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人生 > 详细内容
为什么在发达国家,想打一剂狂犬疫苗都这么难?
发布时间:2019/6/2  阅读次数:303  字体大小: 【】 【】【



被狗咬,要打狂犬疫苗是每个中国人都知道的常识。

但在一些国家,想要打一剂狂犬疫苗都难过登天。

在知乎上,就有这么个求助帖“如何在国外(日本)打狂犬疫苗?”

题主是一名日本留学生,在中国老家逗狗时被咬了,并立即注射了第一针狂犬疫苗。

但马上就要去日本了,剩下的四针他已经来不及打了。

于是医生建议他到日本再补打。

结果回去后题主才发现,在日本是很难找到人用狂犬疫苗的,于是才有了这个求助帖。

确实,日本自1950年制定了《狂犬病与方法》后,1951年起狂犬病例急剧减少。

到1956年,日本狂犬病例已经降到了0的水平。

至今已经过去半个世纪,仍没有新发现的狂犬病例。

而日本从1970年到2006年仅有的3例狂犬病死亡案例,还都是在国外感染,回到日本才发病的。

在日本,如果人被狗咬伤了就医,医生也只会简单地清理伤口,不需要打狂犬疫苗。

所以在日本,只有极少数的大医院还储存有人用狂犬疫苗。

也正是这个求助帖,才让不少中国网友知道,原来在一些地区,狂犬病早已不是什么洪水猛兽。

但中国,却还活在对狂犬病的无尽恐惧中。

大街上的狂犬病狗

狂犬病,其实已经在人间存在几千年了。

它由狂犬病病毒引起,主要通过感染动物的咬伤传染给人类。

而嗜神经性,是狂犬病病毒自然感染的主要特征。

进入人类后,病毒会在被咬伤的肌肉组织处大量复制,然后入侵末梢神经、感染中枢神经系统。

短时间内,患者会出现恐水、怕风、咽肌痉挛、进行性瘫痪等。

狂犬病患者临终前照片

相信大家都知道,尽管狂犬病发病率低,但一旦狂犬病发,死亡率接近100%。

人类害怕狂犬病,是有理由的。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全球越有25亿人生活在狂犬病流行地区。

每年,狂犬病导致的死亡人数就达5.5万人,造成经济损失超过60亿美元。

但实际上,狂犬病也是国际上最容易通过技术手段控制与消灭的传染病之一。

发明狂犬疫苗的巴斯德

100多年前,法国科学家巴斯德就发明了世界上第一剂狂犬疫苗。

有了疫苗,在医学上狂犬病的防治就是个已经得到解决的问题了。

而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规定,50年内未出现狂犬病的国家就可视为免疫区。

生活在这些地方,人类是无需为狂犬症担心的。

即便是被狗咬伤了,他们也不需要接种疫苗。

2017年狂犬病人均死亡率(每10万人)世界地图,灰色阴影的国家和地区已宣布消灭狂犬病

大部分西方发达国家以及部分发展中国家,都已经基本控制住了狂犬病。

在这些地区,每年狂犬病的死亡人数多年来都接近于零或等于零。

一般来说,经济的发展程度与狂犬病疫情控制基本是同一步调的。

95%及以上的狂犬病死亡案例,均发生在经济与医疗水平落后的亚洲与非洲。

而狂犬病的流行,往往也意味着贫穷、落后与充满动乱。

但在中国,情况却刚好相反。

经济能力和医疗水平等都上去了,然而狂犬病疫情却没有得到很好的控制。

从20世纪末到21世纪初,中国狂犬病疫情不降反而急剧上升。

于1996年仅为159例,到2006年却上升至3000多例。

尽管在这之后,疫情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控制,狂犬病人数开始下降。

但现阶段,我国仍是世界上排名第二的狂犬病高发国家(仅次于印度),28个省市区均有狂犬病疫情。

那么中国问题出在哪里?可能狂犬疫苗的重点对象搞错了。

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表示“世界上先进的国家把狂犬病消灭,靠的就是把疫苗打给狗”。

相对于中国狂犬病防疫的一筹莫展,多数发达国家却早就封印了这一顽疾。

过去已消灭狂犬病的地区的经验证明,无论是从保护人类健康的角度还是经济的角度,犬的全面免疫都是最佳策略。

狗是人类最亲密的动物朋友,但它们也是狂犬病肆虐的根源,99%狂犬病病例都是由狗介导的。

但国际社会也普遍认为,狂犬病是一种100%可通过疫苗预防的疾病。

其实只需控住住狗群中的狂犬病,人群中的狂犬病自然就能控住。

在狂犬病感染地区,只要犬只的免疫密度能够达到70%,狂犬病就可以被消灭。

而达到这一安全标准的地区,也可以成为非狂犬症疫区,人群病例会快速下降到零。

但在中国,狂犬病防治工作似乎进入了一个怪圈。

现阶段,中国仍是全球人用狂犬疫苗的头号生产国与使用国。

人用狂犬病疫苗被大量使用,成了防控狂犬病的主流。

只是高昂的费用支出背后,疫情的控制却收效甚微。

另外,我国犬免疫密度却极低,兽用狂犬疫苗出现了使用极少的尴尬局面。

根据2012年中国疾控相关部门调查资料估计,中国犬只数量大约为1.3亿只,已稳居世界第一。

但打过狂犬疫苗的狗,却少之又少。

绝大部分地区犬免疫率,别说达70%这一安全标准,有的就连10%-20%都做不到。

特别是农村等较为贫困的地区,犬免疫率甚至不到10%。

所以说,我国的犬只携带狂犬病病毒的几率要比国外高不少。

如果不把犬免疫率提高,狂犬病的疫情将很难得到遏制。

2014年去全国报告狂犬病发病地区

如果按照70%的免疫覆盖率和每年免疫一次的要求,我国每年约有7000万头份兽用狂犬病疫苗的需求量。

但目前兽用狂犬病疫苗的年批签发量约3000万头份,至少还有4000万头份的缺口。

其实兽用狂犬疫苗,比人用狂犬疫苗要便宜得多,二者成本相差了10倍至20倍。

目前,斯里兰卡、 泰国以及一些拉丁美洲国家在开展大规模的犬免疫活动后,人间及犬的病例数均出现了大幅下降 。

而在中国,也只有“把疫苗打给狗”成为强制性行为, 狂犬病治理的格局才能从根本扭转。

但中国人用狂犬疫苗是否存在泛滥现象?其实针对个人而言,答案是否定的。

呼吁犬的全面免疫,与人类的接触后预防接种其实并不矛盾。

目前,全球每年有1500多万人在暴露后接受预防接种。

估计这一做法每年可以挽救数十万条生命。

现阶段的中国,狂犬病仍是困扰公众的一个公共卫生威胁。

在中国街头,说每一条未接种疫苗的狗为死神都不为过。

电镜下的狂犬病毒

所以在中国,被狗咬伤后感染狂犬病的几率要更高,更需要注重暴露后预防。

但根据中国疾控中心监测系统最近十年的一项抽样统计,中国人群在狂犬病暴露后的疫苗接

种覆盖率平均只有12%。

也就是说,仍有88%的人在被狗咬后并未接种狂犬病疫苗。

而且,在散养狗、流浪狗狗更多,犬免疫率更低的农村地区,人群狂犬病暴露后接种率就更低了。

这仿佛是一个恶性循环,越危险的地方,人们反而更加不爱作暴露预防工作。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在《狂犬病预防控制技术指南(2016版)》中就明确指出。

鉴于我国是狂犬病高风险国家,伤者在确保给予恰当的伤口处理后,还应立即接种狂犬病疫苗。

而狂犬病暴露类型也分为三个等级,详细可参照下图。

判定为Ⅰ级暴露者,无需进行处置;

判定为Ⅱ级暴露者,应立即处理伤口,并按相关规定进行狂犬病疫苗接种;

判定为Ⅲ级暴露者,应立即处理伤口,并按照相关规定使用狂犬病被动免疫制剂,并接种狂犬病疫苗。

不要抱有侥幸心理,更不要把拿自己或别人的生命当赌注。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苏公网安备 32108802010544号

        苏ICP1502701-1)  网站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