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唯美贴图 > 详细内容
他拍下极具张力的人体,游走在情色边缘,让欲望优雅绽放
发布时间:2018-5-6  阅读次数:184  字体大小: 【】 【】【

【罗伯特·梅普尔索普】

前文:对于性感与情色的界限拿捏得游刃有余的他,用镜头所展示的性感画面,让人忍不住想要多看几眼。

“我想成为一个全世界都想在夜间谈起的床上故事。”——罗伯特·梅普尔索普(Robert Mapplethorpe)

罗伯特·梅普尔索普自拍照

罗伯特·梅普尔索普,

一个到死都饱受争议的摄影大师,

在那个思想观念还较为保守的年代,

他就毫不避讳自己的同性恋身份,

1989年3月9日死于艾滋病。

如果你认同隐晦优雅的肉体,

才是真正的性感,

那么你可能会喜欢上,

梅普尔索普的摄影作品。

他也是第一个关注男性中弱势群体的摄影艺术家——如黑人、同志、变性人、易装者等。

对于性感与情色的界限,

拿捏得游刃有余的他,

用镜头所展示的性感画面,

让人忍不住想要多看几眼。

他巧妙地利用光线和场景,

营造出了简洁干净,

但又充满着挑逗的氛围,

使得模特在举手投足间,

都带着若隐若现的性感,

不停地挑逗着我们心中的那份悸动。

力量与舒展的肢体,

展现的是人体独特的魅力。

1946年11月4日,梅普尔索普出生在纽约皇后区的一个天主教家庭,后在布鲁克林区普拉特研究院主修版画艺术。

70年代中期,

他用他的哈苏相机,

开始为身边的人拍照。

1976年在纽约首次举办个展,

迅速走红。

当时,他凭借自身的社交能力,

跻身纽约核心艺术圈,

甚至获得了进入上流社交圈的机会。

他为安迪·沃霍尔拍摄的肖像,

至今仍是全球最昂贵的摄影作品之一。

安迪·沃霍尔

到了80年代,

他开始拍摄人体、

花卉和名人肖像。

帕蒂·史密斯

阿诺德·施瓦辛格

兰花与手

在那个年代的主流视觉艺术中,

男性艺术家们是观看的主体,

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

是被观看的客体。

以至于女性艺术家们只能抱怨:

女人只能光着身体才能进美术馆。

女性主义摄影艺术家,

大都立足于自身性别,

以自拍或拍摄其他女性的方式,

来求得与男性艺术的区别。

因而真正关注到男性中的

弱势群体的摄影家就很少。

从这个角度说,

梅普尔索普可谓开创了先河。

他率先拍摄了黑人男人体,

采用极其柔和的光线,

揉合模特细腻的皮肤和健硕的肌肉,

表现出一种强烈的阳刚和阴柔混合之美。

梅普尔索普因“坏男孩”、

“暗黑王子”的绰号而声名鹊起,

而他也充分利用自己的名声,

博取公众的关注,吸引大众眼球。

他拍摄的许多人体作品,

尺度都极其大胆,

甚至可以用惊世骇俗来形容。

他曾拍摄了不少捆绑的照片,

这些关于“爱”的作品,

也成为了梅普尔索普,

长期备受争议的艺术作品之一。

有时他甚至情愿

将自己的作品归为色情作品,

为画面能激发观众的感官而深感欣喜。

因此不得不说,梅普尔索普

其实是一个很有商业头脑的人,

越争议,他就越成功。

但古典趣味和注重形式,

又使他的作品雅俗共赏,

广受欢迎。

他作品中拥有的精良画面,

以及崇高的美学风格,

被世人视为精妙的高雅艺术。

他在作品中暴露身体,

尽情展示内心深处的欲望。

但这更像是一场自我独白,

与下流无关。

人体,这个容易引起骚动的主题,

却在他自己布下的唯美视觉之网中,

以将情欲彻底过滤的方式,

扑灭了肉体的人间烟火气。

而梅普尔索普所拍摄的花朵,

因为花的艳丽、

尖端和迷人的外形,

被世人称为“纽约花”。

在一般人的眼中,

花往往象征生命的盛开与热烈,

总给我们以一种明快的精神。

而在梅普尔索普

魔幻般的光线的戏弄下,

花却成为一种精灵般的存在。

它们像一个个

浮现在光的空间中的孤魂,

有时以群芳的密匝,

展示一种密集的存在,

有时也一枝独秀地,

孤立于世人的注视。

1986年,梅普尔索普被查出患有艾滋病。这场终结一个喧嚣时代的致命瘟疫,将许多人杰永远地封存在冰冷的时间里。

1989年3月9日,他在波士顿因艾滋不治病逝,终年42岁。死后被葬在皇后区他母亲的墓中。

梅普尔索普曾经的恋人和灵魂伴侣帕蒂·史密斯说:“罗伯特涉足人性的阴暗,并把它转化成艺术……他毫不做作地创造了一种无损阴柔优雅的阳刚气质。

他在表现某种新的东西,某种不同于他所见过、所探索过、也尚不曾被见过和被探索过的东西。”

梅普尔索普和帕蒂·史密斯

也许是题材过于激进,

抑或是其作品背后的理念过于前卫,

在他去世16年后的2005年,

莫斯科举办梅普尔索普摄影展时,

还特地张贴声明:禁止青少年参观。

不管梅普尔索普的争议多么大,

其在摄影史上的地位已经是铁板钉钉。

抛开道德的评价,其艺术成就,

足以够得上大师的名号。

梅普尔索普曾说:

“在这个喧嚣缤纷的世界,

我知道你更喜欢彩色的花,

所以你可能不会喜欢我的。”

然而人们依旧会为

梅普尔索普的顽劣、自我,

以及摄影技艺的精湛所好奇,

为他惊艳的作品叫好叫座。

梅普尔索普去世后,

帕蒂为他写了《纪念的歌》,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版权所有 白发清风 苏ICP备15027010号-1 网站入口
公众号:白发清风 微信号:tjmtj1956