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信息 > 详细内容
今年最美的镜头,就诞生在这部电影中
发布时间:2018-6-20  阅读次数:152  字体大小: 【】 【】【

刚过去的这个周末,所有人都在讨论同一部电影——《燃烧》


《燃烧》未出资源就吊着所有人的心。

凭借的是近一个月前戛纳电影节首映时, 《燃烧》一举获得了高达 3.8 分(满分 4 分)破纪录的场刊评分。

号称电影诗人的导演李沧东沉寂 8 年点燃了戛纳。

电影放映结束后掌声经久不息,人人都说这是最好的李沧东。

虽然戛纳结束后,《燃烧》颗粒无收。

但仍有不少人表示,《燃烧》依然是他心里的无冕之王。


《燃烧》改编自村上春树《萤》中的一个短篇《烧仓房》。

原作婉转细腻,留白很多。

除了一个简单到一言以蔽之的故事之外,更多的是给观众以遐想。

而李沧东,与其说是改编,不如说是重塑。

后者让《烧仓房》有了一个全新的面貌,有人追捧,但也有人不屑。


扎根于韩国社会 主角凸显阶级性

在《烧仓房》的原著中,第一人称的 " 我 " 只是一个生活在日本的、已婚的 31 岁普通男子。

与其说是故事中的一份子,倒不如说更像一个旁观的记录者而已。

而在电影《燃烧》中,李沧东赋予了男主李宗秀更丰富的人物背景。


李宗秀一登场便是社会底层劳动人民的造型,他抽完一支烟之后,默不作声地背起一大包衣服,留给镜头一个压弯肩头的背影。


李宗秀话很少,他的个人生活似乎也没有什么乐趣。

刚刚毕业的他,始终找不到合适的工作。

立志成为作家,却一本书也没出过,甚至也没有写出过什么作品。


直到遇到露水般难以掌握的女人惠美,两人在惠美窄小的出租屋里交合的时候,李宗秀看到了惠美口中 " 每天只能照进来一次的阳光 "。

惠美也像那束光一样照亮了草芥一般的李宗秀。


之后惠美离开韩国,前往梦想中的北非。

李宗秀就每天来到惠美的出租屋里,靠着打飞机抒发自己的想念。


李宗秀的原生家庭,也满目疮痍。

他的父亲有狂躁症,因为暴力的原因面临牢狱之灾。

李宗秀为了父亲四处奔走积攒联名信,而父亲本人却坚持自己的尊严始终不愿低头。


而李宗秀的母亲,在李宗秀还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他。

印象中,母亲离开的那天,李宗秀在父亲的强迫下烧掉了母亲的所有衣服。

那片火光常常还会出现在李宗秀深夜的梦中。


《烧仓房》中的女主,比男主小 11 岁,在一个婚礼现场偶然认识。

而在《燃烧》中,女主惠美从下就和李宗秀认识,虽然李宗秀完全不记得和她的过往。

但在惠美的口中,那些往事历历在目。


惠美是个不设防的女孩。

她随时发困,便随地就能睡着。

她向往北非,便背起背包说走就走。

别人想看非洲土著的舞蹈,她毫不扭捏说跳就跳,全然看不见旁边人的嘲弄的眼神,天真又洒脱。


全片的高光时刻,来自于她在夕阳下裸体的一段舞蹈——

迎着落日,她将手比作鸟儿的形状。

张开双臂融进自然里,舞着舞着便哭了。

" 惠美比她看起来还要寂寞空虚。"


她也曾经在描述北非瞬息变化的美丽落日时,感叹自己如果也跟着落日一起消失就好了。

因为她和李宗秀一样,生活在底层,没什么意义。

家庭的温暖,也同样缺失。


故事中最重要的一个人,名叫 Ben。

在《烧仓房》中他斯斯文文,开着银色的德国赛车。

看起来很有钱,但又不确定是不是在做贸易。

李宗秀的第一印象是 " 他就是了不起的盖茨比 "。


Ben 在《燃烧》中的财富更加夸张也更加具象化。

他开着保时捷,住在满是豪车的高档小区。

他衣食无忧,虽然身处热闹的聚会中,却频频在打哈欠。


他说他觉得惠美有意思,可只有李宗秀明白,Ben 一定是在贪图什么。

在片中,Ben 明显代表的是上流社会的阶级。

他说他的爱好是烧仓房,看到仓房燃烧就能听到骨骼里迸发出的贝斯的声音。

在李宗秀质疑这是否违法的时候,Ben 以一种上帝的姿态做出了回答:

我不做什么判断。那东西等人去烧,我只是接受下来罢了。明白?仅仅是接受那里存在的东西。和下雨一样。下雨,河水上涨,有什么被冲跑——雨难道做什么判断?


而李宗秀和惠美的存在,就像那荒野间的无用的塑料房一样吗?

李沧东给人物们增加的更具体的细节,让电影相较于原著更多了许多的社会意义,能让观众通过影像,而联想到现实中去。

就像揭露这社会所存在的阶级差异、底层人们身处的悲苦环境、父母与子女、人存在的意义诸如种种。


这也是《燃烧》存在的争议点——

有人觉得这样的处理更具体了,但也有人觉得,原著中留白的虚无感才更高级。

只能说,各有所长。

如果按照原著照搬,二次创作还有什么意义呢?

无处不在的意象 电影就像解谜

电影诗人李沧东的作品,也像是写诗。

在娓娓道来的节奏中,穿插着一个又一个的意象。

有人觉得沉闷,但我倒觉得每一个意象都像是谜底解开之前的线索。


在我看来,这并不是开放式的结局。

前面种种的铺垫足以证明,事件早已有了结果。

【化妆盒】

李宗秀在第一次去 Ben 家里的时候,看到了卫生间里,满是视频的抽屉。

这时候观众并不能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这是谁的?是同一个人的吗?


惠美失踪后,化妆盒里多了一个惠美的手表。

【猫】

惠美去北非之前,拜托李宗秀帮忙喂猫。

惠美说猫叫 Boil 很怕生,所以在李宗秀喂猫期间,虽然猫粮减少猫屎增多,但他始终没有看到猫的身影。


李宗秀还打趣说,你是不是为了让我来你家,所以捏造了一只根本不存在的猫呢?

观众看到这里也会跟着李宗秀的暗示产生这样的疑问,雾里看花,迷迷糊糊。


惠美失踪后,Ben 的家里多了一只猫。

怎么叫都抓不住,但李宗秀叫了一声,猫便蹦到了李宗秀的怀里。

是惠美的猫。


【烧仓房】

Ben 向李宗秀说了自己喜欢烧仓房的爱好,每两个月烧一次。

李宗秀听完便像着了迷一般,开始关注家旁边的塑料仓房,几乎每天都要去检查一遍。

可是塑料仓房一个都没有被烧。

Ben 却坚持在那天聊天结束之后的一两天,他就已经烧了。

是因为太近了,实在太近了,所以漏掉了。

而聊天之后的一两天,便是惠美失踪的日子。


【新的女人】

在电影的结尾,Ben 身边有了新的女人。

她一副怯生生的样子,在唇笔触碰到嘴唇的瞬间,女人的表情是忐忑又感激的。

她就像是曾经的惠美,大概,也并不是 Ben 这个阶级的女人罢。


诸如这类的意象,还有无实物表演剥橘子的哑剧。

" 不要想着这里有橘子,只要忘掉这里没橘子就行了。 "

到底有没有橘子, 有没有惠美口中的水井,有没有猫。

这些全部都是李沧东留给观众的谜面。


李沧东导演的作品,只有六部。

然而他三次入围戛纳,《密阳》获得金棕榈提名,《诗》获得最佳编剧奖。

在《燃烧》中,人人都说刘亚仁应该拿一个影帝回来;千人海选的女主新人全钟瑞也让人心驰神往。

不管《燃烧》是否在戛纳拿奖,或者是在韩国票房是否扑街,这部和《烧仓房》一样充满诗意的电影,都会是我的年度十佳。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版权所有 白发清风 苏ICP备15027010号-1 网站入口
公众号:白发清风 微信号:tjmtj19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