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清风诗词 > 详细内容
[听见诗歌][诗经]《国风•秦风•蒹葭》
发布时间:2019/10/5  阅读次数:188  字体大小: 【】 【】【

听见诗歌

  

點擊這里打開新視窗 | 以下內容被隱藏:www.ximalaya.com (我已了解這是外部網站,并同意加載)

  

写在前面

  为了方便大家收听,每期都将录音进行了上传,点击标题“听见诗歌”下面的“同意加载”再点击播放键便可以在线播放(电脑和手机客户端都可以播放)。文末附有录音下载链接,喜欢的也可以直接下载。
  时间真快,不觉已是白露。今天想与大家回归华夏诗文化的源头,再次感受《诗经》的魅力,便选取了这首耳熟能详的《国风•秦风•蒹葭》分享给大家。

  

关于诗经

  《诗经》,是中国古代诗歌开端,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收集了西周初年至春秋中叶(前11世纪至前6世纪)的诗歌,共311篇,其中6篇为笙诗,即只有标题,没有内容,称为笙诗六篇(南陔、白华、华黍、由康、崇伍、由仪),反映了周初至周晚期约五百年间的社会面貌。
  《诗经》的作者佚名,绝大部分已经无法考证,传为尹吉甫采集、孔子编订。《诗经》在先秦时期称为《诗》,或取其整数称《诗三百》。西汉时被尊为儒家经典,始称《诗经》,并沿用至今。诗经在内容上分为《风》、《雅》、《颂》三个部分。《风》是周代各地的歌谣;《雅》是周人的正声雅乐,又分《小雅》和《大雅》;《颂》是周王庭和贵族宗庙祭祀的乐歌,又分为《周颂》、《鲁颂》和《商颂》。
  孔子曾概括《诗经》宗旨为“无邪”,并教育弟子读《诗经》以作为立言、立行的标准。先秦诸子中,引用《诗经》者颇多,如孟子、荀子、墨子、庄子、韩非子等人在说理论证时,多引述《诗经》中的句子以增强说服力。至汉武帝时,《诗经》被儒家奉为经典,成为《六经》及《五经》之一。
  《诗经》内容丰富,反映了劳动与爱情、战争与徭役、压迫与反抗、风俗与婚姻、祭祖与宴会,甚至天象、地貌、动物、植物等方方面面,是周代社会生活的一面镜子。

  

林风眠《苇塘芦雁》

  

陆俨少《蒹葭》

  

边寿民《秋到蒹葭》

  

石涛《山水》

  

吴湖帆《山水》

  

蒲华《霜落蒹葭图》

  

溥儒《平沙落雁》

  

溥儒《寒江秋雁》

  

张大千《水村图》

  

胡若思《月出归钓》

  

戈湘岚《霜翎蒹葭》

  

张大千《在水一方》

  

《国风•秦风•蒹葭》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蒹(jiān):没长穗的芦苇。葭(jiā):初生的芦苇。苍苍:茂盛的样子。
  为:凝结成。
  所谓:所说的,此指所怀念的。伊人:那个人,指所思慕的对象。
  一方:那一边。
  溯(sù):逆流而上。 洄:水流迂回之处。溯洄:在河边逆流向上游走。阻:险阻,(道路)难走。道阻且长,说明是在陆地上行走。从:追寻。
  溯游:在河边顺流向下游走。宛:宛然,好像。宛在水中央:是说顺流虽然易行,然所追从之人如在水之中央,就是近也是可望而不可及也。
  溯洄:逆流而上。下文“溯游”指顺流而下。一说“洄”指弯曲的水道,“游”指直流的水道。
  宛:宛然,好像。
  萋萋:茂盛的样子。
  晞(xī):干,晒干。
  湄:水和草交接的地方,也就是岸边。
  跻(jī):升,高起,指道路越走越高。
  坻(chí):水中的沙滩。
  采采:繁盛的样子。
  已:止。
  涘(sì):水边。
  右:迂回曲折。
  沚(zhǐ):水中的沙滩。

  

诗歌译文

  河边芦苇青苍苍,秋深露水结成霜。 意中之人在何处?就在河水那一方。逆着流水去找她,道路险阻又太长。 顺着流水去找她,仿佛在那水中央。
  河边芦苇密又繁,清晨露水未曾干。 意中之人在何处?就在河岸那一边。逆着流水去找她,道路险阻攀登难。 顺着流水去找她,仿佛就在水中滩。
  河边芦苇密稠稠,早晨露水未全收。 意中之人在何处?就在水边那一头。逆着流水去找她,道路险阻曲难求。 顺着流水去找她,仿佛就在水中洲。


  

诗歌赏析

  《论语》中孔子在和弟子讨论《诗三百》时曾经说过,《诗经》有一个功能,就是能使人“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诗经》中记载了大量的植物,据统计305篇诗歌中提及植物名的有135篇之多,记载的植物包括木本类、草本类、蕨类和地衣类,可以说是我国古代常见植物名录。
  我国古代是一个农耕民族,衣食住行都离不开各种植物,长期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使人们与植物紧密联系在一起。人们对植物的情感,也在先民们日常唱诵的民歌《诗经》中表达出来。
  《诗经》分为《风》《雅》《颂》三部分,其中《风》又分为周南、召南、陈、秦、豳、魏、唐、郑、卫、邶、鄘、王、桧、曹、齐十五国风,是十五个地区的民间歌谣。秦国在与犬戎等少数民族的征战之中经营立国,因此充满了尚武精神。其篇目中出现的也多是栗、桑、杨等坚硬高大的植物,所以,蒹葭的柔婉在《秦风》中显得很特别: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蒹葭”,听起来很美,也很有古意。其实这是一种大家都很熟悉的植物——芦苇。《本草纲目》中称初生的芦苇为“葭”,开花前为“芦”,花后结实为“苇”。葭、芦、苇以及蒹、蒹葭等均指芦苇。苍苍、萋萋、采采均形容芦苇茂盛的样子。未晞、未已,形容白露未干,点明季节为秋季。湄、涘,则指水边。坻、沚,是水中的小块陆地。
  深秋的清晨,秋水明净,芦苇苍苍,白露盈盈。主人公在河畔徜徉,凝望对岸的伊人。可是,无论是“溯洄从之”,逆流而上;还是“溯游从之”,顺流而下,无论如何奋力找寻,伊人都永远可望而不可即。长,跻,右写出了路途的遥远、险阻与迂回曲折。
  苇叶幽绿,那种色彩的漫延,摇曳在秋季苍茫的霜露中,总是能轻易触到人类最脆弱的神经。所以李白说:“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杜甫说:“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很多人将这首诗解读为情诗,描写男子追求心仪女子时的艰难。《毛诗序》中甚至说这首诗是为了讽刺秦襄公,因为他不遵循周礼。爱情诗的说法还可以接受,而讽刺之说就是汉代腐儒的过度解读了。在我看来,这首诗或许表面上是在写爱情,但其中渗透的那种宇宙苍茫,人类面对神秘浩渺的宇宙万物的困惑感和无力感,远远超越了爱情。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
  这里,王国维分别借用了晏殊和柳永的《蝶恋花》,以及辛弃疾的《青玉案》中的三句词来概括这三种境界。而这首《蒹葭》则与晏殊的那首词在意境上十分相似:

  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

  深秋的落叶铺满地面,萧瑟阔大的天地间空无寂寥到只剩一人。这一人登高怀远,追寻着某种无名而又永远不可能得到的东西。再回头来看这首《蒹葭》,想象一下诗人站在水边的芦苇从中,透过秋季清晨的迷雾,恍惚间看到远处小岛上的倩影,不管他怎么追寻,那美丽的影子都不曾靠近一点点。体会到的,只有求而不得,若隐若现的惆怅。这种追寻,正象征着人们对万物,对宇宙的追寻和求索。思考存在的意义、生命的本质,是人类亘古不变的主题。那神秘而又悠远的宇宙,让人迷惑不解,欲罢不能。
  芦苇是植物中最柔弱同时又最坚韧的存在,这一点和人十分相似。老子说:“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坚强。”帕斯卡尔说:“人是一根会思考的芦苇”人,因为肉身生老病死的局限而脆弱,因为思想精神有所执着而坚韧。所以,在浩瀚的宇宙面前,个体渺小无归的迷离令人哀伤。尽管如此,人们还是在持续不断的追寻。所以,《诗经》给予历代诗人最珍贵的启发在于,明知“道阻且右”、路途艰险,明知结局必然幻灭,却依然有那么多人不畏惧,终其一生,不断追寻着真理。
  今天的分享就到这里,祝你晚安。


複製代碼
https://pan.baidu.com/s/1mmkc7OVfkAi02EIs3oRuUA  提取码:x8hu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苏公网安备 32108802010544号

        苏ICP1502701-1)  网站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