅画中的第二幅。
酒醉困乏的爵士依然身着头天晚上的服饰,妻子则伸着懒腰,
彼此的厌恶在相处中暴露无遗,而管家正忍无可忍的愤然离去。
讽刺了揭示了当时社会风气下,贵族妇女被安排婚姻的弊端,也显示出艺术家的敏感、洞察力和才能。

30

托马斯·庚斯博罗《安德鲁夫妇》
Mr and Mrs andrews
Thomas Gainsborough

1750

  
庚斯博罗以描绘英国的田园景观著称。
代表作《安德鲁夫妇》将新婚夫妇置于画面一侧,
背景是他们大片的私有地产,玉米象征着丰饶和茂盛。
安德鲁夫妇和艺术家自幼熟识,还是中学同学,但关系从未平等过。
强烈的社会鸿沟,造就了夫妇毫无顾忌的高傲态度,以及望向艺术家的鄙夷神情。

31
弗朗索瓦·布歇《躺着的少女》
Girl Reclining
Francois Boucher

1751

  
《躺着的少女》是洛可可大师布歇最著名的画作,摆脱了神话或故事的叙述背景,呈现出对官能的直接赞美。
柔美的光线、丰韵的肉体、迷人的织物,散发着致晕的香韵。
整幅画作的基调是纯真的,正如画家所言:「她像百合花那样洁白,拥有自然或艺术所能赋予的所有美丽。」


32

弗拉格纳尔《秋千》
The Swing
Fragonard

1767

  
作为18世纪艺术最知名的图像,弗拉格纳尔的《秋千》体现了洛可可艺术的优雅和俏皮。
右侧阴影中的丈夫正在推秋千,左侧则是藏在灌木丛中的情人。
两位倾慕者同时沐浴在阴影中,但情人伸展的臂膀有明显的雄性气息。
弗拉格纳尔将荡秋千的主题处理成不贞的象征,通过添加机智的细节体现了自己的风格。

33
约瑟夫·赖特《气泵里的鸟实验》
An Experiment on a Bird in the Air Pump
Joseph Wright of Derby

1768

  
《气泵里的鸟实验》展现了科学实验和惊恐的旁观者。
随着空气一点点抽离,鸽子正痛苦的挣扎,观者的好奇、哀伤与恐惧并存。
注回空气的瞬间,鸟儿能否恢复生机仍未可知。
画作生动的混合了实验潜在的危险和观者的情绪。
单一光源流溢出强烈的明暗效果,动人的情节设置,逼真的细节构成,完美的捕捉了工业革命的时代精神。

34
本杰明·委斯特《乌尔夫将军之死》
The Death of General Wolfe
Benjamin West

1770

  
委斯特纪念碑式的新古典主义画作《乌尔夫将军之死》,
描绘1759年不列颠少将乌尔夫,赢得了战役却失去了生命,阵亡于魁北克战役的场景。
委斯特将乌尔夫表现为现代贵族英雄,画中体态有基督下十字的隐喻,
徘徊不定的云层呼应了软垂的身躯,真实而非古典的服饰,同伴的反映和表情,进一步强化了作品的现实感染力。

35
亨利希·菲利斯《梦魇》
The Nightmare
Henry Fuseli

1781

  
菲利斯《梦魇》是浪漫主义运动发展过程中的路标。
作为首批成功描绘不可触摸概念的画作,真实意图依然如迷雾般不可捉摸。
许多关于此画灵感来源的理论,或许源于民间传说中,夜晚的女巫驾驶马匹,引发梦魇的困扰。
女子的神情和姿态,蹲居其上丑陋的梦魇怪性侵的姿势,都强化了观者内心和潜意识的恐惧。

36
路易·达维特《贺拉斯兄弟之誓》
The Oath of Horatii
Louis David

1785

  
新古典主义之父达维特,充满舞台感的政治寓言画《贺拉斯兄弟之誓》,讲述公元669年贺拉斯三兄弟和阿尔巴三兄弟。
虽然彼此家庭间有婚约盟誓的羁绊,依然选择听从长者之命,在战争中互相战斗。
兄弟们选择了政治理念高于个人动机,丝毫不为满面愁云的姐妹所动。
画中强烈的信念激起前所未有的共鸣,表现了这个动荡时代的英雄楷模。

37
戈雅《1808年5月3日》
Third of may 1808
Goya

1814

  
这幅有史以来最残酷和真实的战争图像,描绘拿破仑军队占领西班牙,西班牙起义者,在皮奥山附近被法军处决的场景。
左侧是西班牙起义军,中央的殉道者的造型和手掌的圣痕,充满人性的正义和强烈的爱国精神。
对比右侧面无人性,统一着装的法军,对战争的残暴行径毫不留情的批判,是有史以来军事暴力最著名的图像之一。

38
大卫·弗里德里希《雾海中的漫游者》
Wanderer above the Sea of Fog
Caspar David Friedrich

1818

  
《雾海中的漫游者》是弗里德里希最引人入胜的画作,描绘了的自然风景中的崇高力量。
画面中,惊悚狂暴的大海正冲击着背对尘世,卓然超群的男子,
自然风景的壮美和恐惧形成阴郁的张力,画作中的神秘之美和蓬勃激情流传至今,给予后世无尽的想象。
正如画家所言:「应该画心中所见,而非眼中所见之物。」


39

籍里柯《梅杜萨之筏》
The Raft Of The Medusa
Theodore Gericault

1819

  
籍里柯反映了人性之恶的画卷《梅杜萨之筏》,描绘法国政府渡轮「梅杜萨」号,遭遇海难后,舰长官员仓皇逃生,
将陷入饥饿和绝望之中的150名乘客抛弃在临时木筏上,在漫天大海中漂泊数日之后,即将获救的瞬间。
最终仅15人生还,甚至出现食人的惨剧。
画作融合了巨型英雄历史画和可怕的写实主义,以前所未有的激情和力量,成为浪漫主义运动的标志性宣言。

40
康斯太勃尔《甘草车》
The Hay Wain
John Constable

1821

  
这幅田园气息浓郁的风景画,是康斯太勃尔的代表作。
描绘温暖夏日的午后,萨克福的弗拉福特磨坊附近,静静推动风车的溪流。
田园牧歌式的静谧氛围,融汇素描记录光线和自然现象稍纵即逝的效果。
对风景画的发展和其后的巴比松画派带来了深远影响。

41

安格尔《荷马被神格化》
The Apotheosis Of Homer
Jean Ingres

1827

  
作为传统和古典绘画领袖,安格尔《荷马被神格化》,是学院主义绘画无法逾越的典范。
技巧高超,影响深远。
画作表现胜利女神为古希腊诗人荷马加冕月桂王冠的情景。
足下两名女子是荷马史诗《伊利亚特》和《奥德赛》的化身。
身边围绕着从古迄今的艺术界巨人,三角形构图流露了古典主义的理想范式。

4

德拉克洛瓦《自由引导人民》
Liberty Leading the People
Delacroix

1830

  
德拉克洛瓦《自由引导人民》已经成为革命精神的象征。
以纪念碑的方式,结合了勇敢的当代纪实文学和神话隐喻。
远处依稀可见巴黎圣母院,不同的服饰展示不同阶级,
衣衫褴褛的男孩象征普通民众,而半裸女性作为自由的隐喻,挥舞三色旗唤起民众的情绪。
颤动的笔触,写实的技法,色彩的排列,传递出前所未有的真实感和真理性。

43

托马斯·科尔《帝国的历程:毁灭》
The Course of Empire
Thomas Cole

1836

  
《帝国的历程》系列,作为纪念碑意义的历史寓言,描绘假想帝国的兴衰起落。
以艺术探索真理的激情,提升和确立了美国式风景画的面貌。
《毁灭》是系列第四幅,前景中征服者的雕塑,
以前倾的支配姿态将视线引入画面,电闪雷鸣、浓烟弥漫、建筑燃烧、桥梁倾塌。
自然和人为的双重原因,铸就了帝国无法挽回的毁灭,仿佛末日降临。

44
透纳《勇猛号战舰被迫销毁》
The Fighting Temeraire
J.M.W.Turner

1839

  
《勇猛号战舰被迫销毁》是对优雅战舰的伤感纪念,也是对不列颠海军曾经辉煌的哀悼。
画中的「勇猛号战舰」在特拉法加海战中,赢得英雄般的地位,
但现代蒸汽技术永久注定了桅杆船的终结命运,也见证了这个伟大时代的技术变革。
冷暖色调的交错、松散笔法与厚重颜料的对比,旧世界与新时代的碰撞,
光色的强调和激情的笔触,都展示了透纳精湛技巧,预兆了印象派的诞生。

45

罗伊茨《华盛顿横渡特拉华河》
Washington Crossing the Delaware
Emanuel Leutze

1851

  
这幅鸿篇巨制描绘华盛顿及其军队,戏剧性的横渡结冰的河流,
于1776年12月25日,奇袭新泽西州特伦顿的英军的场景。
锯齿般参差的浮冰、远处受伤的战士和嘶鸣的马匹,华盛顿英雄般高贵的立于船头,戏剧化的表现手法,
象征了美国军队以自由和真理的名义,不畏艰险,坚韧不拔的道德信念,成为美国精神的象征之作。

46
约翰·米莱《奥菲利亚》
Ophelia
John Everett Millais

1851

  
作为拉斐尔前派最受欢迎的画作,《奥菲利亚》取材自《哈姆雷特》的一幕,
奥菲利亚在父亲被其情人杀死后,将鲜花环在身畔,沉河而亡。
米莱以植物学般的精准描绘花卉,
添加三色堇(虚荣)、紫罗兰(忠贞)、荨麻(痛苦)、雏菊(无辜)和罂粟(死亡)等,
最后的还以右侧叶子形成的骷髅轮廓,暗示墓地和死亡。
对细节不遗余力的关注,和对诗歌象征手法的热衷,使画作散发出恒久的生命力。

47
威廉·亨特《世界之光》
The light of the world
William Hunt

1853

  

亨特取材自《圣经》的名作《世界之光》,是维多利亚时代基督教的定义性图画。
画中基督手持蜡烛现身曙光之中,敲击一扇荆棘丛生的紧闭的门。
充满宗教圣洁感的两重光明,良知之光唤醒良知,安宁之光拯救灵魂。
强烈的感染力和氛围,充满象征情感和超现实主义的细节描绘,成为维多利亚时代人们的心灵支柱。

48
库尔贝《画家的画室,真实的隐喻》
The Painter's Studio
Gustave Courbet

1855

  
这幅叙事程度极高的画作,是写实主义创立者库尔贝的杰作。
构图中心正在创作的库尔贝,象征性了绘画中「真理」的观念,躶体模特是非理想的美的化身。
艺术工作室的环境氛围中,孩童的意见超越他人之上,
说明观察和表现当代现实的美,对艺术而言至关重要。
标题语义双关,既是真实的隐喻,也是库尔贝对写实主义背后哲学的隐喻。

49
米勒《晚祷》
The angelus
Jean Millet

1857

  
米勒现实主义艺术风格的典型代表《晚祷》。
描绘深秋寒冷的夕阳暮色中,空旷原野上的农民夫妇,伴随远处教堂的钟声,虔诚的俯首默默祈祷,
感谢上帝赐予劳动的恩惠,并祈求保佑的情景。
画面安静而庄重,表现的不单是对命运的谦恭和柔顺,
更是缅怀辛勤劳动以养育众生的先祖。
画中蕴涵的庄严和崇高深深打动了历代世人的心。

50
爱德华·马奈《草地上的午餐》
Luncheon on the Grass
Edouard Manet

1863

  
这幅现代派绘画起源的不朽之作《草地上的午餐》,参考了诸多历史名画的构图,
马奈将原作中的女子,描绘为写实又现代的裸女,
赤身坐在溪边草地,与两位姿势挑逗的绅士作伴,目光无惧的直视观者。
这幅引发巨大争议的作品,介于写实和印象主义之间,明暗交错和光影变化,
简化的细节与模糊的背景,被视为印象派的先驱之作。

51

柯罗《孟特枫丹的回忆》
Memory of Mortefontaine
Camille Corot

1864

  
柯罗代表作《孟特枫丹的回忆》,融合了自然风景的关键元素,营造出完美和谐的图景。
优雅的大树、波澜不惊的广阔的水面,安静的人物形象沐浴在柔和、弥漫的微光中。
以高度的宁静感,浓缩了抒情与诗意的世界,具有梦幻的浪漫主义内涵。

52
惠斯勒《灰与黑的排列:艺术家母亲》
Whistler's Mother
James Whistler

1871

  
惠斯勒认为:「艺术的任务,是揭示观察事物表象之下的东西。
《灰与黑的排列:艺术家母亲》,
在离散和重叠的轴线系列里,组织呈现了简化、分析性的研究。
画面提供了视觉对位法的某种形式,线条的棱角支配了画面,
惠斯勒的侧影与支配性的图像风格形成共鸣,提供了视觉形式的对照。
画作预言了50年后才开始的几何抽象风格。

53

贝尔特·莫里索《梳妆台前的女子》
Hide and seek
Berthe Morisot

1873

  
印象派杰出的女画家贝尔特·莫里索,试图把光的效果完美化。
《梳妆台前的女子》中,光落在皮肤上的变化,和裙子上的方式形成了对比,这是大师级的手法。
莫里索倾向于用更加准确、而非抽象的风格创作,
画作常集中于女性,对其日常的室内生活进行了更加广阔的研究。

54
埃德加·德加《舞蹈教室》
The Ballet Class
Edgar Degas

1874

  
这幅《舞蹈教室》是印象派画家德加,「芭蕾舞女」系列中最有代表性的一幅,颠覆传统规则的「快照」式构图,
呈现了印象派对捕捉当代生活主题的激情。
生动的笔法、明亮轻盈的色彩带有印象派的典型特色。
画作还巧妙运用了日本版画「中断」构图的戏剧性技巧,
结合传统形式和现代技法,赋予日常生活以全新的现实活力。

55
古斯塔夫·莫罗《在希律王前舞蹈的莎乐美》
Salome Dancing before Herod
Gustave Moreau

1878

  
这幅莫罗的名作,取材于《圣经》故事。
莎乐美是希律王的继女,希律王当初娶希罗底为妻时,
先知约翰曾说:「你娶这妇人是不合理的(因为希罗底是希律王兄弟腓力的妻子)。
」希律王因为约翰的圣洁正直,和先知的身份,并没有动手杀他。
据传美丽绝伦的莎乐美爱上约翰,然而约翰并不领情。
后来,莎乐美因爱成恨。

一次宴会上,希律王见莎乐美献舞,甚是高兴,便答应满足她任何愿望。
莎乐美在母亲希罗底的怂恿下,索要约翰的头颅。
希律王虽万般无奈,但不好失信,只好执行。
如愿后莎乐美将红唇印在约翰冰冷的唇上。
莎乐美微闭双目,如梦游般踩着血迹舞蹈。
细腻油彩描绘的浓艳画面,配合硬笔墨线雕塑的深刻细节,呈现出颓废而诡异的奢华幻象。

56
雷诺阿《煎饼磨坊的舞会》
Dance at Le Moulin de la Galette
Auguste Renoir

1880

  
《煎饼磨坊的舞会》描绘在巴黎蒙马特举行的露天舞会。
画中人头攒动,热闹非凡,阳光透过树叶形成跳跃的光斑,
由近及远的形体铺陈产生多层次的空间节奏。
光与影、明与暗和谐组合构成摇曳多姿画面,
充分表现了印象派对现实生活中光色变化的高度敏感,色调气氛充溢着颤动、闪烁的强烈效果。

57
乔治·修拉《大碗岛的星期日》
A Sunday Afternoon on the Island
of La Grande Jatte
Georges Seurat

1884

  
《大碗岛的星期日》用古典的风格表现现代生活,是修拉点彩画法的集大成之作。
展现了19世纪末期,中低阶层涌入巴黎郊区大碗岛,享受河边漫步和野餐的图景。
画作有着精心的构图和注重简化的几何形式,拥挤的人物似乎冻结在一个不交互的状态,形象的渐次后退给阴影的转换制造了强烈的深度感,效果梦幻而迷人。

58
保罗·塞尚《圣维克多山》
Montagne Sainte Victoire
Paul Cezanne

1886

  
《圣维克多山》凹凸起伏的身形映现的闪烁的光影中。
朴实有序的笔触呈现出体块严谨的造型,恰似一首和谐的色彩交响乐。
笔触的走势排列、连接转换,交织为厚重而富于肌理变化的色块。
构成了空间,也产生结构,形成对比和谐的秩序。
色块、笔触、线条等抽象的视觉要素,从客观景物的图像中漂浮出来,形成具有永恒感的全新现实。

59
勃克林《死岛》
Isle of the Dead
Arnold Bocklin

1880

  
19世纪后半夜,象征主义画家试图将主题置于神秘和想象之上。
勃克林最受争议也最精彩的作品《死岛》,峭壁林立,阴森可怖,
所谓的白衣死神静立于船首,将灵魂带往不归之地。
神秘的寓意画呈现了生死的对立,及对死亡的无尽思索,以前所未有的神秘和忧郁,
创造出仿佛永远停留在梦中的奇特氛围,成为后世无数艺术家的灵感之源。

60
保罗·高更《布道后的幻象》
Vision after the Sermon
Paul Gauguin

1888

  
高更借宗教传说与现实生活的结合,描绘《创世纪》中的故事。
斜伸的黑色树干,将画面分隔为左下角的农妇和幻象两部分——带翼天使与雅各扭在一起难分难解,呈现出布道后内心的挣扎。
高更有意夸张了前后景在透视关系上的比例。
简洁的扁平化环境,强烈的红色背景,呈现出强烈的非自然主义,也体现出后印象派的主观画风。

61
文森特·梵高《星月夜》
The Starry Night
Vincent van Gogh

1889

  
这幅梵高后期在精神病院创作的《星月夜》,旋转躁动的星云,金黄满月的漩涡,火焰升腾的柏树,被汹涌动荡的蓝绿激流裹挟吞噬,夸张手法描绘的变幻星空,仿佛看得见时光的流逝。
天空下安睡的村庄是如此宁静而安详。
淡蓝的色调,动感的线条,自由的时空感仿佛脱离现实的幻象,反映出梵高躁动不安的情感和疯狂的臆想世界。

62
亨利·洛特雷克《红磨坊的舞会》
Dance at the Moulin Rouge
Henri Lautrec

1890

  
表现法国上流社会纵乐淫逸的旷世之作《红磨坊的舞会》,
以讽刺手法和夸张笔触,描绘红磨坊这一「乐园」场面。
疯狂的动作和麻木的神情,沉醉在纵情恣肆中虚度光阴。
热烈嘈杂的氛围下,画面鲜明跳跃,笔触洒脱灵动,纸醉金迷,
颓废无度的氛围充满动感和放荡,
隐含着对时代和社会的嘲弄:颓废、冷酷、傲慢而疲惫。

63
爱德华·蒙克《呐喊》
The Scream
Edvard Munch

1893

  

表现主义画家爱德华·蒙克的《呐喊》,这个血红色残阳映衬下的痛苦的表情,成为表现主义的代表之作。
蒙克通过系列红黄交织的波浪线,挤压扭曲的面部表情,
呈现出呐喊和尖叫的恐怖图景,尽端无动于衷的人影,强化了内心崩溃边缘的极致疯狂。
正如蒙克所言:「只有一个疯子能画出它。」


64

亨利·卢梭《沉睡的吉普赛人》
The sleeping gypsy
Henri Rousseau

1897

  
法国后印象派画家卢梭的代表作《沉睡的吉普赛人》,描绘空旷冷峻的沙漠中,席地而睡的吉普赛人和一头雄狮。
夜色朦胧,月光如水,充满了诗般的意境。
卢梭用纯真无瑕的眼睛观察世界和感受生活,神秘莫测的情节和场景,为超现实主义画风增添了浓郁的异域情调。

65
毕沙罗《蒙马特大街》
The Boulevard Montmartre
on a Winter Morning
Camille Pissarro

1897

  
毕沙罗《蒙马特大街》以高视点,洞察了清晨繁忙的蒙马特街景。
后退的林荫道,两侧的行人和建筑,构成简单而强烈的构图与透视感。
草图般的笔触,点彩派的技法,加之淡雾弥漫的冬日效果,
使画作在珍珠般柔和的质感之上,营造出强烈的喧嚣动感。

66
康定斯基《构图八》
Composition 8
Wassily Kandinsky

1902

  
现代抽象艺术在理论和实践上的奠基人康定斯基,认为「色彩和形式的和谐,从严格意义而言,必须以触及人类灵魂为原则。
《构图八》只运用最基本的几何形状和色彩,元素彼此协调而抗衡的分布于空间中,审慎地到达全体性的协调感。
自由与约束的对比,呈现出直觉表现和有意抽象形式间的关系。

67
毕加索《阿维尼翁的少女》
The Young Ladies of Avignon
Pablo Picasso

1907

  
毕加索《阿维尼翁的少女》是20世纪最著名和享有盛誉的图像之一。
五位裸女诱惑的望向画布之外。
多样的视点、撩人的姿态、扭曲的面孔,粗粝的形体,使画作充满不安的力量。
激进的几何风格,标志了立体主义的诞生。
此画包含的元素被现代主义运动吸收,其理念不断的挑战着艺术世界和公众。

68
克林姆特《吻》
The Kiss
Gustav Klimt

1908

  
表现主义艺术家克林姆特的《吻》,描绘被金色光芒缠绕,跪在花园中强烈拥吻的男女,
女子沉醉的同时浮现出羞怯而被动的神态,充满性的矛盾和奇幻般的压迫感。
金箔和华丽的装饰覆盖下,性的愉悦和与之相邻的死亡阴影,
汇聚成绝望边缘颓废而唯美的强烈爱欲,成为极具装饰性的爱情隐喻。

69
亨利·马蒂斯《舞蹈》
The dance
Henri Matisse

1909

  
画中围成圈的舞蹈图案,从古典时代就被不断引用。
野兽派代表马蒂斯的《舞蹈》中,扁平化色彩描绘的舞者,形成圆环图案,以有规律的动感布满画布。
画作对色彩、线条和形式的革命性使用,为20世纪绘画两大重要运动,表现主义和抽象主义埋下种子。

70
弗兰茨·马尔克《蓝色大马》
The Large Blue Horse
Franz Marc

1911

  
弗兰茨·马尔克认为艺术的「动物化」能唤醒万物心中的某种神性。
笔下的动物都以一种英雄的、甚至沉思的形式来呈现,激起恢宏壮丽的感受。
《蓝色大马》以蓝色构成的三匹马占据空间,低首闭眼,从温暖绚丽的背景中突起,安详而温和。
鲜艳明确的色彩,起伏有致的曲线营造出宁静感人的世界。

71
马克·夏加尔《我与村庄》
I and Village
Marc Chagall

1911

  
犹太裔俄国艺术家夏加尔的创作,充满了犹太民间传说和象征主义,
这幅表现思乡之情的超现实图像《我与村庄》,主题、图案、用典和印象都以非逻辑的形式交叠,仿佛记忆的穿插与回放。
强烈的思乡之情与民族自豪感,使这些貌似毫无关联之物,串联成强烈梦幻感染力的象征主义杰作。

72
奥古斯特·马克《公园餐厅》
Garden restaurant
August Macke

1912

  
表现主义色彩大师马克的《公园餐厅》,描绘树影之下品茶休闲的都市场景。
构图中的白色图案、浓缩成形状的人物,城市的旋转背景、甚至帽子的韵律都接近纯粹的抽象主义。
对色彩关系、形式的诠释、以及光影的突破具有革命性的启发。

73
乔治·布拉克《静物》
Still life
Georges Braque

1912

  
乔治·布拉克与毕加索同为立体主义运动的创始者。
并首次尝试将字母及数字引入绘画、采用拼贴等手段。
《静物》中用炭笔划出造型,再用有色壁纸剪成条状代表颜色,将造型和颜色表现为两种独立的创作元素。
它使绘画不再能依据现实中的诠释方式了解其意,因此造型成为可移动的平面,颜色可以被忽略。

74
马塞尔·杜尚《下楼梯的裸女》
Nude Descending a Staircase
Marcel Duchamp

1912

  
杜尚立体主义兼未来主义的先驱之作《下楼梯的裸女》,
呈现了连续叠加人形构成的动作,刺激的色彩、不协调的角度、杂乱的线条都使它成为特立独行的争议之作。
1913年沙龙展评委以其「超出所能忍受的限度」为由拒绝。
深受打击的杜尚,从此脱离任何团体,开始了永不回头式的反叛艺术之路。

75
雷东《独眼巨人》
The Cyclops
Odilon Redon

1914

  
雷东的《独眼巨人》灵感源于希腊神话。
描绘繁花盛开的原野之上,独眼巨人波吕斐摩斯,
窥视觊觎着璀璨花丛之中熟睡的裸女,悲戚中带着殷切。
颜色形体交融混合,宛若梦境般暧昧隐晦,然而不安却如毒雾般缓缓侵袭。
雷东用巨人形象象征生命强大的原始欲望,也从心理学角度诠释了扭曲的爱情,
在世纪末的象征主义风潮中独树一帜。

76
乔治·基里科《爱之歌》
The Song of Love
Giorgio de Chirico

1914

  
形而上画派的创始人基里科的名作《爱之歌》,
右边如地中海古代城市般的建筑、左侧现代飘扬的机车蒸汽,
衬托着中央不可思议的古希腊头像,红色橡胶手套割裂了空间。
通过描绘萦绕着谜团的想象式景象,以艺术的手段揭示出平行现实的能力,
对尼采启发的形而上运动有着关键的影响力。

77
埃贡·席勒《拥抱》
The Embrace
Egon Schiele

1917

  
席勒《拥抱》中躶体男女忘情的彼此交织,颤动的笔触、扭曲的身躯,给人以颤栗的错觉,似乎周围的空气都已经凝固。
情爱的激情碰撞中,蕴含着病态、无奈、扭曲而痛苦的挣扎。
席勒对性有着宗教般的痴迷和狂热,但画作真正试图表现的,却是异性之间敏感而微妙的关系,以及生命在环境中的强烈张力。

78
莫迪利亚尼《裸女》
Nude
Amedeo Modigliani

1917

  
《裸女》系列是莫迪利亚尼的传奇,也是成为表现主义画派的代表作之一。
优美弧形为特色的人物肖像,受新印象派,以及同期非洲艺术、立体主义等流派刺激,
拉长伸展的线条和裸露的躯体交织,勾勒出某种迷人的慵懒气息,强烈的个性特色令人过目难忘。

79
克劳德·莫奈《睡莲》
Water lilies
Claude Monet

1918

  
莫奈晚年的系列油画《睡莲》共250幅,主要描绘吉维尼花园中,变化莫测的水面之上,反映着天空和池塘的岸边,以及倒影之上盛开的缤纷睡莲。
「池里的精灵浮现在我眼前,我举起了调色板。」画中竭尽全力描绘水中睡莲映照下的自然华彩,成为世上色彩绘出的最奇妙和富丽堂皇的织锦缎。
画中内在的美兼备造型和理想,如同色彩交织而成的音乐和诗歌。

80
保罗·克利《红气球》
Red balloon
Paul klee
1922
  
保罗·克利的名作《红气球》,在黄、灰、蓝的天幕中,太阳般的气球朝气蓬勃,充满简化的天真和诙谐的风格,仿佛被雾霭围绕着的神秘的童话国度。
画作中蕴涵着极为丰富复杂的文化冲动。
孩童般浪漫的艺术语言,融汇深沉厚重、意义复杂的敏锐洞察。
融合了自然与人文、天真与深沉、现实与幻想,天马行空般自由而抒情。

81
胡安·米罗《哈里昆的狂欢》
Carnival of Harlequin
Joan Miro

1924

  
米罗《哈里昆的狂欢》,描绘了异常室内举行的狂热聚会,辉煌灿烂的梦幻景象,洋溢着纯真、欢乐、充满幽默的气息。
奇特的空间感和梦幻般的魅力,标志着米罗艺术风格的最终形成,也是第一幅真正意义上的超现实主义杰作。

82
乔治亚·欧姬芙《黑鸢尾》
Black Iris
Georgia O'Keeffe

1926

  
美国先锋艺术家欧姬芙乔治亚·欧姬芙,以半抽象半写实的手法闻名,主张通过对形状和色彩的和谐构图来表达感情。
主题多为花朵微观、岩石肌理和荒凉的景观。
同色调的细微变化组成具有韵律感的构图,巨大的尺寸、生动的色彩和对空间的拓展,唤起了全新的陌生感受。
单纯明朗的形式,原创性的构图让她脱颖而出。

83
蒙德里安《黄、蓝和红的构图》
Composition with Red, Yellow and Blue
Piet Mondrian

1930

  
蒙德里安的绘画结构里有乌托邦式的纯粹,有一种平稳的和谐与永恒。
颜色、空间感、位置都不是单一存在,而是通过事物之间的关系表达的。
《黄、蓝和红的构图》是治愈系的视觉盛宴;用理性和秩序构建具象与抽象的平衡。
「三原色」的简单结构,反映了对于「和谐」的独特理解,以及在失衡中找平衡的艺术理念。

84
达利《记忆的永恒》
The persistence of memory
Salvador Dali

1931

  
达利著名的超现实主义荒诞之作《记忆的永恒》,以袖珍面的技法,描绘了死寂般宁静的加泰罗尼亚海岸边,不可能在此环境中出现的物象。
时间被强烈扭曲和静止,仿佛一切都被融化成了无意识的东西。
画作表现出「无意识的梦境与幻觉」,同时暗示了个人情感在物质世界挤压之下,迸发出的无法回避的力量。

85
爱德华·霍普《夜鹰》
Nighthawks
Edward Hopper

1942

  
作为美国现代艺术最具辨识度的作品之一,霍普描绘都市寂寥情绪的《夜鹰》,堪称20世纪经典图像。
深夜街角的餐厅,刺眼的明黄色灯光如刀锋般投下尖锐的影子。
孤绝的环境,疏离的神色,人造光线在简化形状上的传神运用,赋予画作戏剧般的舞台感,瞬间勘透孤寂、焦虑和冷漠的现代都市情绪。

86
乔治·莫兰迪《有绿盒子的静物》
Still life with Green box
Giorgio Morandi

1954

  
意大利形而上画派莫兰迪,专注于静物题材,《有绿盒子的静物》是其视觉艺术的精华表达。
画面设置成一条水平线,物品置于格栏般的结构中。
节制的色调,以及阴影的精微暗示,赋予了平凡之物以永恒的涵义。
莫兰迪以尽可能接近物品自身的表达方式,提供给观者对具象世界最基本状态的一瞥。

87
弗朗西斯·培根《绘画》
Paintings
Francis Bacon

1946

  
作为首个揭示痛苦和愤怒折磨的画家,培根用前所未有的血腥和冷酷笔触,揭示了战争带给人内心的扭曲和阴暗面。
早期作品《绘画》意义深远浓缩了缪斯7号混乱的工作室,撕裂的肢体、悬吊的肌腱、冰冷的仪器、杂乱的地板。
潜在的冲动元素与病态的甜美色彩并置,以登峰造极的雄健笔法,跻身表现主义大师之列。

88
阿希尔·高尔基《洋蓟的叶子是猫头鹰》
The Leaf Of The Artichoke
Arshile Gorky

1944

  


高尔基经常混合多种自然元素,来暗示人和自然重新建立的联系。
《洋蓟的叶子是猫头鹰》是其形成自己的艺术风格的代表之作。
绘画从早先刻意的苦心经营转变,为直抒胸襟的自由挥洒,画面显得轻松而流畅。
高尔基两代美国艺术家指明了道路,他的成熟作品的绘画自发性,预示着抽象表现主义的到来,对美国和世界艺术的贡献难以估量。

89
安德鲁·怀斯《克里斯蒂娜的世界》
Chirstina's world
Andrew Wyeth

1948

  
作为美国艺术史上最知名和萦绕人心的作品之一,
怀斯《克里斯蒂娜的世界》,描绘童年小儿麻痹不良于行的少女克里斯蒂娜,
瘦骨如柴的手臂勉强支撑着身体,凝视着远方的家,充满了渴望和无力感。
画作弥漫着孤独、期待和隐隐的不安。
通过这种生动的辛酸,表达生命中所有无能为力的悲哀,也成为人类脆弱状态的普遍象征。

90

曼·雷《阿丽娜和瓦尔古》
Aline et Valcour
Man Ray

1950

  
超现实主义者曼·雷,在弗洛伊德之前,就用艺术的方式勾勒出心理问题的轮廓。
萨德的小说中,阿丽娜和瓦尔古彼此相爱,但父亲阻止其结婚。
曼·雷画中阿丽娜的头颅着双眼,置于钟型罩内,暗示被断头台重创。
其父则如同躺着的人偶,面孔背对,呈现心理和生理绝对征服的状态。
曼·雷对某种人性的阴暗面做了雄辩的视觉批评。

91
卢西安·弗洛伊德《帕丁顿室内》
Interior at Paddington
Lucian Freud

1951

  
英国当代表现主义画家卢西安·弗洛伊德,偏爱畸形而病态的主题。
用粗率的笔触和克制的用色,揭示出某种生命本质的色彩。
《帕丁顿室内》中男子身着雨衣静立屋中,奇怪的僵硬感和大尺寸的枯萎盆花呼应。
画框将所有元素囚禁其中,强调了幽闭恐惧的基调。
无光泽颜料带来粉彩画的质感。
红地毯和灰蓝的基调对比,增添不安的气氛。

92
杰克逊·波洛克《蓝柱》
Blue Poles
Jackson Pollock

1952

  
美国艺术家杰克逊·波洛克以独创的「滴画」技法闻名。
巨大画布平铺地面,四周游走时,将颜料喷洒滴溅画布,同时综合使用多种材料,构图没有中心、结构无法辨认。
以反复的无意识的动作画成复杂难辨、线条错乱的网,追求下意识的极端放纵的方法。
《蓝柱》标志了其绘画的全新浓烈度。
丰富的色彩也摆脱了此前略显拘束的调色,其富丽感令人叹为观止。

93
威廉·德·库宁《女性一》
Woman
Willem de Kooning

1975

  

抽象表现主义画家德·库宁,探索如何让具象元素在抽象构图中发挥潜力。
在关于女人的作品中感受最强烈。
画面由一系列不同厚度、重量和方向的扭曲线条组成,试图捕捉人物被社会和语言规范前的初始状态。
《女性一》由具象和抽象两个领域构成的特定张力塑造,具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和感染力。

94
贾斯培·琼斯《旗帜》
Flag
Jasper Johns

1955

  

贾斯培·琼斯偏爱理智和精准的方式,拆解抽象表现主义的修辞美学。
《旗帜》在美国国旗的基础上,通过对媒介的改动,用蜡质介质制造出厚重的表面,形成类似表现主义的风格。
打断了图像的意义功能,赋予旗帜这种漂浮之物某种坚实的物质性。
作为对抽象表现主义的反击和批判,成功的和一系列艺术前例妥协。

95
巴尔蒂斯《山》
The Mountain
Balthus

1955

  
在现代艺术激烈变革的时代,巴尔蒂斯却是一位具有古典主义情结的画家,善于从普通平凡的生活场景中揭示人的心理活动,建立起超自然情绪的心理绘画。
《山》平淡而诡黠的画面之下,笼罩着迷离的惆怅和莫名的思索,似乎刻意在心灵深处探询索隐。
深刻中溶入了诗意般的抒情气氛,无论是外表还是布局,都体现了很深的古典主义烙印。

96
马克·罗斯科《白色中心》
White Center
Mark Rothko

1950

  

马克·罗斯科专注哲学命题,深入生命本质,以完全抽象的色域绘画风格表达出的情绪本身,色块仿佛悬浮于背景之中,让人感受到宇宙和宗教。
《白色中心》以白色居中,夹着黄色、桃红和玫瑰紫。
极为精简的构图之上,色彩的感觉被无限放大,散发出具有象征意味奥妙的美感,引发强烈的心理共鸣和情感震撼。

97
大卫·霍克尼《泳池双人像》
Pool with Two Figures
David Hockney

1972

  
《艺术家肖像(泳池与双人像)》成为脍炙人口的经典图像,堪称霍克尼的巅峰之作。
画作融合了两个标志性题材——泳池和肖像,描绘了一名身穿西装的男性站在泳池边,望向水池中游泳者的场景。
两个人像分别采用不同的风格描绘,作为一件概念艺术,体现了理想化池畔风景的精髓,以及极其复杂的人际关系。

98
安迪·沃霍尔《玛丽莲·梦露》
Marilyn Monroe
Andy Warho

1956

  
美国波普艺术明星安迪·沃霍尔,擅长采取照相版丝网漏印技术,让画面如同印刷厂未完成的样张一般,
这幅《玛丽莲·梦露》是最典型的代表作。
沃霍尔大规模复制流行明星梦露的图像,折射了20世纪60年代兴起的大众流行文化的思潮,
同时对美国充满商业气息的社会,进行了善意的讽刺。

99
安塞尔姆·基弗《室内》
Interior
Anselm Kiefer

1981

  
安塞尔姆·基弗有力的描绘了德国第三帝国时期的文化,创作了很多新表现主义最具挑战性的画作。
《室内》的广阔空间依稀是政府大厅,漆黑浓重的色彩,边缘锐利的线条,粗粝的涂抹方式令气氛倍感压抑。
画作探讨了民族身份和权威机构间的博弈。
冷峻、脆弱的建筑全不带感情的,诉说着国家和民族的历史,记忆中带着痛苦的过去,释放出强烈的情感能量。

100
彼得·多伊格《淹没》
Swamped
Peter Doig

1990

  
美国当代艺术家多伊格独创的迷人魅惑的景物作品,透过类似电影手法的构图和编排,
流洩出深层潜意识中具有时空连续性的弦外之音,隐藏着象征意义和梦幻般的叙事性。
《淹没》融合居住旅游的记忆,创造出幻想、写实与抽象融合的画面。
特殊的构图视角与色感,表现出时间流逝的叙事张力。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苏公网安备 32108802010544号

        苏ICP1502701-1)  网站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