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语茶馆 > 详细内容
路灯
发布时间:2019-6-15  阅读次数:79  字体大小: 【】 【】【


父亲走了三十六个年头了!然而,在我的生命中,父亲就像一盏明亮的路灯,一直引领着我前行!

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教我怎样做人。他说:遇见大二十岁上下的,叫“叔叔阿姨”,大三、四十岁的,要喊“爷爷奶奶”。父亲的“启蒙教育”很平常,却让我明白了“敬人者人恒敬之”的道理。父亲还叮嘱我:拾到东西要交公,要交给老师,不要拿回家里,更不能放进自己的衣袋里。这不正是“物虽小,勿私藏;苟私藏,亲心伤”吗?

父亲不识字。他常说:没有文化是不行的。所以,父亲坚持让哥哥和我上学,读完小学,读初中,读完初中,又读高中。当时的家庭困难重重,经济条件捉襟见肘。可是,父亲和母亲宁愿自己多吃苦,披星戴月,拼命干活,坚持让两个儿子读完高中!这情况在当时的庄上是绝无仅有的!


当年高中入学是推荐政策,即:上面下达名额,下面推荐。我们生产队很小,只有一个名额,而当年的毕业生有两个,推荐谁呢?我想:这个答案在身为老党员、老干部的父亲那里,应该是毫无争议的。可是,结果出来后,我却惊呆了!推荐表上写的是我同学的姓名。我含着憋屈的泪水,带着惊异的表情向父亲问了个明白。父亲告诉我:两年前,名额也是一个,队里推荐的是你哥哥,今年的名额还是一个,队里应当推荐人家啊!可是,我很想上高中,那怎么办呢?“先不要急,我来想想其他路子。”当天晚上,父亲顾不上吃晚饭,提着马灯,带着我,拜访了相邻生产队的一位友人,让我圆了高中读书梦!毕业后,我考取了扬州师范!

师范毕业时,家里只有年迈体弱的双亲!我很想到靠近老家的中学工作。可是,事与愿违,我被分到离老家很远的一所中学。拿着介绍信,我闷闷不乐地回到了家里。父亲见状,主动跟我谈心,说:“国家培养人才不容易!你是国家培养出来的,将来吃的是国家饭!应当服从安排。祖国需要你到哪里,就应该到哪里,好好工作!你知道吗?我当年打游击,今天在这里,说不定明天到那里。今天还好好的,说不准明天人就不在了!你到学校教学,比起我们当年打游击来,要安全幸福若干!你不要多想什么,我和你妈能够照顾自己,你就放心去上班吧!”就这样,在开学的前几天,父亲陪我去学校报到。到了学校,父亲帮我打扫宿舍,并再三嘱咐我:要安下心来,好好工作。第二天,离开学校回家时,父亲只留了返回的轮船票钱,把身上余下的钱都放进了我的衣箱里!看着父亲渐渐远去的背影,我呆立在轮船码头,泪水湿润了我的双眼!


大跃进期间,县委派员下乡视察调研。在一次座谈会上,父亲发了言,说:“大跃进好是好,就是农民吃不饱!”这句话让父亲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一下子从区生产股股长的岗位上被降为生产队支部书记!乡亲们对上级给予父亲的降职处分深感不平与惋惜!而我父亲呢,却心平气和。他说:“我是从枪林弹雨中过来的,死里逃生好几回了,不在乎什么升官降职的。我们打仗,为的是人民!现在当干部,照样是为人民!只要我做一天干部,就应当为人民着想,替人民讲话!”

父亲除了为民讲话、为民做事,还帮助过一个特殊的人。父亲十九岁那年,有一回,田间劳动结束,在回家的途中,父亲路过一处长满芦苇的坟地时,隐隐约约听到了低微地呻吟声。循着声音,朝坟地走去,父亲发现:红柴丛中躺着一个人!原来是一个国民党的士兵,受了伤,走不了,掉了队,躲在那里的。征得伤兵的同意,父亲把他带到家中,喂了茶水,清理了伤口,然后进行了包扎。在伤兵的一再请求下,几天后的一个夜里,父亲悄悄地把他送走,并凑了点路费(几块银元),给伤兵路上之用。听完之后,我惊讶地问父亲:国民党的士兵,你怎么敢救的呢?父亲深沉而又动情地对我说:“确实有些担心!但人家才十六岁啊!也是被抓去当壮丁的!小小的年纪,又受了伤!我能见死不救吗?不过,这件事是个秘密!我一直放在肚子里,没有跟人说起过。在那个黑白颠倒、指鹿为马的“文革”期间,此事若传出去,父亲肯定要遭罪的,甚至性命难保!现在想起此事,真为父亲捏一把汗,更为父亲感到庆幸!


父亲的晚年患有多种疾病,尤其是胃溃疡和痔疮,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父亲!父亲胃病发作时,总是伏在长櫈上,用櫈面顶压着胃部!父亲疼痛时的哼叫声,在外面巷头都能听到!还有那讨厌的痔疮,严重影响着父亲的生活起居!为了节省治疗费用,父亲瞒着家里人,自己削了一个小木棒,用布包了几圈,并用带子扣在木棒两端,夹放在腿间,顶住痔疮,然后把带子的另外两头系在腰间。有一天,父亲给芋头地浇过水,回到家里,在洗血淋淋的内裤和木棒,我放学回家正好看见。“爸,您怎么啦?”听了父亲的解释,我瞬间泪奔,难过万分!当时,哥哥在上高中,我在上初中。为了维持家庭生计,支持两个儿子读书,老父亲忍受着病魔的摧残,仍坚持田间劳动,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啊!

辗转劳碌六十春,为民请命岂顾身?扶危苇丛仁者风,隽永光芒暖人心。父亲这辈子,投身革命,不怕牺牲;救死扶伤,不顾自身;处事以公,不绚私情;教子求真,不求安逸;体弱多病,仍在耕耘!

一九八二年一月,老父亲突然病故!就这样不声不响地走了!距今已有三十六个年头了!然而,父亲的音容笑貌时常出现在我的眼前!父亲的优秀品德,如同一盏盏明亮的路灯,一直照亮着我的心灵,将永远引领着我,砥砺前行!


父亲啊,父亲!抚摸您的双手,摸到了您的艰辛!

父亲啊,父亲!凝望您的目光,看到了您的坚韧和爱心!

我的老父亲,是我最疼爱的人!更是我最敬重的人!


作者:江苏省兴化市第一中学
沈庆寿


  

                                                

上一篇:成年人的世界里,最容易崩溃的瞬间 下一篇:没有了!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版权所有 白发清风 苏ICP备15027010号-1 网站入口
公众号:白发清风 微信号:tjmtj19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