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谈天说地 > 详细内容
演大爷:一开始我确实不知道《啥是佩奇》
发布时间:2019-1-19  阅读次数:230  字体大小: 【】 【】【



图为李玉宝大爷一家人合影。 受访者供图 
  专访视频短片《啥是佩奇》主演李大爷:参演之初我确实不知道啥是佩奇
  中新网石家庄1月18日电 (肖光明 张帆)日前,一则视频短片《啥是佩奇》火爆网络,一只“硬核鼓风机佩奇”戳中诸多网友泪点。对此,中新网记者专访了该片的主演李玉宝大爷,听大爷讲述这个短片背后的故事。
  《啥是佩奇》由导演张大鹏执导,讲述的是一位农村留守老人为了给在城市里生活的宝贝孙子准备新年礼物,老人问遍全村,只为一个答案——啥是佩奇?
  李玉宝大爷今年57岁,是河北省张家口市怀来县小南辛堡镇大古城村人,平时在该县天漠影视基地打工。他在基地从事管理工作,从未参与过影视摄制。
  怀来县毗邻北京市,所以李玉宝大爷说话一口北京味儿。他告诉中新网记者,自己能够参演是导演看中了他的形象。他笑谈,自己原来确实不知道“啥是佩奇”,直到拍摄结束后,还不十分清楚“啥是佩奇”,最后还是孙子告诉他是动画片里的。
  李玉宝大爷说,《啥是佩奇》是2018年12月二十多号开始拍摄的,拍摄地点在怀来县小南辛堡镇外井沟村,一共拍摄了两天,参加演出的大部分都是当地人。他从没想过这个短片会火,这两天不仅是亲朋好友还有很多媒体都来找他,一不小心成了“名人”,他感谢观众们对自己表演的欣赏。



图为李玉宝大爷和孙子孙女合影。 受访者供图
  李玉宝大爷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正与老伴、儿子儿媳、孙子孙女一家六口人一起吃饭。他告诉记者,现在的生活感觉相当幸福。
  视频短片《啥是佩奇》虽是电影预告宣传,但是诙谐幽默,笑中带泪,背后的关于农村留守老人盼望子女过年回家团圆的愿望以及爷孙之间的舔犊之情十分让人感动。
  有网友评论:养大了孩子,衰老了自己。拼劲全力送孩子翱翔,再用余生等孩子回家……他们的爱就像那个“硬核鼓风机佩奇”,很笨拙,却也很真诚……
  李玉宝大爷说,自己的儿子曾经也在北京打工,当时每年过年也是盼望儿子能够早日回来,因为有这个经历,可能在表演的时候就更加真实。“其实在表演的时候,导演要求我们更多的是临场发挥。”
  当记者问及现在是否还用着视频短片里那种老式翻盖手机时,李玉宝大爷笑着说现在的生活好多了,那种手机早就淘汰了,是道具。
  目前,李玉宝大爷的儿孙都留在身边,儿子也在县里打工,他说,现在张家口又面临承办2022年冬奥会,发展会越来越好,所以儿子也不去北京打工了。目前,全家的收入稳定,比较满意。

  在采访的最后,李玉宝大爷说,别的地方不太了解,怀来县外出打工的年轻人还是很多,希望他们每年都能常回家看看。也希望大家在新年里都身体健康。(完)


啥是佩奇刷屏背后 是上亿空巢老人的集体悲哀

今天,一部叫《啥是佩奇》的短片刷屏了。

片子很短,但却承载了中国一个庞大的群体——空巢老人。


图1 《啥是佩奇》剧照(来源:网络)

这部片子,也许只能在中国火。因为中国,有世界罕见的城乡二元结构社会。换句话说,城市和乡村的差别太大。

中国的城市化进程还在路上,经济发展还在路上,但不容忽视的是,中国的早期劳动者们已经老了。

中国一半以上的老人是空巢老人

根据第六次人口普查的数据显示,中国60岁以上的老人数量占总人口的13.31%,65岁以上的老人数量占总人口的8.91% [1] 。按照国际上的标准 [2] ,当一个国家60岁以上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达10%,或者65岁以上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达7%时,这个国家就进入了老龄化社会。

无论从哪一个指标看,中国都已经进入了老龄化社会,而且随着生育率的下降,老年人口的比例还会继续上升。

而这其中,还包括上亿的空巢老人们。

据全国老龄委的数据,早在七年(2012年)前,中国的空巢老人数量就已经达到0.99亿人,在老年人口中占比超过50%,相当于英国总人口的1.5倍,澳大利亚总人口的4倍。而在接下来的5年里(2013年-2017年),中国的农民工数量增加了1758万人,伴随着农民工进城,农村的空巢化进一步加剧。国务院印发的通知预测,到2020年,独居和空巢老年人将增加到1.18亿人左右。


图2 农民工总量及增速(来源:《2017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国家统计局)

比空巢更可怕的是孤独

在《啥是佩奇》播出后,有不少人觉得剧情有些夸张:在现在这个社会,怎么会有人都不会上网,不会用4G。但事实上,这才是真正的中国。

无论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我们接触到的媒介,都试图把中国描绘成北上广的模样,生活在北上广,容易产生一种幻觉,误认为这就是中国大部分城市的现状。但事实上,北上广这些超级城市们代表不了中国真正的国情,在更为广阔的西部,才是中国真实的模样。

举个简单的例子,去年,北京、上海等城市已经在世界城市的排行中名列前茅,北京甚至因被排进《世界城市名册2018》的前四名而一度刷屏。但事实上截至现在,中国的城镇化率也没有超过60%,比起发达国家80%左右的水平,仍然相差甚远。

大部分的老年人,已经退出了劳动力市场,也并非消费市场的主流消费群体。这就导致了空巢老人这样一个庞大的群体,在中国长期处于边缘化地带。大部分空巢老人,面对的更大挑战,是孤独。

笔者曾在西部几个城市做过空巢老人的调研,由于生活中有大量的空闲时间无人陪伴,空巢老人对媒体,尤其是电视的依赖度很高,在调查中,74%的空巢老人觉得生活中不能没有电视。而对网络,由于操作复杂、文字太小等原因,他们通常感到陌生和排斥。

由于他们消费能力弱,我们可以看到在资本逐利的时代,中国无论是娱乐节目,还是综艺节目,都被满屏大长腿和小鲜肉们占据着,鲜有针对老年人群体的节目。

因此,《啥是佩奇》实际上只是一个缩影,从“沉默螺旋”的角度来理解,在吸引眼球的娱乐时代,空巢老人群体作为边缘的受众,还会被越来越边缘化。

更危险的是,“空巢老人+留守儿童”的组合已经成为农村家庭的标配

统计局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中国有2.8亿农民工。由于中国的大城市实行严格的户籍制度,农村的孩子很难享受到城里的义务教育,这造就了中国6000万留守儿童“大军”。

卫计委的报告显示,一半以上的留守儿童,由爷爷奶奶照料,隔代照料已经成为留守儿童的主要照料方式。

有人或许会认为,留守儿童的存在恰好可以缓解空巢老人的孤独,但事实上,这组关系造成的结果可能是“互相伤害”。

卫计委的数据显示,将一个孩子抚养到5周岁,农村只需要4.6万元。这个金额虽然只是城市儿童抚养费用的一半不到,但事实上,已经是不小的负担,因为即便是截至2017年,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也只有13432元。

有人可能会质疑,这种算法没有考虑到在城市务工的农民工对家庭的接济,但事实上,这种接济作用极为有限。

统计局数据显示,2017年,农民工的平均月收入只有3485元,而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达到24445元,折合到每月,意味着一个人要想在城市立足,至少也要2037元。

也就是说,大批农民工进城,不只造成了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情感上的空虚,而且从经济角度,对家庭的贡献也极为有限。

“未富先老”成为中国空巢老人必须面对的尴尬现状。

比“未富先老”更尴尬的,还有中国农村的养老现状。虽然中国在基本养老制度上,基本实现了全覆盖,但配套设施的状况依然不容乐观。

截至2017年,中国乡镇卫生院床位只有125万张,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只有94万个,难以覆盖上亿空巢老人的卫生和医疗需求。

所以,这种模式是可持续的吗?答案可能是否定的。2013年-2017年,40岁以上的农民工比例不断攀升,2017年已经占农民工总人数的47.6%。也就是说,农民工正在和自己的空巢父母们一同老去。在不久的将来,如果当农民工也加入到老龄化的进程中,中国的劳动力数量可能会面临大幅下降。

表1 农民工年龄构成(来源:《2017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国家统计局)

到那个时候,现在的空巢老人,又该由谁照料呢?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版权所有 白发清风 苏ICP备15027010号-1 网站入口
公众号:白发清风 微信号:tjmtj19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