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谈天说地 > 详细内容
藏独疆独“五独”合流 只有前生,没有来世
发布时间:2019-3-18  阅读次数:2873  字体大小: 【】 【】【


中国不是全世界分裂势力最多的国家,但大多成气候,特别是还存在台湾这样处于事实上长期分治的政治体,整体的复杂性和治理难度是首屈一指的。

以中国的国土面积而言,排名前三的行政区划均是分裂主义“灾区”,西藏自治区有藏独,新疆自治区有疆独,内蒙古自治区有蒙独;以地理分布而言,最大的岛屿台湾存在完全拥有独立治权的政府,并且不断向对立乃至对峙的倾向发展;以经济格局而言,作为最富活力、最有竞争力的经济体之一的香港,也正深陷港独泥潭。而在海外,还有奔亡出逃多年,老老少少的民运人士们,全天候不间断地对中国政府进行抨击。

很有些内外交困的样子。

但在更广泛和更整体的宏观层面,他们又普遍是势弱的,并且将以可见的趋势继续弱化。论藏独,一则达赖喇嘛年事已高声望下降,加上流亡藏人集团内部派系分裂,异心四起,藏独势力的碎片化和凋零不难预见;论疆独,随着中共多层面治疆措施的推进,其生存空间将被不断压缩,普通民众被教唆萌发分裂意愿的可能性也不断降低,这股合力在减小;论港独和台独,前者在香港深化融入粤港澳一体发展,民生改善后势必面临“釜底抽薪”,后者虽然有声量也有些能量,但不可能撼动两岸发展的大势。

至于蒙独及满独,本身就是跟风起舞,即令在分裂势力中也属“不入流”之列。而海外民运,原就同床异梦,有的想做理想家,有的想当生意人,绝大部分都已经和当前中国产生了“代沟”,不太能理解也不愿理解时代的发展,寻找金主就足够让他们自顾不暇了。

如此,对于种种分裂势力,中国似乎又不必过分忧虑。

这种矛盾感是促成各类分裂势力合流的重要原因。当“丰满”的理想和“骨感”的现实渐行渐远,不再能依靠自身力量继续做大,寻求联合相互背书就成为唯一选项。

譬如2005年达赖喇嘛到美国访问时,曾在华盛顿会见热比娅。2007年7月19日达赖喇嘛赴德国汉堡活动,三日后热比娅也到汉堡,并特意在活动前拜会达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热比娅亦承认,她和其他疆独成员十分羡慕达赖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她也希望想达赖那样在国际社会奔走,宣传维族人的“人权和民主”。

2013年10月,“占中”发起人朱耀明、工党主席李卓人等人赴台,想民进党前主席和“台独理论大师”林浊水取经。

2014年2月,台独分子简锡阶前往香港,一线指导“占中”活动;同年,“太阳花学运”领袖林飞帆、陈为廷、黄国昌三人,于当年8月在“台湾人公共事务会”的安排下,在华盛顿与热比娅会面。林飞帆事后还在社交媒体就这次会面称,“我们需要更紧密的合作,来面对中国的进逼。”

2016年初,激进组织“本土民主前线”主要领导发动旺角暴动事件后,经达赖喇嘛在台湾办事处联系,前往印度与达赖会面;同年11月,香港民族党领导人陈浩天出席“南蒙古大呼拉尔台”(蒙独组织)成立大会;12月,港独成员周浩辉、陈浩天等人到台湾活动。

2017年,“时代力量”民意代表黄国昌、徐永明等人发起“台湾国会关注香港民主连线”,黄之锋等人赴台参加成立仪式。

2018年3月,台独组织“台湾青年反共救国团”发起加强青年反共教育的独派论坛,参加论坛的还包括“港独”、“藏独”、“蒙独”和“疆独”的代表……

“五独”合流,渐成趋势。大概从2009年左右,过去各自为战的分裂势力越来越倾向于汇流。除去上述各种“独”,海外民运同样不甘落后,每逢其他分裂势力有所动作,比会发文或发声为之背书。

究其因,这当然不是他们灵光一现的自觉,而实在是现实所迫的不得已。事实上,尽管他们的诉求都是独立,都反对中共 ,但形成基础、历史缘由都各自不同,之所以能汇聚到一起,并不是真心相互理解愿意甘苦与共,无非是不甘持续被边缘化,报团取暖结成统一战线,脆弱又虚妄地彼此呼应着罢了。

但他们的前景恐怕还是不乐观,合流十多年,至今也未见掀起多大风浪。受众不断萎缩这个鲜见的残酷事实不可更改,紧靠相互间自说自话的呼号是不管用的,应者必定寥寥。可谓虽有前生,却没有来世。

这其实不难理解,曾经海外民运眼见郭文贵焰火般窜起,连忙伸出友善的手希望结成牢靠联盟,既得一员大将也迎来一位金主,但最终不就是一地鸡毛吗。这个教训就很现实,昭示那些翘首期盼美好未来的分裂势力,大概是等不到了。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版权所有 白发清风 苏ICP备15027010号-1 网站入口
公众号:白发清风 微信号:tjmtj19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