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史海回眸 > 详细内容
瑞士地处欧洲中心,为什么却迟迟不愿加入欧盟?
发布时间:2019-5-30  阅读次数:247  字体大小: 【】 【】【

瑞士与欧盟

作者:欣杨   编辑:Thomas

俯瞰欧洲大陆,小小的瑞士坐落于阿尔卑斯山脉的西部群山内,藏身于法国、德国、意大利与奥地利的环围中。

瑞士地处内陆,国土面积只有4.1万平方公里,但经济实力却不容小觑。它拥有 14家世界五百强企业,在“世界上最有竞争力的经济体”中连续多年位列榜首,人均GDP8万美元,远超周边邻国。

瑞士是一个孤傲的国家,在欧盟的地图上,它是心脏位置的缺口。它的地理位置与经济实力存在着的巨大反差,使人很难想象这个国家能不融入欧盟的深蓝之中。

然而,瑞士确实有它独特的想法。

瑞士地处欧洲中心,为什么却迟迟不愿意加入欧盟?

▲蓝色为欧盟成员国,瑞士被欧盟国包围

一、中立传统的确立

公元3世纪中期之后,许多有着不同的风俗和语言的日耳曼部落在瑞士境内定居,形成了瑞士早先的样貌。

到了11世纪,神圣罗马帝国统一了瑞士地区。然而由于帝国的松散与软弱,瑞士很快产生了非官方的半独立力量。13世纪初,瑞士地区实际上已由一些领主家族统治。

同样在13世纪,欧洲大陆的农耕技术大大改进,农产品的富余促进了商业的活跃。圣戈达山口开通之后,瑞士是意大利地区与神圣罗马帝国贸易的必经之地。领主们为了向过路的商人收取高额的税费,不断建立新的驿站与城镇。

13世纪末,瑞士境内已新增了200个城镇。商业经济的发展使领主、城镇与其他的自由共同体产生了联合自立、避免外界干扰的意识。

瑞士地处欧洲中心,为什么却迟迟不愿意加入欧盟?

圣戈达山口

1273年,哈布斯堡家族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鲁道夫一世即位,他在瑞士境内进行大规模的权力回收,干扰了瑞士的地方生态。这使得领主和其他的自治组织加快了联合的步伐。

1291年,鲁道夫一世逝世,瑞士地区趁机以建立了以“省”为单位的瑞士联盟。在联盟的基础上,各省进行军事上的合作,并在1499年的斯瓦比亚战役中成功击败了哈布斯堡王朝,自此获得了事实上的独立。

瑞士作为一个整体行动的联盟,也得到了欧洲诸国的瞩目。

瑞士地处欧洲中心,为什么却迟迟不愿意加入欧盟?

斯瓦比亚战役

虽则如此,作为生发于封建领主思维的“共和”联盟,瑞士联盟始终维持着某种不确定的松散状态。

它有着模糊而善变的边界,而运作漏洞百出:每个省份都有属于自己的军队,但联盟却没有自己的中央政府;乡村的省份嫉妒着城镇,而小省嫉妒着大省。

在16—19世纪统一、集权的君主国逐渐盛行的欧洲,陈旧的体制使瑞士联盟受到了许多考验。

瑞士地处欧洲中心,为什么却迟迟不愿意加入欧盟?

1798年之前瑞士领土的变化

16世纪伊始,瑞士卷入了神圣罗马帝国法国西班牙意大利诸邦的纷争中。它选择同意大利结盟,共同对抗法军。然而,在1515年九月的马里格拉诺,拥有新式骑兵与火炮的法国将瑞士彻底打败。

该战役的失败标志着瑞士联盟受到了新君主国的重挫,它已经无力同这些集中而强大的国家进行角逐。瑞士人也因此不自觉地形成了不轻易同他人结盟、卷入战争的“中立”心理。

瑞士地处欧洲中心,为什么却迟迟不愿意加入欧盟?

马里格拉诺之战

1515年之后,瑞士很少再次主动卷入欧洲的动乱。在1618年到1648年的“三十年战争”中,基于之前的习惯,即使面对宗教领袖们的压力,瑞士诸省也没有参与战争。

在法王路易十四发动的一系列征服战争中,“保持中立”已经成了瑞士联盟官方的“座右铭”。“中立”,为松散陈旧的瑞士联盟避开新强国的讨伐提供了理由,使它获得了喘息发展的机会。

然而在1798年,瑞士仍然没有躲过被拿破仑征服的命运。瑞士的旧制度也随着亲法政权“赫尔维蒂共和国”的建立而失去权威,取而代之的是一部法国式的宪法。这部宪法提倡赋权于民、人人平等。

新宪法蕴含的启蒙思想与瑞士活跃的地方多样性互相结合,催生出了一种相当注重地方与个人观点的政治取向,它深刻地影响了瑞士政治制度的发展。

瑞士地处欧洲中心,为什么却迟迟不愿意加入欧盟?

1812年的欧洲,圆圈中的国名即赫尔维蒂

拿破仑败北之后,瑞士联盟成为一个主权国家,并在1848年颁布了联邦宪法。这部宪法同样带有明显的启蒙色彩,注重个人权益的维护与地方的自主

它在中央设立了三权分立的机构,在地方实行联邦制,将地方事务交与地方政府自行解决。它也确立了瑞士的直接民主,规定国家的重大事项需由民众、地方进行公投决定。

由此,瑞士构筑了它一直延续到今日的政治传统。

同样在19世纪,瑞士因长期秉持“中立”,在欧洲体系中获得了独特的地位。拿破仑战败后,1815年的维也纳会议上,各国出于传统,也出于对瑞士曾遭法国占领的“同情”,正式确认瑞士为中立国家。

“中立”继续作为瑞士的座右铭存在,并随着年月的重复,深深镌刻在其国民的集体记忆中。

瑞士地处欧洲中心,为什么却迟迟不愿意加入欧盟?

维也纳会议

自此,瑞士建立了它的两大传统内政上,它将权力分散到地方与民众之中,让全国作出自身的重大决策;外交上,它习惯于以中立维护本国发展。这些传统会对20世纪局势的变化作出怎样的回应呢?

二、国际社会之初体验

在20世纪的外交中,瑞士固守着中立国身份,这在许多时候使它独立在国际社会的变化浪潮之外:瑞士坚定地不参加一战、二战,这显然是因为战争会带来重大的破坏,而不参战确实也使瑞士的经济获得了稳定的发展。

但是,瑞士同逐渐兴起的国际组织的关系却经历了一个微妙的变化过程。

瑞士地处欧洲中心,为什么却迟迟不愿意加入欧盟?

“中立最赞了!”

一战结束后,1919的凡尔赛会议中,各国决定建立一个推进和平的世界性组织。1920年1月10日,国际联盟正式成立。面对变更的秩序,瑞士最终同意加入国联。经过协商,国联愿意尊重瑞士的中立性,并在《凡尔赛条约》的第435条中呈现了相关态度。

然而,国联很快打击了瑞士的信心。在1920年2月发布的《伦敦宣言》中,国联擅自强调了瑞士在协助处理国际问题时应负的军事义务(譬如让外国军队过境)。

这引发了瑞士全国性的讨论,在1920年五月的公投中,支持瑞士继续保持国联成员身份的省份与反对方的比例为11.5:10.5,支持者以非常微小的差距获胜,瑞士对于国联的质疑也可见一斑。

30年代,德国、意大利离开国联,国联在迅速分化的世界中变得虚弱异常,开始要求各国负起限制德、意的义务。瑞士也因此结束了自己失败的外交试验,在1938年5月宣告退出。

日内瓦的国联总部

有了国联的“前车之鉴”,二战后瑞士对于国际组织的选择更加严格。美苏冷战开始之后,即便自身的文化背景属于“西方”,瑞士依然拒绝加入北约。

而1945年建立的联合国也遭到瑞士的冷遇,即便在旧金山会议上各方达成了尊重中立国中立性的共识,瑞士依旧书信婉拒。四十年后即1986年的全民公投中,瑞士再次否决了加入联合国的建议。

然而,联合国下譬如国际法庭国际技术组织的分支却是瑞士积极活动的场合,而联合国的总部设置在瑞士的日内瓦细节上的合作使瑞士既获得了新体系的好处,又避免了“选边站”的困扰。

就联合国本身而言,直至2002年,瑞士才似乎确认它不能带来威胁,公投选择成为它的一员。然而,此次公投中的支持比例也仅仅只有54.6%。

联合国在瑞士的总部

面对声称调节层面越多、雄心越大的组织,20世纪的瑞士越是保持谨慎。因此,不难想象在20世纪下半叶欧洲一体化的进程中,它会选取怎样的姿态了。这有改变的可能吗?

三、 在欧洲一体化的浪潮中的抉择

二战后的欧洲还未从残破与衰败中走出,就处于美苏冷战的阴影之下,欧洲人因此产生了自创联合,恢复强大的野心。

但联合不可能一蹴而就。1952年,法、西德等六国共同建立了欧洲煤钢共同体。1957年3月,欧洲经济共同体与欧洲原子能共同体正式建立。1965年,以上三个组织得到合并,一个从各种意义上覆盖欧洲的“欧洲共同体”方才诞生。

瑞士地处欧洲中心,为什么却迟迟不愿意加入欧盟?

煤钢共同体

在一体化进程迅速推进的那段时间里,没有经过二战摧残的瑞士并不考虑加入浪潮,却又希望能从中获利,为自己的非联盟成员身份减少劣势。

1972年的《自由贸易协定》加强了瑞欧之间的贸易合作。1990年,《第一份双边协定》就瑞欧双方的人员流通、公共采购市场、农业、科研以及跨地运输等方面达成了共识。

苏联解体后,冷战时期形成的极端对立的国际态势就此开始瓦解,各式地缘组织也随之兴起,此时欧洲的吸引力也达到了一个高峰。欧共体乘着因政治格局变动而起的大风,走向更为紧密的联合。

1991年,欧共体马斯特里赫特首脑会议通过了《马斯特里赫特条约》,欧共体逐渐开始向欧盟过渡,一个新的政经联盟开始形成。

马斯特里赫特会议

在“统一欧洲”的梦想近在咫尺的那段日子里,不少学者乐观地宣称,欧洲原有的中立国家都将无法抵抗联盟的吸引力。

他们的预判从某种程度上说是正确的,中立国瑞典、奥地利与芬兰在欧盟建立伊始,便同它保持着活跃的谈判,并都在1995年加入了欧盟。

欧洲议会大厦外升起三国国旗

冷战后以意识形态划分阵营的国际关系的垮塌、一众中立国家的“倒戈”、从欧洲共同体获得的实际利益,都让瑞士政府的态度有所改变。

1992年,瑞士政府公开表示将“让瑞士同《马斯特里赫特条约》走得更近”,并递交了加入欧洲经济区的申请书。提交申请的决定获得了联邦议会和各省议会85%的赞同率。

面对现实的流变,瑞士似乎决意要进行一番更积极的适应了。这意味着最终的胜利了吗?

瑞士地处欧洲中心,为什么却迟迟不愿意加入欧盟?

“这玩意儿去不掉啊”

四、民众的决定

在瑞士,作出最终决定的还是民意。在1992年12月的全民公投中,加入欧洲经济区的提议还是被50.34%的反对率无情地驳回了。瑞士的临时变卦使《欧洲经济区协定》不得不受到改动,推迟到1994年1月才开始生效。

没有人会想到欧洲层面的决策进程,竟然受到了瑞士国民如此强烈的影响,这是直接民主的威力,也是瑞士民众的骄傲所在。他们之所以反对欧洲经济区,正是为了维护他们为之骄傲的国内秩序。

瑞士地处欧洲中心,为什么却迟迟不愿意加入欧盟?

“今天投票”

在随后的调查中,反对者们认为,加入欧洲经济区会使得瑞士的主权受损。如果加入经济区而不加入欧盟,瑞士很有可能会遭受来自欧盟政治力量的经济牵制。

而如果后来瑞士加入了欧盟,事情只会更糟—在超国家的主权体面前,瑞士的政治将受到来自他人的影响,议会与直接民主将变得无力,人民也无法牢牢掌握着国家。

除此之外,民众们还担心进入经济区乃至欧盟在经济上的不利之处。在他们看来,瑞士目前的国力已经足够自给,甚至远远要超出某些欧盟国家,因而无需尾随他人。

事实也确是如此,瑞士的经济水平在全球时常名列前茅,它以服务质量高与保密严格的金融业吸引了多国资本的流入,而它低于欧盟的地方关税,也获得诸多外企青睐。

如果成为欧盟的一份子,以上的优势可能很快就会消解在统一的市场标准中。因此,尽管瑞士需要同统一的欧洲协作,但成为经济区欧盟的一员,却反而会被其他国家拖累。

总之,于大多数民众而言,保持外交政策的中立性,不论从维护国家整体性来说,还是从经济发展层面来说,都是瑞士最好的选择。

瑞士地处欧洲中心,为什么却迟迟不愿意加入欧盟?

右翼瑞士人民党的一幅竞选海报:“打开大门任人欺凌?绝不!”

到了1997年,瑞士直接就进入欧盟的问题发起公投,反对率高达74.05%

2001年,瑞士的公民组织“新瑞士的欧洲运动”重新发起公投,而反对者的比例达到76.85%,创下了历史新高。就欧洲与欧盟的问题而言,瑞士的民意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松动。

多数民众担忧“选边站”会使国家失去自主,担忧“外来者”会对本土的社会、政治与经济发展造成干扰。而另一方面,这样的担忧意识也显示了瑞士民众对本国政制与国力的强烈认同感,他们认同这个富裕的、始终顾及所有群体利益的平等国度。

于他们而言,传统带来的好处是真实的,远远比新式理想更“靠谱”,与其追逐后者,不如守住前者,并同后者做有利可图的交易。在直接民主的独特背景下,瑞士在外交上表现出的保守特性正是其社会底色的流露。

在外交经验与国内经验的双重作用下,瑞士同欧盟始终保持着触不可及的关系,并不打算再向前一步。在“统一欧洲”的梦想变得令人疑惑,而瑞士依旧富裕太平的今天,加入欧盟这件事情的可能性,大概也在不断地趋近于零了。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版权所有 白发清风 苏ICP备15027010号-1 网站入口
公众号:白发清风 微信号:tjmtj19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