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剪影 > 详细内容
这个在中国被称为最卑贱的女人,为何名扬海外,成为全世界敬仰的女神!
发布时间:2019/8/20  阅读次数:516  字体大小: 【】 【】【
在你的印象中,女神是什么样的:

是风华绝代,不可亵玩?

  
还是回眸一笑,风情万种

  
或是肤白貌美,明眸皓齿?

  
总之,说起女神,那一定都是美得不可方物。

可今天我们要说的这位女神,她既不是出自名门望族,富贵之家,还天生丑,跟美是一点也沾不上边,而且在中国她还被称为最卑贱的女人,可她却为何名扬海外,是全世界当之无愧的女神?!

  
她,就是潘玉良

今天的故事,要从美丽的古城扬州说起。

这里有位姓陈的男子,以卖毡帽为生,妻子聪明能干,擅长绣花,两人还有个可爱的女儿,虽没有很富裕,生活倒也温馨。

突然有一天,一个商人登门,想和他订立包产包销合同,他同意了,没想到商人没守约,运走陈家所有产品后就不见了踪影。
他苦苦的拿着合同四处打听,有人悄悄告诉他:这是当今知府大人的舅子。

自知追讨无望,他只好忍下委屈,和妻子支撑摇摇欲坠的小店。1895年6月14日,他们的第二个女儿平安降临,给困顿的家重新带来了新的希望,他兴高采烈地为女儿取名:陈秀清。

可万万没想到,陈家的悲剧才刚刚开始!

  
小秀清未满周岁,父亲就病故,刚刚两岁,唯一的姐姐也去世了,父亲的小店被迫关闭,母亲只好靠绣花养活她。

“自古扬州出美女”,可这话在她身上却不应验。她长得天生实在是太丑了,五官粗放,狮子鼻、厚嘴唇,和同龄人相比又矮又胖,身材壮硕。

人们都嫌弃她长得怪,可母亲却依然将她视为珍宝,为赶在她八岁生日前,多卖些绣品好给她买生日礼物,母亲没日没夜地操劳,最终,深爱的母亲竟累死在了绣架上……

  
失去母亲后的她被舅舅收养,舅舅不务正业,爱抽鸦片,根本无心照顾她,饿肚子是常事,可她默默忍受着,对她来说,能有舅舅这个依靠已是上天的垂怜了。

14岁时,舅舅突然对她说:“我为你谋到一份工作,你能自食其力了。”她问:“是绣花吗?”舅舅回答:“对对,是绣花。”她听后兴奋的一夜未睡,那夜,回忆过往种种,她哭成了泪人,她为从此可以养活自己而高兴,并暗暗下定决心,将来挣到钱,一定要报答舅舅的抚养恩德。

可没想到第二天一早,自己的亲舅舅,竟把她带到妓院,将她改名张玉良,仅仅两担大米的价格,就狠心的把她卖了!

从此,她是青楼里的雏妓,成了卑贱如泥、任人践踏的的女人。

  
遭遇如此多的不幸,试想一下,如果是你会不会认命?当陷于污浊时多少人无奈同流合污,可她没有,她选择奋起反抗,以死相抵!

她在妓院里做最苦最累的活,老鸨还逼她接客,可她誓死不从,一次次地从妓院逃跑,跑了几十次,可每次被抓回来就是一顿毒打。

老鸨为了驯服她,甚至将猫放进她的裤裆里,束紧裤腿,然后打猫,挨打的小猫四处乱抓,叫她痛不欲生,可就算这样,她是不任命,上吊、跳河......每一次她又都被救了回来。最后是老鸨拗不过她,只好让她学习琵琶,京戏、扬州清曲等等。

生活在阴沟里,仍然有仰望星空的权身处风尘却心向美好,正所谓自助者天助也,很快,她得到了命运的眷顾。

在妓院煎熬的她幸遇良人,这人就是时任安徽芜湖海关监督:赞化。

  
潘赞化毕业于日本东京早稻田大学,是知名人士、诗人,《新青年》早期撰稿人之一,更是同盟会的会员。

当时他新上任海关监督,当地政府及工商各界为他举行接风宴。当地乡绅富豪为了讨好他,特地挑选了一批姑娘弦歌助兴,张玉良正是其中之一。她出场:潘大人,请点曲子!他没抬头:拣你熟悉的来!她随即唱起了京戏《李陵碑》,唱到高潮那段,他听得眼睛直发亮,心头一颤,他没料到,这把苍凉雄浑的声音,竟出自一个姑娘之口,更没想到,这烟花之地,竟有人格局如此之大,能把杨令公的悲壮,抒发得这般淋漓尽致。

旁人看出了他的倾慕,便有意撮合,可他怎能收下青楼女子。此时的她却不肯放弃了,在妓院里她阅人无数,来这的,无非要性,要吹捧,要威风,但像他这般居高位又温文尔雅,非但不看不起人,还如此欣赏她的,能有几人?这样的男人绝不能错过。

于是她向他说起了自己的身世和来处,他听罢长叹一声,不由心生怜悯,说到:要不我给你赎身回扬州老家。她流着泪说:“我要是回去,舅老爷还是会送我回青楼,大人留我做婢女也好。

就这样他伸出了人间最仁慈的手,不惜东拼西凑,花重金为她赎身!

  
她从火坑里被解救了出来,可他不知该如何安置,这个没有文化,无家可归的小丫头,而她却要一辈子侍奉他,报答他的恩情。为了堵住当时舆论的悠悠之口,他竟决定将她明媒正娶。

1913年,两人来到上海,他们举行了婚礼,而他们的证婚人,是潘赞化的莫逆之交陈独秀,陈独秀也是这场婚礼的唯一嘉宾。

她对他说:不能与先生同生,只愿与先生同姓。”以你之姓,冠我之名,我爱你,用姓氏作证,当做永生的回报从此妓女张玉良已经死去,世上多了一位画家潘玉良!

  
人的一生遇到爱,遇到性,都不稀罕,稀罕的是遇到懂得

婚后,潘赞化从不计较她的出身,而是尊重她,爱护她,将她送到上海远离是非之地,他教她识字明理,文学知识,历史典故,他所会的恨不得一箩筐的都倒给她,还带她广结有识之士。而瑕不掩瑜,还得多靠自己,这个道理她心里很清楚,于是如饥似渴般的从小学课本看起,学得是异常刻苦。

有智慧的女人,婚后也懂得让自己增值

当他们在上海居住时,在上海美专,担任教授的洪野画家是他们的邻居,一天,她看到洪野在院子里画画,寥寥数笔,美人蕉就跃然纸上。她一下子就被绘画吸引了,每天都站在洪野身边痴痴地看,一站就是几个小时,回去后还偷偷的反复临摹。当洪野看到她临摹的习作后,竟大吃一惊:“这哪像一个,完全没受过正规教育的人的习作!”

  
洪野当即给潘赞化写信:“我高兴地向您宣布,我已正式收阁下的夫人作我的学生,免费教授美术……她在美术的感觉上,已显示出惊人的敏锐和少有的接受能力。”

她的人生又遇到了贵人,命中贵人多,可她却想活成自己的贵人。之后她就跟着洪野用心学画,不久就画得有模有样,她发掘出了自己最大的潜力,那就是:画画。

但她绝不只是想随便画着玩玩,她要用色彩重新涂抹自己的生命!

  
1918年,天赋过人的她,竟以素描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上海美专。

可由于她出身青楼,有人故意将她从录取名单上删掉了,好在校长刘海粟力排众议,亲自在录取榜单上写下她的名字。她开心极了,那段时间,“不止一次地从梦中笑醒。”

  
进入学校后,她又学得十分拼命,生活费全部用来买绘画用品,恨不得吃饭时间都用在画画上。她对花鸟静物的把握非常的细致,可老师却说:“你对很多东西的观察和思考都很深入,怎么一到人体画,就画得生硬?”老师接着又说:“不过,对于一个女生而言,能把花鸟静物画得漂亮,已经很不错了,人体画对你确实难度很大。”

  
  
可她就又来劲了,还要更上一层楼,一定要去挑战高难度的素材。那时国内刚刚引进裸体画,许多人都对此抱有歧视,政府也不允许人们画裸体,可人体是世界上最富美感与力量的形体,只有心灵充满猥亵感的人,才会将裸体视为同样的猥亵。

只可惜,在中国模特太缺,她根本没有实践的机会,想来想去,她想到了浴池。公共浴池里的裸体肯定最多,挑中黄金比例的身材也容易。于是,她无数次借去浴室洗澡,偷偷画女人们的裸体。

  
  
好几次她在浴室画画被发现,大家抓住她的头发就是一顿暴打:“看啊,这个婊子又在画我们啊!”

本以为挨了揍,她会识趣点放弃,没想到,没人当模特,她就干脆脱下衣服画自己,自己给自己当模特,对着镜子一点点作画。

  
巩俐饰演潘玉良在电影里对着镜子画自画像的一段戏

人们都觉得这是伤风败俗,还说干这事的不是疯子就是婊子,上海美专的女同学甚至一致要求退学,她们扬言:“誓不与妓女同校!”

恶语如刀刃,她却坦荡接受,比活在别人嘴里更重要的是,活在自己的成长里。她依然痴迷在自己的艺术世界里。

  
刘海粟校长看着她的裸女画说:玉良,西画在国内的发展受到很多限制,有机会还是争取到欧洲去吧!丈夫潘赞化也很支持她。

而除了画裸体外,她平时的言行也大胆得不像女生。有次跟同学外出写生,她一个人跑到雷峰塔墙圈里小便,这时一伙男同学过来,女同学喊她快出来,可她不慌不忙的说:“他们管得着我撒尿吗?”还有一次,大家都在八卦:一个女诗人如何以狗为伴。只见她一语惊人:“公狗比男人好,至少公狗不会泄露人的隐私。”

  
中间为潘玉良

这样的特立独行她在校园里独树一帜,很快便成为众矢之的。只上了半个学期美专的课,她就被开除了。开除后,她并没有气馁和放弃,1921年,她居然收到了来自,法国里昂国立美术专科学校的录取通知书。

她是多么不舍得离开丈夫,可国外有着更自由的文化环境。送别那天,潘赞化取出一条,金项链放到她手里,鸡心吊坠中镶嵌着两人的照片,万般情义,尽在不言中。

  
潘玉良与潘赞化的定情项链,里面是二人的照片

到达巴黎后,她在追逐梦想的路上一路狂奔。

  
1923年,她考上巴黎国立美术学院,成为徐悲鸿、林风眠的同窗。徐悲鸿曾这样评价她:夫穷奇履险,以探询造物之至美,乃三百年来作画之士大夫所决不能者也……士大夫无得,而得于巾帼英雄潘玉良夫人。”

1925年,她又得到罗马国立美术学院,绘画系主任康马蒂教授的赏识,成为该院的第一位中国女画家。

1926年,她荣获罗马国际艺术展览会金奖,打破了历史上没有中国人获该奖的纪录。

  
  
潘玉良罗马皇家美术学院毕业照和毕业证

1929年,她学成归国,被曾经开除她的上海美专,聘为绘画研究室主任兼导师,次年又被南京中央大学聘为教授。她还在上海举办了,“中国第一个女西画家画展”。

其高超的画技震惊世人,徐悲鸿为了看画,甚至夜闯展厅。陈独秀更是如此评价:“以欧洲油画雕塑之神味,入中国之白描。其艺术造诣日见其进,未见其止。”

  
可同样的环境里,坏人只会变老,不会变好,在那些人眼里,她妓女的出身永远无法改变

一次她在学校教课,有人居然高喊: “中国人都死光了,让一个婊子来上课。”
当时裸体画依然不被人接受,她举办了《春之歌》个人裸体画展,有人骂道:这个春字,不是春天的春,是思春的春。

还有人说,一个妓女怎么能,画出这么好的画?一定是别人代画的吧!

  
当时的媒体对潘玉良的报道

可她是谁?她是刚烈的潘玉良,她丝毫不理会流言蜚语,理直气壮地画人体,理直气壮地当教授,理直气壮地办画展,强大的她明白,比过去和未来更重要的是当下。

可之后的一件事,彻底伤了她的心!

别看她是女子,可她的心中,有着赤诚热烈的爱国情。她积极支持抗日,1934年,她捐赠玉雕佛像,举办支援绥远军民抗日的义展,抗日义举受到著名戏剧作家,田汉撰文高度评价。她公开为抗日发表激情讲话,严厉谴责一些人在抗日时期,“远离现实”,“话多画少”的消极抗日行为。

当时正值九一八事变,日本侵略东北,为了表达抗日决心,以及自己对战场将士们的敬重,她绘了一幅《人力壮士》,画中一个肌肉发达的男子,正努力搬开一块压着小花小草的巨石。

这幅作品广受好评,被一位官员以1000大洋的天价订购,但在1936年展出时,这幅画却被人用刀划破,称这是“妓女对嫖客的颂歌”。

甚至还有人当着她的面骂:“凤凰死光光,野鸡称霸王。”可她毫不示弱,上去就扇了对方一记耳光:“我不会欺负人,但绝不会让人欺辱。”

然而自此之后,她的心也彻底地碎了……

  
更让她不能接受的是,那些难听的言论波及到了潘赞化及家人,为了不连累丈夫及家人,在重重的压力下,1937年,42岁的她忍痛决定再次前往巴黎。

潘赞化没有说什么,只是离别那天,他将一个怀表送给了她,黄浦江边,他掏出蔡锷送他的怀表送给了玉良,他说:“我等你回来。”而她没法与他同行,唯有临行前画了《潘赞化像》,带着它远走他乡,以后山高水远,见画如面如见你。

  
可他们怎么都料不到,这一别,竟是再没能相见的诀别!

  
潘玉良画作《我之家庭》

到达巴黎后,她简直是拿生命去画画。刚到法国不久,巴黎就沦陷,她的房子、画室被德军征用,战火连天,她不得不迁居租房,生活的很清苦,住得简陋,吃得简单,穿得随便,把钱全都用在了画画上。

著名艺术家周小燕曾回忆:“潘玉良住在巴黎拉丁区,穷画家和穷学生住的地方。她住在一个小阁楼上,大概只有十五六个平方,陈设简单得不得了,就像是歌剧《波西米亚人》的布景,但是到处都是画!客厅里的画架上是还没画完的画,墙上贴满了素描……”

  
潘玉良画的周小燕像

可正是这股子痴迷劲,让她在海外到达了艺术生涯的巅峰。

1954年,法国拍过一部纪录片《蒙巴拿斯人》,介绍这个地区文化名人,其中就有潘玉良,她是片中唯一的一个东方人。

她还参加过法国第51届、55届、56届“法国独立沙龙展”,获得的奖章不下20多个,包括法国国家金质奖章、法国文化教育一级勋章、比利时金质奖章……

1958年,“中国画家潘玉良夫人美术作品展览会”,在巴黎多赛尔画廊开幕,展品除自藏未标价的外,均被抢购一空,整个巴黎都争相报道这一盛况。

1959年,巴黎大学把多尔利奖颁给了她,这在巴黎大学的奖励史上,也是破天荒第一次。



  
1959 年,巴黎市长授予潘玉良巴黎大学多尔烈奖勋章。这是该奖项第一次授予女性艺术家,而且来自东方。

除油画外,她还创作雕塑,《格鲁赛头像》、《蒙德梭鲁头像》,分别为巴黎尚拿士奇博物馆,和法国国立教育学院所收藏。

她还被选为中国留法艺术学会会长,《华美日报》曾这样称赞她:“艺术精英”、“令人敬仰的艺术家”。

  
潘玉良与友人在作品前合影(中为潘玉良)

而在她巨大的荣誉背后,她还有着更令人敬佩的“三不女士”的称号!

一. 不加入外国籍

她在国内虽屡受伤害,心痛欲绝,可她没有一刻忘记过自己的故土,她是中国人!法国政府曾盛情邀请她,加入法国国籍,可她却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在巴黎期间,她到处寻求,志同道合的抗日仁人志士,联合起来去支持祖国的抗日。

  
正中的女子为潘玉良

二. 不恋爱

不恋爱是她对丈夫的忠诚,刚到法国那段时间,她经常饿得连半块面包都吃不起,那时有个叫王守义的男人出现了。“朋友,不能饿饭!”他知道潘玉良不喜欢被人同情,便将二十美金包好放到她家门口,并附上纸条提醒她好好吃饭。

他也来自中国,是小有成就的商人,总是对她默默的雪中送炭。一天,他突然向她求爱,而她说:“赞化和我真诚相爱,我虽然和他隔着异国他乡,但我相信总有一天,我还要回他的身边。”王守义听后放声痛苦,从此改称她为姐姐。后来,为了报答他的恩情,她为王守义做了一个雕塑,一直摆放在卧室里。

  
三. 保持创作独立,不和任何画商合作

在法国生活的如此拮据,可世界各地的观展人都想买她的画,甚至有人出高价,可她全部都拒绝,也不愿与画商合作。不与画商合作就意味着,没有固定的经济来源,她的生活常常入不敷出。张大千去法国时,先是诧异于画家常玉家的落魄,然而到了她家,张大千不禁感叹:“居然比常玉还要糟糕。”

如此之下,她就尽量买最便宜的颜料与画布,画画的时候也尽量画得薄一些。

  
第一排居中为潘玉良

后来抗战胜利的消息,传到了法国,她听后欣喜若狂,迫切地想立刻回国,可就在她准备启程之时,丈夫潘赞化来信,说到:
“你要回国,能在有生之年再见,当然是人生快事。不过虑及目前气温转冷,节令入冬不宜作长途旅行,况你乃年近六旬的老媪,怎经得长途颠簸和受寒冷,还是待来春成行为好…”

他在信中委婉地暗示她:国内局势不稳,未来的日子不好预料。她读出了丈夫的苦心,只好推迟归期。

遐路思难行,异域一雁声,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这是她思念丈夫思念祖国之时,写下的一首诗,浓浓的相思情满得快要溢出来!


  
  
潘玉良给潘赞化的家信

她无时无刻不在等待回国的时机,等待和丈夫团聚的时刻,1959年,潘玉良下定决心,不管别人说什么,一定要回国给他一个惊喜,可她等来的却是天人永隔!

潘赞化在国内病逝,她不敢相信:“我的赞化,分明前几天还在给我写信。”后来她才知道,那是因为,丈夫怕她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临终前特地拜托他人,模仿他的口吻跟她通信。

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心中想的还是她!

  
她又何尝不是爱他爱到歇斯底里,失去赞化后,70多岁的她万念俱灰,她悲痛欲绝,常常遥望蓝天,忧郁成病,她的身体也越来越差......

1976年,她病倒了,可她说:“我想把身体养好了,就回祖国了……”

然而她的身体再也没能养好,在贫困和思念中,她也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1977年,82岁的她,带着无尽的遗憾,永远告别了这个世界,至死都没能再踏回故土!

  
她生前只留下两个愿望,
是,生不入异土国籍,死穿旗袍入殓。
二是,将自己毕生作品运送回国,献给国人

在她的遗物中,人们发现了,当初潘赞化赠送的项链和怀表,这两件爱情信物她保存了40多年。

  
1984年,
她的挚友与爱慕者王守义,遵循她的遗愿,不惜斥重金,竭力促成画作归国。

4000多件遗作远涉重洋,被安徽省博物馆收藏入库,包括油画、素描、速写、版画等等。由于她一生出售的画作寥寥无几,她的绝大部分作品都回国了。那一刻,她的艺术心血结晶,终于魂归故里与祖国相见了。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她的作品更加光彩夺目。

她的油画作品融合中西,色彩线条互相依存,用笔俊逸洒脱,别有趣味。

  
  
她的作品只要出现在拍卖会上,必然拍价不菲。

  
窗边裸女《窗边裸女》,成交价为465万

  
浴后裸女《浴后裸女》,2011年以487万元的价格成交

  
塞纳河草地上的牛群《塞纳河草地上的牛群》,以495万人民币的价格成交

  
躺在沙发上的女人《躺在沙发上的女人》,以514万元人民币的价格成交

  
浴后四美姿《浴后四美姿》,以717万元人民币的价格成交

  
自画像《自画像》,2005年在香港佳士得拍出9,640,000港元,折合成人民币为783万元。

  
非洲裸女《非洲裸女》,2006年西泠拍卖以902万的高价成交,成为全场之最

  
潘玉良的《青花红菊》以1450万港元成交。

  
《海边三裸女》,2014年春季拍卖会中以1667.5万港元成交

  
她笔下的女子并不美,但她们都处在一种蓬勃的生命状态里,活泼、热烈、激情!

有人说:“潘玉良一生都在画自己、画女人。她文化程度不高,没有因袭的文化负担,没有故作高深的形式招式,但画面里却充溢着一种,‘无邪的赤裸’,一股‘蛮性’,一种赤子般的单纯、真诚和坦然。”

她的自画像也直面了真实的自己,甚至夸张地画出了丑,这样的诚实,需要非凡的勇气。

  
  
她没有最美的容貌,更没有显赫的家世,她这一辈子,就是要争口气,从扬州到上海,从上海到法国,从妓女到婢女,从婢女到小妾,从小妾到学生,从学生到到教授,从教授到名画家,野心满满,一手烂牌,却冲破时代束缚,最终翻局,终成一代宗师。
徐悲鸿曾说:当时的中国画坛,能够称得上画家的人不过三人,其中一个就是潘玉良。

  
每个圣人都有不可告人的过去,每个罪人都有洁白无瑕的未来,她生如浮萍,却成落入凡间的璞玉,不沉于过往,不惧于明日,她隐忍,她坚持,她争气,她的节操,她的爱与情怀,她贡献于世的美丽才华,这样的她,如女神般美得不可方物!
125年前的今天,她曾来到人间,这样的不凡女子,这样的真女神,值得我们每一个中国人的致敬,伊人已逝,画魂永存!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苏公网安备 32108802010544号

        苏ICP1502701-1)  网站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